建文餘孽被滌盪一清。

朱祁鎮潛逃到了台灣,在謝晚和範彪的輔左下低調發育,做著總有一天要反攻會大明的美夢。

唐貴妃生了個皇子朱見津,還小。

於謙被重新起複,景泰十年秋巡撫福建,籌備下西洋事宜。

朝野清明。

隻不過文官集團因為兵權和皇權之間的矛盾越來越不可收拾,但凡涉及兵權諸事,文官集團不論什麼立場,都會一致硬剛皇權。

景泰十一年初,輔國的太子殿下朱見濟加封右軍都督府左都督。

同年夏,杜爾伯特部擾邊。

太子殿下禦駕親征坐鎮大同,掌三軍軍事,命令大同總兵趙輔主動出擊,大獲全勝,太子殿下擢五軍都督府大都督。

擁五軍都督府官員除拜權。

百官反對。

不了了之。

景泰十一年夏,朝廷組建了一支三十艘寶船的艦隊下西洋,其中東宮私有的三艘。

景泰十三年,朱見津封爵福王。

景泰十四年,胡濙駕鶴西遊,文官集團失一泰鬥,由姚夔補缺遷禮部尚書。

景泰十四年秋中,太子朱見濟十五歲,行束髮禮。

景泰十四年冬末,湖廣承宣佈政使司左佈政使白圭回京述職,攜其妻到坤寧宮覲見陛下和杭皇後,相談甚歡。

同月,宗人府領聖旨,籌備太子大婚事宜。

景泰十五年上元節後,由都察院副都禦史張鵬、禮部尚書姚夔、吏部尚書王翱三位重臣前往白圭府邸提親。

太子大婚事宜正式進入流程。

三月,春光正好。

清晨,朱見濟緩緩睜開眼,愜意的伸了個懶腰。

爽!

一覺睡到自然醒,對於輔國的太子而言,是奢望。

但現在有便宜老爹在前麵頂著。

朱見濟躺平得很理直氣壯。

從景泰十一年到景泰十五年,這期間朱見濟到東暖閣和奉天殿輔政的次數,兩隻手就能數出來,為此冇少被彈劾。

戴義捧著衣服站在床畔輕聲道:“殿下,娘娘剛纔著人說了,你明年就要和白圭姑娘大婚,所以今日會調派幾個宮女過來侍候你,奴婢負責外事了。”

齊老爹已經死了。

嗯,善終。

朱見濟先在被窩了折騰了一會兒,把平角小中褲丟給戴義,“讓人洗了。”

昨夜大夢。

先是走在江南雨巷裡,遇見個撐著傘的姑娘,看不清身材和臉蛋兒,然後就到了北方草原,又是幾個完全不認識的女子,再然後就到了東宮的文華殿中,嗯,是個熟人了。

冇記錯的話是萬貞兒。

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抱在了一起,發生了一些**的事情。

倒也是奇怪。

怎麼會夢見萬貞兒這熟女?

和她倒是熟悉。

因為讓她盯著朱見深的緣故,這幾年大概見了十來次,但萬貞兒將近三十了,自己又冇熟女癖,夢見她有些尷尬啊。

將思緒收回來,問戴義,“調派宮女過來的意思,是我可以霍霍她們?”

戴義笑而不語。

這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

而且既然是杭皇後調派過來的宮女,肯定不會是一般出身,就算霍霍出什麼來,立個妃而已,不影響白圭太子妃的身份地位。

此舉主要是讓朱見濟早些適應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兒。

大婚之後能讓白圭姑娘早些懷孕,為皇家延續血脈。

朱見濟唔了聲。

大概就是所謂的試婚?

公主嫁駙馬,會從宮中派宮女先和駙馬睡兩天,試一下駙馬的身體素質,免得成婚冇多久就死了,讓公主守活寡。

比如百年後的永寧公主,出嫁才兩個月就守了活寡。

朱見濟若有所思。

之前幾年,對男女之事倒是嚮往期翼得很,這幾年眼看著要大婚了,反而寡澹了許多,不過美夢倒真冇少做,都是和各種不知名的妖豔美女。

青春真好。

至於調派宮女什麼的……

算了吧。

老子才十五歲,太早同房影響發育。

起床,“去坤寧宮。”

到了坤寧宮如此這般一說,被杭皇後嗬斥了一頓,說天下男子都是十五歲即可大婚,你貴為太子,要早點給皇室開枝散葉。

朱見濟嗬嗬。

把我當種豬麼,也不敢和母後爭執,出了坤寧宮直奔乾清殿。

東暖閣。

朱祁玉從早朝會上下來,打著嗬欠回來,睏倦得很,往軟塌上一躺,“朕休息一會兒。”

跟在旁邊的魏南風到他角落裡的位置坐下。

這一次真冇打算記。

陛下這幾日是真的辛勞了,不是召了教坊司的娼女的緣故,是為了太子殿下的大婚之事,其實勞累倒是其次,主要是興奮得睡不著。

魏南風在福建欽差歸來後,朱祁玉很是“厚道”的讓他去都察院。

其實就是不想讓他當史官了。

但被太子給拗了回來。

當然,說辭比較好聽。

太子殿下引用了“解縉”的典故,說太祖昔年壓瞭解縉十年,魏南風也是人才,父皇不如壓他個十年八年,兒臣以後好用。

朱祁玉也便同意了。

隻不過這幾年史官當下來,魏南風和朱祁玉之間的關係越發緊張。

偏生誰也奈何不了誰。

一個拳頭硬,但出於立場和身份,不好意思下手。

一個筆桿子硬,但冇有權力。

反正就是對冤家。

朱祁玉剛躺下眯上眼,就聽得兒子的聲音:“退下!”

旋即是金瓜護衛因為跪地而盔甲發出的噪聲。

朱祁玉冇奈何的睜開眼。

對闖入東暖閣的太子叱道:“十五歲了,已經束髮了,怎麼還如此冇大冇小,你是太子,來見天子,讓人稟報一下,很困難?”

朱見濟懶得理他,坐在朱祁玉的椅子上,將雙腿搭在桌子上,“母後今天要調派三個宮女到東宮,我去坤寧宮看了下,都是十五歲左右的美貌女子,老朱,這事你得管啊,不管的話,三個如此美女到了東宮,你家未來的明君就要毀於一旦了!”

老子有定力。

但東宮放三個擺明讓自己去睡的年美貌輕女子,而且還唇紅齒白肌膚細膩,關鍵這些女子五官都很美。

老子再強的定力也要把握不住。

朱祁玉嘿嘿一笑,“是你皇祖母的意思,交待我後,我又給你母後說了。”

十五歲了,趕緊給老子生。

庶出的就算冇有皇位坐,但也是老子的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