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我陳黃皮便要將這片宇宙攪合得天翻地覆!

在陳天驚愕的目光中,我禦風而行,與此同時,另一邊的我,帶著孔城眾人來到野外。然後用紙給他們紮了一個房子,將房子隱匿於世間,這才盤膝而作,開始迅速恢複自己的實力。

此刻,徐家。

剛纔徐家用遠程定航係統,炸掉了一整顆星球,而這顆星球隸屬於新術財閥家族的李家。

這一舉動引起了李家旗下其他星球上,那些子民們的暴動和擔憂,也讓一向親密的李家和徐家心生嫌隙。

如今。李家必須給他們的子民一個交代,否則,他們的子民可能會對李家產生信任危機。從而選擇大遷徙。

要知道,這片宇宙上,每個人都有權利更改一次自己的球籍,李家再勢大,若是失去了信奉他們的子民,也不過是一個空殼。

到時候,他們想要重新擁有子民,那麼就隻有發動戰爭,搶奪新的星球這一個辦法了。

可如今所有新術財閥家族。都處於一個平衡的狀態,誰也不想戰火連篇,所以,如果李家真的這麼做了,將是對當下穩定體係的挑釁,到時候說不定要被圍攻,從而被瓜分殆儘。

在這種情況下,李家為了留住子民,隻有最後一個辦法,那就是請求星際法庭介入。

星際法庭乃是這片宇宙中的最高等級權力係統,其成員乃這個星球上最位高權重的一批人。

星際法庭是由新術財閥家族共同建立,相互平衡、相互製約的一個組織。

一旦家族之間發生不可調和的矛盾,那麼星際法庭將開庭問責宣判,至今為止,星際法庭給出最嚴重的懲罰。便是直接將一個新術家族從這片宇宙中除名。

也就是說,這個家族遭到了其他所有家族的圍攻,被瓦解後。其財富和勢力被迅速瓜分。

徐家自然不會遭受這麼嚴重的處罰,但一旦李家訴諸星際法庭,徐家大概率要割一塊肉賠出去,不僅如此,徐家也會在三年內失去探索宇宙星空深處奧秘的權力。

這對徐家而言纔是最致命的打擊。

要知道,這些新術財閥家族能擁有如此高的科技和實力,全是依仗著從宇宙深處找到的神秘力量。

如果徐家失去了探測宇宙深處的權力,這就意味著這三年內他們的力量將不會得到補給,他們更不會有新的發現。三年以後,誰知道其他家族會壯大到何等地步,而徐家。又是否還能維持住表麵的風光和地位。

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徐家此時緊急商量對策。

徐家的幾位長老在會議室裡吵的不可開交,坐在上首的徐家家主徐鳳良此刻頗為疲憊地皺著眉頭,揉著太陽穴,不耐煩地看著麵紅耳赤,唾沫星子橫飛的眾人,道:"夠了,我是來讓你們出主意的,不是來讓你們吵架的。"

不得不說,他還是很有威嚴的,簡單的一句話,便讓嘈雜的會議室陷入了一片死寂。

徐鳳良的目光從這兩方人的臉上一一掃過,語氣涼薄道:"那顆星球已經滅了,現在再討論滅星球的決定是對是錯,毫無意義。我們如今要做的是。如何在損失最小的情況下,讓李家不再追究此事。"

左方為首一人道:"家主,這李家素來與我徐家交好。各方麵都有著密切合作,我覺得,隻要我們肯給他們多一成的分紅,,李家絕對不會再追究此事的。"

有人附和道:"不錯,李家家主素來愛財如命。若是能給他讓一成的分紅,恐怕他還要說一句那群低、劍的百姓死的好呢!"

徐鳳良微微皺眉,事情如果真這麼簡單就好了。他也不用如此發愁了。

這時,右方為首一人道:"一成利,那得是多少錢?二弟。你可真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少了這一成的利息,我們要怎麼活?"

"更何況。李家需要的是向他們的子民交代,恐怕讓利根本不會有用,反而會讓他們更失民心。"

他的話引起了大部分人的讚同。

徐鳳良微微頷首。顯然也是這麼認為的,問道:"老大,你有什麼見解?"

說話那人皺眉道:"依我看。咱們不如鋌而走險,一不做二不休,將那李家家主給軟禁起來,讓他將李家的權力交到我們的手上。"

聽到這話,眾人皆驚,誰也冇想到他竟然想要直接背刺李家。

然而,驚愕過後,大家卻又都動了心。

徐鳳良冇有說話,顯然也在考慮這件事的可行性。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一級戒備的聲音,與此同時,他們聽到外麵有人高聲喊道:"緊急戒備!緊急戒備!有外人闖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