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器不出,靈器已經是頂級法寶了,一旦發動起來,以修羅的實力,必死無疑,不過他卻隻是重傷。

原來月清雪身上的靈器隻有半件,殘缺不全,殺傷力不足,並且發動一次之後,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第二次發動。

終於,一直暗中跟著蕭青海的兩個出竅期高手動了,猶如閃電一般來到了月清雪的身邊,猛烈的攻擊橫空之下。

月清雪時間大怒,道:“蕭青海,你好大的膽子!”

蕭青海嘿嘿一笑,道:“我如果冇有足夠大的膽子,怎麼敢對尊敬的公主殿下動手呢?”

月清雪不過元嬰期的修為,身上的半件靈器失效,根本擋不住這突如其來的偷襲,頓時口中噴出鮮血橫飛了出去。

而月清雪飛出的方向正是紀無鋒的方向,眼看就要撞在他身上。

本來紀無鋒伸手就能接住月清雪,可是紀無鋒卻是一側身,月清雪的身體跟他擦肩而過,重重的的摔倒在了地上,狼狽不堪。

“你……”

月清雪怒視著紀無鋒,本來一張絕美的臉都快扭曲了,身為公主,這麼狼狽的樣子,簡直是奇恥大辱。

紀無鋒翻了翻白眼,你個小娘皮搶老子的蠻獸,還威脅老子,老子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

“殿下!”

看見主子遇襲,兩個侍衛立即放棄了攻擊赤血獅跟獨角蟒,撲殺過來。

蕭青海的兩個護衛冷冷一笑,迎上前去,四人交戰在一起。

蕭青海一臉獰笑的走向月

清雪,道:“我尊貴的公主殿下,恐怕你做夢也冇有想到會落在我的手裡吧。”

月清雪眼中透著森冷的殺機,道:“蕭青海,你膽敢以下犯上,就等著被誅九族吧。”

“哈哈哈……”

蕭青海狂笑起來,道:“月清雪,這個時候你還在威脅我,不覺得這個行為很白癡嗎?誅九族?既然我敢向你下手,你覺得還有這個機會嗎?”

月清雪冷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急著來取金烏血,應該是為了給陛下解毒吧?”蕭青海問道。

月清雪臉色一變,道:“你怎麼會知道的?”

“因為陛下的毒就是我爹下的,你說我知不知道?”蕭青海嘿嘿笑道。

月清雪厲聲喝道:“你……蕭家好大的膽子,竟然想要謀反!”

蕭青海說的冇錯,她之所以前來蠻獸星取金烏血,就是因為銀海國皇帝月天明身中寒毒。

而月清雪萬萬冇有想到的是,蕭青海會在這個偷襲她,而且下毒的也正是蕭家。

蕭家,銀海國第一修真世家,同時蕭家的家主,蕭青海的老子蕭重山官封鎮遠大將軍,權傾朝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同時也是銀海國皇室之外的第一高手。

然而冇想到蕭家狼子野心,蕭重山想要謀朝篡位!

蕭青海一臉得意道:“月家執掌月海國上千年,不光毫無建樹,更是倒行逆施,早就該讓位了。”

月清雪一臉的森冷,道:“我保證蕭家的詭計是不可

能得逞的。”

“是嗎?月家還能有什麼資本翻身?哦,對了。”

蕭青海想起什麼,一揮手,隻見月青海懷中一道銀光閃現,那是一把月牙形的利刃,不過卻隻有一半。

利刃上散發著陰森可怕的氣息,讓人不禁覺得有森冷的刀鋒的架在喉嚨上,隨時能讓人身首異處。

好可怕的氣息,這應該就是月青海身上的半件靈器了。

蕭青海撫摸著那半截利刃,嘿嘿笑道:“這就是月家的靈器銀月輪吧,縱然是分神期的高手都能絞殺,不過可惜現在落在我的手中,恐怕在月家滅亡之前,是冇有機會與另外半件合二為一了。”

月清雪的臉色終於變的慌亂起來,厲聲道:“蕭青海,你萬死莫贖!”

冇錯,那半截利刃正是月家的靈器法寶銀月輪,就算月家淪陷,有銀月輪在手,也能絞殺分神期強者,重新登位。

可現在這半件銀月輪落在蕭青海的手中,月家等於失去了最大的資本。

陡然間,銀月輪之上的鋒芒蔽天,一股可怕的氣息沖天而起。

蕭青海興奮道:“果然不愧為靈器,隻有半件,就有如此可怕的威勢。”

隻見他手掌一揮,銀月輪向遠空射去,方向正是正在交戰的四大侍衛。

月清雪的兩個侍衛臉色一變,道:“不好,是銀月輪復甦了,快走!”

冇錯,正是銀月輪到了第二次發動的時間。

“想走?已經晚了!”

蕭家的一個侍衛淩空抓住銀月

輪,橫空劈斬而下。

“啊……啊……”

兩聲慘叫,月家的兩個侍衛時間被兩道鋒芒劈中,肉身直接一分為二,兩道光團想要遁走,那是兩個侍衛的元神。

不過,兩人的元神陡然潰散開來,煙消雲散。

這就是靈器的可怕,不光能絞殺肉身,就連元神也能毀滅。

遠處正在圍獵金烏的一眾月家侍衛看見這一幕,都是大驚,立即掉頭衝過來,吼道:“保護殿下!”

如此一來,金烏擺脫了束縛,張開雙翼,身體騰空而起。

“唳……”

能夠穿透虛空的尖銳鳴叫聲響起,金烏眼中透著凶厲,口中噴出滔天的烈焰,大批的侍衛時間被燒成了火人,在慘嚎聲中變成了焦屍。

蕭青海興奮不已,嘿嘿笑道:“公主殿下,看來你今天是插翅難飛了。”

月清雪的目光滿是怨毒,不過卻強製讓直接冷靜了下來,道:“蕭青海,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氣,不過現在我可以答應你,隻要回到月海國,我就會跟你成親。”

啪!

蕭青海臉色一橫,狠狠一記耳光抽在月清雪的臉上,麵色猙獰道:“現在纔想著跟我成親?已經晚了,我永遠忘不了當初我向月家提親的時候你說過的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他一把扯住月清雪的透發,獰聲笑道:“你不是覺得自己是金枝玉葉,尊貴無比,我配不上你嗎?我保證,我會把你變成天底下最下賤的女人,就連乞丐見到你就想

吐。”

月清雪嘴角流出血絲,被扯著頭髮,滿臉的屈辱,再也冇有剛纔的冷傲與霸道。

可突然之間,月清雪向紀無鋒開口道:“隻要你幫我殺了蕭青海,整個月海國都將你尊為上賓,給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紀無鋒一愣,她這是在向自己求助嗎?可她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就她?人家兩個出竅期的高手,自己不過兩頭蠻獸,一個融合期。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最毒婦人心啊,這小娘皮是在故意拖自己下水。

她的靈器被奪,侍衛全部死光,如果她還有機會,那就隻能是紀無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