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虎在三苗城外吃了敗仗,與此同時在龍山城外,李承洲已經帶著軍隊來到了城外的森林裡藏匿好。

蒙彪打了個哈欠從滿是茅草的輜重車裡爬起來,睡了一整個白天的他精神抖擻。

按照既定計劃,蒙彪帶著丁卡還有池澤營卸下了身上的皮甲,告彆了李承洲和房長歌,朝著龍山城大搖大擺走過去。

蒙彪與李承洲約定好,明日晚上,蒙彪會派兵出來通知李承洲哪個門由他掌控,然後會打開城門放他們進來,五千八百名士兵對付一千名士兵可以說是綽綽有餘。

龍山城上守衛看到了城外人影閃爍,還傳來說話的聲音,聽這聲音,黑暗中的人數不少。

“來者何人,快快止步!”

“我是池澤部落的統領,帶著一千名士兵前來助陣守城。”

在兩撥人對峙的時候,杜奇也被士兵叫起來,來到了城門處,杜奇聽出了蒙彪的聲音,便讓他上前一步。

藉助著微弱的火光,來者確實是蒙彪。

杜奇便讓士兵打開城門,將城外的士兵放了進來,杜奇在心裡數著進城的士兵數量。

如果人數少於一千人,他會不開心,如果人數多餘一千人,他會不放心。

但如今正好一千人左右,這正好合了杜奇的心意。

“走了這麼久,累了吧?你們先休息休息。”

“不不不,我們剛來哪能休息?還請讓我們值守夜崗。”

“那哪行,來者是客,怎麼能讓你們一來就值守?你們先去休息。”

蒙彪本來想守完夜崗然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值守下一個夜崗,但如今杜奇非得展示自己的大度,讓這些士兵去休息。

那能怎麼著?休息唄。

反正自己也冇睡夠,蒙彪帶著士兵就去了兵營裡空著的房間開始睡大覺。

城外的李承洲帶著士兵往後退了退,隱藏地更隱蔽些,在原地隻留下了幾名影衛等待送訊息的士兵。

房長歌將一切都交給了李承洲打理,自己倒是躺在滿是茅草的輜重車裡休息去了。

蒙彪在軍營裡睡了美美一覺,然後出門找杜奇。

“酋長,我們的士兵來了也不能就這樣閒待著,我們也要為龍山分憂,就讓我們接替城牆上的兄弟們吧,他們已經勞累許久了。”

杜奇早都想好瞭如何讓他們幫忙值守了。

“這樣吧,你將你們的士兵分成兩組,一組五百人,我們也一樣,我們一起派兵值守城牆,這樣你們的人也能得到休息,我們的人也能得到休息。”

蒙彪連聲稱好。但內心已經將這個老狐狸罵了八百遍了。

這哪是心疼池澤過來的士兵?這明明是不信任!才讓兩方的士兵混在一起值守。

但自己又不能表示出不滿,隻能誇讚杜奇體恤士兵。

蒙彪回到軍營派了五百人上城牆值守,他心中在想著如何才能想辦法放唐軍進來呢。

蒙彪來到城牆上,杜奇甚至將四個城門都由龍山的士兵把守,池澤的士兵隻是在城牆上巡邏,並不掌握什麼重要的地段。

這老狐狸,真會防範,蒙彪心中咒罵著,但他確實冇什麼辦法。

眼看著天越來越黑,下一波士兵已經替換了之前的那一波士兵來到了城牆上。

蒙彪看著這長長的城牆隻有自己人把手突然就想到了,為什麼不直接從城牆爬上來呢,反正在杜奇眼裡城門最重要。

最不重要的城牆反而由池澤的士兵把守。

蒙彪看向遠處藏著唐軍的森林,招了招手。

然後順著城牆走,遇見自己的士兵便會告訴他們,守好城牆中段,隨時接應自己人。

等蒙彪一圈轉回來後,站在招手的地方,疑惑為什麼冇人來?影衛如此遲鈍了?真是壞人好事!

蒙彪正在內心抱怨著,怎麼什麼事都不順利!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幫兔崽子。

突然一道微弱的聲音響起:“蒙將軍。”

蒙彪反倒被嚇了一跳,藏哪裡了?探頭一看,一名影衛趴在牆上,披著黃色的獸皮,並不是特彆起眼。

“城門打不開,帶著雲梯來城牆中段。”

兩人快速交流,那名影衛如一片落葉一般落在地上,趴在地上,匍匐回到森林,如果不認真看真的無法看清那名影衛。

完成這一切後,蒙彪就開始靜等天黑。

直到深夜,龍山城的人還是紮堆在城門口和城牆四個角落。

池澤的士兵全部集中在城牆中段,看起來就像是被圍在中間。

城外傳來了一聲鳥叫,這種突兀的叫聲並冇有引起龍山城的人的注意。

池澤城的士兵反倒打起精神來了,之前蒙彪告訴他們,當聽到鳥叫聲時就要打起精神,因為這時候就代表著唐軍即將登城。

影衛將信號傳達完畢,然後池澤營的士兵們立刻圍起來,開始聊天,用自己的聲音為城下唐軍指引正確位置,順便掩蓋他們發出的聲音。

果然城牆下不一會兒就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一個梯子就搭在城牆上,然後輕微的蹬蹬的爬梯子的聲音傳了上來,首先露出腦袋的就是李承洲。

他說自己作為皇帝應該為士兵樹立榜樣,房長歌想勸他,但翻了個身就改主意了,年輕人就要讓現實去教訓。

越來越多的人從梯子上爬了上來。

登上城頭的是禦林軍、金吾衛、散字營,站在城外等待開門的是其他三營的士兵,他們在等待城門打開。

城牆拐角處的龍山士兵看到城牆中間怎麼好像人越來越多,於是走上前去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不能所有人都站在一處呀,其他處的城牆也得值守呀!

但當他走上前,便看到眼前的這些士兵怎麼和池澤的士兵不一樣。

正當他疑惑之時,一名士兵舉起弩,絲毫不客氣,一發弩箭射出,就直接將這名士兵貫穿,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射退到地上。

城牆角落的士兵明白了,這是敵人呀,立刻嚷嚷大叫,龍山城的士兵立刻圍了上來。

但眼前的士兵們讓他們心生寒意,藉著微弱的火光,眼前士兵身上的奇怪甲片甚至在反光。

李承洲非但不怕暴露,甚至揮了揮手,旁邊的金吾衛搬過來一個號角,使勁吹響,嗚嗚嗚的聲音傳遍整個龍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