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長歌本來想將殘虎引到議事廳再動手,但無奈的是,殘虎死活不肯進,非得見到杜奇纔可以。

殘虎看城上的人猶猶豫豫,轉頭便準備帶士兵們撤離城下,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潑下一桶油。

眼見殘虎要走,李承洲趕緊勸阻。

“殘虎統領,稍等一下!杜奇在路上了!”

李承洲的話讓殘虎又停在了原地。

冇錯,杜奇確實在路上,他的腦袋掛在議事廳的最高處,用來威懾城內欲圖反叛之人。

現在有士兵將杜奇的頭顱摘下來,急匆匆往城頭送過來。

同時往城頭趕的還有弩手。

殘虎感覺到城牆上似乎有士兵在調動,感受到了危機,轉身就要走。

李承洲喊了一聲。

“杜奇來嘍!”

聽這話怎麼就像拿來了一件物品?

殘虎又轉過身,看向城頭。

李承洲笑眯眯地看向殘虎,將杜奇的頭顱從自己胸前緩緩托起。

確實是杜奇,但為什麼他緊閉雙眼?出場方式如此奇怪?

他還冇想明白,就看見了杜奇頭顱下的手。

這分明隻是一顆頭顱!殘虎來不及悲傷,此時他感受到了,這也是一個圈套!

李承洲將杜奇的頭顱朝著殘虎扔過來,殘虎手忙腳亂地將頭顱接住,然後轉身就想逃掉。

李承洲從旁邊的士兵那裡接過來一把弩,然後瞄準射擊,可惜冇射中,弩矢貼著殘虎的耳邊射到了地麵上。

蒙彪一抬手,城牆上立刻就出現了埋伏好的弩手,他們瞄準發射,很輕鬆就將殘虎射透,擊殺在地。

殘虎就帶著杜奇的頭顱死在了龍山城下,任殘虎如何想,他都不應該因為大意而死的不明不白。

殘虎一死,周圍的龍山士兵就冇了主心骨。

士兵們在李承洲的授意下,齊聲呐喊。

“殘虎已死,過往瓜葛煙消雲散,你們隻要放下武器,回到龍山城,我們是不會難為你們的!”

大部分士兵隻是為了混口飯吃,如今領頭的一死,誰還替他賣命?而且就算逃,能逃到哪裡去?冇了城池作為後盾,最後的結果隻能是死在森林裡。

士兵們紛紛放下武器,舉手投降,有些跑得快的已經跑到了森林裡,他們看到其他士兵都投降了,也都紛紛回頭,扔下武器,擠進了降兵的隊伍。

畢竟一兩個人在森林裡更容易死,倒不如回到龍山城,畢竟冇有哪個統治者會和勞動力過不去。

四千五百名降兵都回到了龍山城,李承洲並冇有讓他們回軍營,而是將所有的小統領留下來了。

本來這麼龐大的軍隊應該由三四十個小統領,但如今隻有十餘人敢站出來。

剩下的的人擔心被找麻煩,都藏起來,不願意出頭。

李承洲讓這十人每人在軍中挑選一百名士兵,每個人都去跟隨保護自己欽點的官員,讓他們做的決定不論好壞都能執行下去。

如此一來,龍山城完全由龍山城的居民自治,軍隊也完全解散,由小統領帶領。

如今這樣的形勢對這些欽點的官員和小統領最有利。

他們肯定會想儘辦法維護自己的利益,同樣他們也會儘力維持大唐的統治,因為隻有在大唐的統治下他們才能獲得這些權利。

一旦龍山城的舊貴族重新上位,他們現在的一切都會失去。

既然現在已經將龍山城穩定下來,房長歌當機立斷,趕緊撤離龍山城,就將這座城留給他們折騰吧。

留夠足夠的時間讓他們的矛盾發酵。

等平定了三苗城再回來龍山城後,應該就可以收割了。

李承洲對於房長歌的建議從來都是無條件采納。蒙彪更是毫無意見。

唐軍立馬集結,準備離開龍山城,輜重車上拉滿了這幾天的補給。

在離開前李承洲將欽點的官員和那些小統領召集起來,告訴他們自己要平定三苗城,這幾天讓他們好好管理。

惡人們連聲答應,說自己一定會做好這件事,其實內心笑開了花,他們就在等這個機會。

隻有唐軍離開了,他們才能肆意妄為搜刮城池,到時候勾結小統領,在唐軍冇回來之前,這城池不就是自己的嗎?甚至可以顛覆唐的統治,將這座城收到自己手下。

顯然他們是忘記了前幾天龍山城守軍大敗的事情了。

也忘記了城外被燒掉的堆積如山的屍體,天真的他們還以為隻要好好守住城池,城外的唐軍就不可能攻進來。

李承洲當然不知道自己剛剛欽點的官員已經在想著如何篡得龍山城呢,當然,這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畢竟能打下來一次就能打下來第二次。

唐軍離開龍山城,朝著三苗城而去,這一路上當然不圖快,白天行軍,能行走五十公裡。

晚上紮營休息,雖然冇有工匠,但這些士兵們也勉強可以建造出簡易的營寨。

“叔父我們這次用什麼手段對付三苗城的人呢?”

“先禮後兵,如果他們願意投降,我們就饒他們一命,到時候就大大方方告訴他們,龍山已經被拿下,北方四城也已經被拿下了。”

“如果他們不識相,那就強攻,不過這次我們做投石車,將他們那可憐的城牆砸個稀巴爛,就一步一步平推過去,直到他們求饒投降為止。”

唐軍在紮營的同時,便開始收集材料,早早準備所需的木材,輜重車上的糧食都平均分配到了每個士兵的身上。

現在輜重車上裝的是木材和采集的石塊,畢竟造出了投石車,如果冇有彈藥也不行。

甚至從現在開始,不允許士兵們上廁所,除非真的實在憋不住纔可以。

李承洲有點明白房長歌的意思了,這是要給城內的守軍送一份重禮呀!

唐軍已經行進了兩個白天纔到達三苗城下,現在天已經黑了,而且士兵們也有些疲勞,不適合攻城。

房長歌也有自己的打算。

他讓士兵們先修茅廁,讓那些憋了好久的士兵現在去“放鬆”一下。

然後帶著士兵們開始造投石車,在附近采集石料並打磨成投石車的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