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輪攻擊砸到了剛剛被砸倒的城牆上麵,巨大的力量將地麵的塵土震到空中。將所有的士兵都籠罩在塵土中。

青藤也被灰嗆得咳嗽,士兵們撤出了那片灰塵區。

他想起了李承洲的話:投石車轟擊一個小時,就會休息一個小時。

那接下來就是連續一個小時的轟擊?

青藤趕緊招呼士兵們繼續後撤,順帶帶上附近的百姓向後撤。

當他們剛剛帶著城內百姓向後撤了一段距離,下一輪攻擊就到了。

這次的攻擊甚至覆蓋到了城牆附近的居民區,這讓剛剛撤退的百姓們不禁有些慶幸,但誰又知道下一輪攻擊會不會覆蓋到他們頭上。

士兵們帶著居民們一路向後撤退,但城池終究就這麼大,他們又能躲去哪裡呢?

青藤隻能一路狼狽帶著士兵和百姓倉皇後退。

城外的唐軍搜尋附近的石料,這附近的石料都被搜尋了出來。

突然有士兵發現了一個大寶貝。

“報!往南兩公裡處有座石山!”

李承洲大喜,看來不用擔心彈藥不夠的問題了。

“輜重車全部都去拉石料,池澤營一路護送。彆的營全力製造投石車。”

每個營一個小時就能造出一輛投石車:搜尋合適的材料,打造各個零件,往一起組裝,零件也不一定百分百能用。

就這樣之後每過一個小時唐軍的投石車就會多出三輛。

縮在三苗城裡麵的青藤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以這樣的速度下去,三苗城遲早會被對麵覆蓋個遍的。

而且經過一個小時的轟擊,再經曆一個小時的休息後,青藤明顯能感覺到對麵的攻擊更加猛烈了,地麵晃動地更厲害了。

有膽大的士兵跑出灰塵區,發現對麵的投石車數量變多了。

青藤坐在地上,狠狠地拍向地麵。

“欺人太甚!他們就完全冇想和我們打!他們隻想用這種辦法讓我們投降!”

“酋長,或許他們不敢和我們近戰才用這種歪門邪道!就由我殺出去,打他們個措手不及!我將他們拖住後,酋長您帶大軍將他們一網打儘!”

“好!那就辛苦你了。”

這名統領領命,帶著自己的手下二百多人,趁著唐軍一輪攻擊結束,正在裝填彈藥的時候,他們便從灰塵飄揚的區域衝了過去。

唐軍看到煙霧中出現了一隊士兵也是嚇了一跳,冇想到他們竟然還敢衝鋒!

不過當唐軍看清楚他們的人數後,也便放下了心,區區二百人也敢造次?

接替火牛營操縱投石車的鐵木營毫不慌張,慢悠悠地裝填彈藥,這讓正在衝鋒的士兵很是不爽,這都到眼前了,對麵竟然不著急。

李承洲剛想下令將他們射殺,就被房長歌製止了。

“陛下,一味地殺戮並不能解決問題,有時候不殺人反而能起到更好的作用。”

“我們來這兒隻是用暴力手段逼迫他們投降,而不是用殺戮的手段。”

“全聽叔父的,來人呀,拿著刀鞘將他們統統活捉!”

禦林軍們從森林裡走出,來到投石車麵前,捉對廝殺,三苗城士兵根本不能攻破禦林軍的防禦,反而被連刀都冇拔出的禦林軍用盾牌和刀鞘挨個敲暈。

禦林軍拖著如死狗一般的三苗城士兵,拖回森林中。

青藤本以為衝出去的小隊至少能糾纏一段時間,能將那該死的投石車纏住。

但他帶兵衝出去的時候都驚呆了,為什麼就這麼短短的時間,這隊士兵就被解決了?甚至對麵一個人都冇死!自己的士兵一滴血都冇流說明就是被打暈了呀!

“撤!撤!撤!”

青藤感到無比恐懼,這是為什麼,對麵不僅有威力巨大的攻城器械,還有近戰強悍的士兵。

鐵木營的士兵剛想裝填石塊,這麼密集的敵人,這砸下去應該會殺死很多人吧?

“住手!不要裝填石塊!”

房長歌製止了士兵們的行為,指了指旁邊的另一種彈藥。

“裝填這個!”

士兵們看向了這個冇人願意接近的彈藥,上麵圍著蒼蠅,甚至還在流著黃色的水。

這是池澤營士兵昨夜一晚上捂著鼻子做出來的東西,用布料將士兵們的糞便包紮好,或者用獸皮裡三層外三層包的嚴嚴實實。

但肯定有縫隙,所以這難聞的味道蔓延了很遠,冇有一個士兵願意接近。

鐵木營士兵捂著鼻子將這彈藥拿了過來,進行裝填。

“能不能快點,這麼慢,敵人都要躲到掩體後麵了!”

“既然這麼嫌棄,下次訓練的內容就是屎尿屁!”

聽到蒙彪的威脅,士兵們不敢怠慢,趕緊裝填,在對麵還冇有縮回去前將這枚彈藥發射了出去。

青藤帶著士兵衝出了倒塌的城牆,但往回撤可就不這麼容易了,這一塊塵土飛揚,能見度不足兩米,衝出來的士兵往回跑,裡麵的士兵還在往外衝。

就這樣碰到了一起,塵土裡麵叫罵聲一片。

“往回跑啊!往回跑!”

“誰這麼大膽子往回跑?還不趕緊衝出?”

“酋長說的,往回跑!”

“鬼纔信你!酋長剛剛還說不顧一切衝出去!”

本來能見度就低,現在更是亂成一團。

青藤能夠明顯看到遠處的投石車擲出了炮彈,那些炮彈的落點分明就是自己這裡。

青藤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他已經能夠想到自己被石塊砸成肉醬的樣子。

在空中的炮彈有的因為包紮不好,在空中就解體了,那巨大的力量讓那些糞便碎的很均勻,在空中形成了糞便雨

那些包紮的比較好的炮彈凶狠地砸到了地上,砸到了士兵們最密集的地方,甚至砸到了有些倒黴蛋身上。

這樣的彈藥帶來的不是死亡,而是極致的士氣打擊,有些士兵趴在地上哇哇大吐,有些士兵渾身都是黃色的糞便。

這時那在空中散開的彈藥變為糞便雨落了下來,雨露均沾,讓所有士兵接受這樣的洗禮。

鐵木營的士兵還想再來一發,又被房長歌製止了。

“你們問問沙,如果他願意帶著鐵木營打掃整個三苗城的話,那你們完全可以再來一發。”

沙哪裡敢惹房長歌,趕緊賠笑,回過頭狠狠的瞪了這幾名士兵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