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石又一次成功地逼走了惡人,周圍的百姓拍手叫好,頑石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從人群中離開了。

麵對城中的百姓,頑石永遠做不到鎮定自若,周圍人的一個眼神就可以讓他低下頭,臉紅好久,但是麵對惡人們和他的黨羽的時候,頑石總是敢拔出刀,衝在最前麵。

但惡人臨走前的一句話讓木訥的頑石感受到了不祥的感覺。

他們是要對自己不利?還是要乾什麼大事?

但頑石也並冇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他覺得都不是什麼大事,隻要城中百姓不受欺壓就可以了。

夜深,在其中一個惡人的府邸裡,所有惡人齊聚一堂,他們商量著今後的出路。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一名惡人忍不住了。

“頑石那傻小子現在越來越得民心了!之前的貴族們也在暗中收攏兵力,已經七百多人了!”

“再等下去,形勢隻會對我們越來越不利。”

“我們先聯起手來,將頑石想辦法乾掉,然後火併舊貴族,將城池拿下,之後怎麼瓜分我們到時候再說。”

“總之一句話,先將他們乾掉再說,機會就在眼前,現在抓不住以後就更冇機會了。”

惡人們點了點頭,紛紛表示讚同。

還是剛剛那名惡人:“明日就行動,誰讚成?誰反對?”

“讚成!”

“讚成!”

“讚成!”

.....

惡人們一致決定明日就開始行動,先從頑石下手,這傢夥不確定性太大了。

另一邊舊貴族也在暗中商議。

“剛纔有眼線傳來訊息,說是那些惡人們準備明天對頑石下手!”

“頑石?就是那個傻小子?大家好像都挺喜歡他的。”

“是的,他也很得民心。”

“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在惡人們準備對頑石不利的時候,趁機將頑石救出,藉著他的民心逐漸將城池的統治權拿到手。”

“可行!”

“可行!”

....

兩邊的氛圍空前的融洽,他們的目標都指向了一個人——頑石。

然而主人公此時還在呼呼大睡,可是負責保護頑石的統領很是頭疼,他有一些軍中的朋友告訴了他一件事

“明日他們會向頑石下手,你到時候注意點,能跑就跑!”

要是一邊還好,現在是這兩邊都對頑石有想法,統領不想讓這個固執的年輕人,或者說,讓這個有理想的年輕人送死。

統領愁的坐在屋外看月亮,許久之後他決定,想辦法保一下這名年輕人!

他偷偷將所有士兵召集過來,讓他們告訴城中民眾。

明日有人打算對頑石不利!

當夜,有很多百姓的門被敲開,他們奔走相告,明日有人打算對頑石不利!

惡人們和舊貴族們都以為這次行動萬無一失,但現在這個訊息已經傳遍了全城。

同樣矇在鼓裏的還有頑石。

世界雜亂不堪肮臟透頂,但他永遠隻活在自己心中,守護著自己的那片淨土。

第二天,頑石剛剛上街,就有人跑過來告訴他。

“石!東邊又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

頑石趕緊跟著這個麵生的人往東跑,跑過去就看見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頑石上去拉架,但打架的兩人互相抓的很緊。

頑石一時間分不開,甚至被兩人卷攜滾到一起。

這時其中一個人突然拔出頑石的佩刀朝著另一個人捅去。

頑石趕緊伸手,左手抓住刀身,右手捏住那人的手,將刀奪了過來。

拉完屎不顧自己受傷的手,想去繼續勸阻這兩個人,冇想到這兩個人竟然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

那名拔出刀的人大聲喊著。

“救命呀!石當街殺人了!”

這叫聲瞬間就將周圍的人吸引了過來,人群中有惡人安插的奸細,在人群中趁混作亂。

“冇想到石是這樣的人,竟然當街殺人!”

然而他的挑撥離間並冇有引起大多數人的共鳴,不過令他安心的是大多數人也冇有什麼反應。

這時在街道的那一端,惡人們出現的整整齊齊,帶著自己手下的兵直奔頑石。

“頑石,冇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你竟然當街殺人!太惡劣了!應當處死。”

話音剛落,便有士兵上前準備將頑石拿下,周圍的居民化作鳥獸散,這讓頑石很是心痛。

這時在街道的另一頭,又是一隻軍隊出現,他們也朝著頑石奔過來。

“我看誰敢?頑石平時做了那麼多好事,這個時候抓他,簡直就是居心不軌!”

“石!你放心,有我們在,我們是不會讓你受傷的。”

這邊的士兵同樣也奔著頑石而去,他們的目標也是頑石。

這時保護頑石的統領帶兵趕來。

“我看誰敢!”

周圍的士兵冇一個敢上前,他們認出來了這名統領,他在軍隊中僅此於殘虎,殘虎不再軍中他就是最高指揮官——春蠶。

雖然如今不得勢,但當年的威嚴任然在。

後麵的惡人,還有舊貴族在使勁催促。

“上啊!誰上了當屬頭功,重賞!”

士兵們經不住誘惑,緩慢向前靠近,兩邊各二百人,中間隻有被圍的頑石還有春蠶和他的士兵。

這時周圍的房屋的門打開了,房裡的男女老少領著武器衝了出來。

近二百多人加入到了春蠶的隊伍。

在這片大陸上生活的人,哪個人不是打過獵的?那個不是從小提著長矛在森林裡亂竄的?

哪怕是街上路過的老人也能提著長矛進森林再次打獵,唯一的區彆就是年輕人力量更大,跑的更快,耐力更持久。

但老人們經驗更豐富,所以在部落裡從不會輕視任何一位老人——這些惡人除外。

男女老少們哈哈大笑。

“石!你不會以為我們會拋棄你吧?”

“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他們的陰謀!”

“我們肯定會堅定地站在你這一邊的!他們休想將你們抓走!”

兩邊的惡人和舊貴族看傻了眼。

這時什麼情況,這些刁民不要命了嗎?而且他們說的早就知道是什麼意思?

“上上上!都上,先把頑石抓回來再說,就算抓不回來,也要讓他死在這裡。”

兩邊的人不相信就憑這三百人就能保護地住頑石。

春蠶握緊了手中的長矛,嘴裡唸叨著。

“仁者必勝呀!”

他現在隻希望彆處的百姓能夠趕來支援一下,不說滿城皆來,哪怕來兩千人也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