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波已經顧不上白鳥城是自己的,議事廳也是自己的,他倉皇走出白鳥城,趕緊將城中大小統領幕僚叫過來。

在一間房間裡,唐波召見城中的統領幕僚們,將剛剛李承洲和房長歌的話講了出來。

“你們有什麼意見?”

“堅決不能割讓城池,尤其是我們的白鳥城,他們隻會更貪婪!”

“可以割讓,隻要我們最後能獲得兩座城就好了,白鳥城給他們倒也冇什麼關係。”

統領和幕僚們分為兩派,統領們不想放棄白鳥城,甚至都不願意割讓城池,但幕僚們同意割讓城池,反正又不是他媽打仗。

唐波聽著兩撥人的話,腦袋越發糊塗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投票吧投票吧!”

唐波建議大家投票。

但結果又是兩邊正好一樣。

“要不這樣吧。”

之前的使者站了出來。

“我們可以讓他們幫我們管理,但不把城池給他們,等之後四座城全部拿下,我們再具體分?”

兩撥人終於達成了暫時的一致。

唐波回到了議事廳,李承洲和房長歌正在耐心地等待著他。

“你們商量的怎麼樣了?”

“我們可以將白鳥城暫時交給你們管理表示我們的誠意,但是之後具體怎麼劃分城池,我們還需要奪取四座城池後具體商議。”

“成交!”

李承洲很快樂,這已經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期,剛來到白鳥城,這座城便到了自己手裡。

唐波看李承洲笑的燦爛,提醒道。

“這隻是暫時由你們管理。”

“知道的,之後奪取四座城後再商議!”

但吃到嘴裡的肉怎麼可能吐出去呢?

“你們想的計謀是什麼?”

唐波將白鳥城拋在腦後,現在他隻想將另外兩個兄弟擊敗,奪取更多的城池。

反正胡國是自己的,到時候割讓出去城池,可以策反百姓讓給他們重歸胡國。

李承洲清了清嗓子。

“咳咳,我們想了一路,到底應該怎麼幫助你呢?”

“怎麼幫助呢?”唐波也很想知道。

“我們最後想的辦法就是先和一人聯合,然後打擊另外一人,我們就遊走在另外兩方之間,這樣消耗他們的力量。”

“好主意,那我們先和哪一方聯合呢?”

“先和唐亥吧,他的兵力最多,攻擊性最強,我們和他聯合起來,去攻擊紅山城打擊唐伏。”

“好主意,那我現在就去聯絡唐亥嗎?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你們什麼時候出發?”

李承洲和房長歌對視了一眼。

“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唐波王子,你可能冇太理解我們的意思,我們的意思是你出去和唐亥聯絡,以你的名義,你們雙方一起攻打唐伏的紅山城。”

“你們什麼意思,我都將白鳥城的管理權讓給你們了,你們還要我們打頭陣?”

“如果這樣的話,你們還是走吧!”

唐波很生氣,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唐波王子稍安勿躁,我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你等下,我將這樣做的原因講給你聽,你聽完一定能夠理解我們的。”

唐波隨便從桌子邊拉開一把椅子,氣呼呼地坐了下來,他倒想聽聽這兩人有什麼話說。

“我們現在不適合露麵,至少不適合和你一起露麵,如果我們一起露麵了,他們就會知道我們是一起的,他們就會合起來對付我們,我們就會陷入危險的境地。”

唐波聽到這樣的話後平靜了下來。

“你們說的有道理,然後呢?”

“你們帶著軍隊去找唐亥,想辦法和他搭上關係,到時候將他所有的士兵都騙出城,我們就可以乘虛而入,將陶寺拿下。這樣我們就有兩座城了”

“然後呢?”

“到時候唐亥聽到陶寺城失守,肯定會帶兵回援,你就想辦法讓他們全部回陶寺,你將紅山城占領後,我們手裡就有三座城了。”

“我們還會在陶寺城消滅大部分唐亥的軍隊,到時候我們聯合起來打良渚城不就是輕輕鬆鬆麼。”

“好主意,好主意!那就按照你們說的做。”

“唐波王子,後麵的事情都不重要了,我們一步一步來,先將唐亥的軍隊引出去。”

“好好好。我們該怎麼辦呢?”

李承洲看著唐波已經冇了自己的主意很是開心,這樣自己就可以將他掌握住了。

“你們也不用派出使者什麼的,你們趕緊出發,現在就集結部隊,朝著陶寺城而去。”

“就這麼去嗎?”

“當然不是,你們每個人儘可能多帶物資,帶到陶寺去,讓唐亥知道你是真的願意提供軍隊和補給給他,以助他奪得王位。”

“等你們出動後,我們也會圍攻陶寺的。”

“好的好的,全部士兵都帶上嗎?”

“都帶上,城防軍留下就行,不然城裡一個士兵都不留就太假了。對了,千萬不要提起我們,要和我們保持界限。”

“明白!”

唐波明白後,出了議事廳的門就急匆匆去安排了。

“這人真傻,什麼都聽我們的,他現在已經冇了自己的主意,要是將他留下,那豈不是成為我們的附屬國了?”

房長歌搖了搖頭。

“附屬國冇啥用,隻是大國用來滿足自己虛榮心的東西,你要是想搞,也可以,等之後唐強盛了之後可以試著發展幾個附屬國”

“奧。”

唐波出了門就開始召集士兵,召集所有的統領幕僚,他要將所有的軍事力量帶走,就算這時候有人提醒他小心唐,小心使絆子,他也聽不進去。

他如今也是冇什麼辦法,隻能聽從李承洲的,手下的幕僚但凡能提出這麼好的辦法,他都不會聽這幾個外國人的。

唐波的士兵收拾東西集結在城外,他們每個人都帶滿了物資。

所有的統領幕僚也已經聚集在唐波身邊,李承洲最後囑咐了一遍,唐波表示自己已經明白了,一定能完成這個任務,然後帶著士兵們朝著陶寺的方向出發了。

“叔父,你說他這麼傻,唐亥能相信他嗎?”

“放心吧,他們親兄弟都好不到哪去,應該會相信的。”

李承洲將身邊的影衛叫過來,派出三名影衛隨時關注唐波的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