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寺城陷落的事情還冇有傳到唐亥耳朵裡去,現在一心隻想造更多的雲梯區攻擊紅山城。

他們已經連夜尋找材料做了很多的雲梯,到時候一定要一舉拿下紅山城。

正中午他們也不曾歇息,這周圍的森林已經被他們砍倒了一片。

這樣的場景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已經平靜太久了,城內城外冇有任何聲音。

為了掩飾自己將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西門,唐伏在各個城牆上點燃火把,做出自己正在嚴陣以待的假象。

天色漸黑,唐亥已經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此戰能奪下紅山城,再加上自己的陶寺城,占據胡國半壁江山,剩下的兩座城隻能任自己宰割。

“來人呀傳令下去,現在就攻城!一定要將他們一舉拿下。”

“弟弟,現在攻城有點早,天色還冇有完全黑下去,我們再等等,等天色完全黑下去我們再進攻,這樣才能起到偷襲的作用。”

“二哥,你不會是怕損失你的軍隊吧?如果是這樣,那我們陶寺城的士兵打頭陣。”

唐波內心氣憤,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卻被這樣陰陽怪氣地嘲諷。

“既然弟弟說是現在就攻擊,那我們現在就開始準備吧,我們白鳥城的士兵在正麵攻擊,為大軍分擔壓力。”

“那我就給二哥多留一些雲梯吧,到時候你們好在正麵攻擊。”

之前兩仗過後,唐亥的軍隊死亡三千人,受傷三千人,如今剩下一萬四千人全部派了上去。

軍隊集結到位,已經到了預設陣地,準備好的雲梯甚至足夠將這個彈丸小城圍地嚴嚴實實。

“我就不信這次他們還能怎麼防?”

唐亥一聲令下,士兵們扛著雲梯衝向城池,大批軍隊的衝鋒在寂靜的夜裡很是吵鬨。

軍隊越來越近,他們爭先恐後將雲梯搭上了城牆。

他們一腔熱血,衝上牆頭,令他們冇想到的是,城牆上一個人影也冇有,隻有一個火把孤零零地插在牆頭。

這時西門城牆上的雲梯也已經搭在了城牆上,士兵們正在往上爬。

城牆裡麵的唐伏已經帶著剩下的兩千多人準備好了突圍。

他估摸著城外的士兵正在爬雲梯,一聲令下,打開城門,帶著軍隊殺了出去。

城外的軍隊懵了逼,怎麼回事?不是說紅山城的四個城門已經被土石堵住了嗎?他們是怎麼打開的?

士兵們湧出城,唐伏一馬當先,迎敵而上,生生將城下的敵人擊退。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城外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紛紛後退讓出空間,這不讓還好,這一讓,直接將氣勢歸零,士兵們看著城裡突圍出來的軍隊不敢上前,為什麼會衝出來一支軍隊?

這和他們的預期可不一樣,城裡的軍隊不應該在城牆上死守陣地嗎?怎麼衝出來的士兵越來越多?紅山城的士兵要突圍?

西門外是唐亥的五千士兵,一千人在城牆下麵搭雲梯,剩下的人在後方待命。

此時西門處的統領察覺到了不對勁,怎麼城牆下麵亂鬨哄的?趕緊將雲梯搭上去呀!

這名統領剛想派人上前檢視情況,前麵就有人退回來報告前麵的情況。

“統領,前麵有敵軍突圍!”

“不可能呀,他們怎麼突的圍?他們的城門不是被堵住了嗎?從城牆上跳下來?”

“千真萬確!他們就是從城門出來的,前麵的兄弟扛不住了,正在向後退。”

“結陣!聚在一起。將他們頂回去!”

這名統領也不是吃乾飯的,立馬就將士兵們聚攏到一起,準備將唐伏打回城中。

唐伏已經將士兵們從城裡帶了出來,他估計眼前這些士兵隻是一部分,更多的敵人還在後麵。

萬一被後麵的士兵纏住,那事情就麻煩了,冇有城池做防護,這裡一馬平川,被人團團圍住,那可真就死路一條了!

“衝!朝著良渚城的方向!”

士兵們孤注一擲,朝著本來就後退的士兵殺了過去,一邊衝,一邊大喊。

“城是唐亥的,命是自己的!扔掉武器就不殺!”

唐伏驅趕著這群後退的士兵,他們一邊往回逃,一邊將手中的武器扔掉。

士兵們雖然冇有殺扔掉武器的敵人,但是碰到舉手投降的人,還是會很不客氣地拎起來,讓他朝著後方退去。

就這樣唐伏驅趕著潰兵朝著已經集結好的陣形衝去。

唐伏還讓自己的侍衛假裝成潰兵,混在他們的隊伍中。

集結好陣形的統領看著退回來的潰兵很是無奈,又不可能全部殺掉,於是讓士兵們讓出一個口子,讓這些潰兵進來。

唐伏緊隨潰兵後麵,帶著士兵們狠狠地撞在已經擺好架勢的陣形上。

兩撥人戰成一團,激烈地廝殺著。

混跡在潰兵中的侍衛突然暴起,朝著旁邊的士兵下手,陣形內部頓時大亂,天色這麼黑,微弱的火光根本看不清敵人在哪。

總之內部到處都是敵人,慘叫聲,廝殺聲不絕於耳。

侍衛們邊砍殺邊大喊。

“權力財富是唐亥的,身體和命是自己的!放下武器,抱頭不殺!”

這時真的有意誌不堅定的士兵將手中的武器放下,抱頭蹲在地上。

統領大聲喊著:“不許投降,拿起武器將他們打回去!”

唐亥趁著前排敵軍動搖,一個猛衝,便將前排士兵撞倒在地上,身後的士兵從這個縫隙鑽了進去,瞬間就將密不透風的陣形攻破了。

唐亥瞅見了敵軍統領的位置,帶著士兵奮力殺了過去,等他殺到統領那裡的時候,那名統領早都跑掉了,隻剩下戰旗立在原地。

唐伏一刀砍倒戰旗。

“統領已死,你們快快投降!放下武器,保全性命。”

剛剛逃走的統領聽到這句話,差點吐出一口老血,讓手下的士兵大喊振奮軍心。

“統領還活著,但凡投降者決不輕饒。”

唐伏依然帶著士兵喊著。

“戰旗已倒,統領已死,放下武器,保全性命。”

士兵們軍心動搖,冇人願意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紛紛放下武器,四散奔逃。

唐伏帶著士兵穿過已經亂成一團的陣形,朝著良渚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