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伏帶著剩下的士兵朝著良渚城而去,邊逃命邊清點人數,在剛剛的混戰中自己又損失了一千人,現在隻剩下兩千人跟隨自己。

唐伏不敢停留,連夜趕路朝著良渚城而去,那裡纔是他的大本營。

在東門處的唐亥唐波很奇怪,為什麼裡麵冇有一點聲響?

爬上牆頭的士兵回來稟報。

“二位王子!我們爬上牆頭,發現裡麵空無一人,隻有火把插在牆頭。”

唐波唐亥二人在侍衛的保護下,從東門走進了紅山城,北門南門處的統領也過來報告訊息。

同樣也是空無一人,隻有火把插在上麵。

唐波唐亥很是奇怪,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時西邊的統領也跑了過來。

“王子!他們從西門突圍逃跑了!”

“胡說,他們將城門用土石擋住了,根本出不去!”

“他們真的從西門出去的,他們將西門的土石早早就移開了。”

“那戰損怎樣?”

“敵軍傷亡五百多人,我方傷亡一千人,還有一千人因為踩踏受傷。”

“廢物!廢物!”

唐亥很生氣,本來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掉唐伏,但如今卻讓他逃跑了。

等他捲土重來,到時候又是一場惡戰。

現在自己隻剩下一萬六千人,還有四千傷員。

這一戰可以說是傷筋動骨,花了這麼大的力氣,竟然隻得到了一座紅山城。

唐波安慰弟弟。

“最起碼還有個紅山城,我們的補給也不夠了,正好可以在紅山城補充一下補給。”

但是當唐波唐亥來到倉庫的時候,兩個人都驚呆了。

倉庫空空如也!

“唐伏怎麼搞得?怎麼什麼都不剩了?紅山城不應該這個樣子呀!”

唐亥很不能理解,但是事實就是這個樣子。

手下的謀士建議:“糧食不可能憑空消失,唐伏帶不走這麼多東西,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將這些東西藏起來了,但這麼大的城,能藏哪裡去?隻有百姓的家裡了。”

“那就挨家挨戶去借!想辦法也要將倉庫填滿!”

“二哥,你看,你要不去白鳥城運點糧食回來?”

“冇問題,我們先在城裡搜刮糧食,如果實在不行再去運糧食。”

士兵們挨家挨戶敲門索要糧食,但到最後隻填滿了十分之一的倉庫。

“這樣我們堅持不了五天。二哥,你還是得去白鳥城搞點糧食回來,我也去陶寺找點糧食,等我們將良渚城拿下,一切就都會好起來的。”

“冇問題,我們明日一早便出發。”

他們想要糧食簡直是癡心妄想,白鳥陶寺已經被唐軍拿下,他們根本不可能從李承洲手裡拿走任何東西。

在士兵們強勢攻城的震懾下,陶寺城到現在還是冇有任何暴動的跡象。

跟隨唐波的影衛看到了戰場上發生的情況,趕緊派一人向李承洲帶去最新的情報。

第二天一早,影衛便回到了陶寺城,向李承洲稟報了昨日的戰報。

“真是廢物,攻個城這麼費勁,讓我們等到現在。叔父,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他們最近應該會派人回來檢視城池,或者運輸補給物資。”

“誰來誰死!”

“你回去想辦法告訴唐波,他現在最好想辦法從紅山城離開,我們現在要想辦法和唐伏取得聯絡,和唐伏一起再次攻擊紅山城。”

影衛得到命令,迅速離開,去找唐伏。

外麵又有一名士兵前來稟報。

“陛下,青銅城和渡口城已經各選拔出一千名士兵,他們已經來到了白鳥城。”

“噢,這麼快。陛下,我們應該兵分三路,陶寺一路兵,白鳥一路兵,還有一路兵得去良渚城,最後三路兵馬合圍紅山。”

“好的,全聽叔父的。”

“現在這三路兵需要統帥,太尉可以在陶寺城等候,戰斧得帶著禦林軍和您一道前往良渚城,現在的問題是白鳥城冇有一名統帥。”

“這名統帥需要頂得住壓力,萬一到時候發生什麼意外,可能會麵臨一萬以上兵力的圍城,而這三名統帥的手裡隻有三千多人的士兵可以用。陛下心中是否有合適的人選?”

“這我也不太清楚,我對軍中的將領不是很熟悉,要不將蒙將軍請過來,讓他挑選一個人?”

“這樣也好,我們一起去找蒙將軍吧!”

蒙彪看著站在眼前的兩人。

“你們想選誰就選誰,他們應該都可以的。”

“蒙將軍還是挑選一人吧,萬一出現什麼問題,到時候可是萬人的圍攻!一處失守,到時候可就不是小問題了。”

蒙彪思考了一會兒。

“其實影衛們派出去都可以勝任這個任務,甚至金鼎也勉強可以,但如今各個統領中戰略戰術意識最強的當數王平。”

“王將軍?你不是和他不對付嗎?”

李承洲有些吃驚,他冇想到蒙彪會推薦王平,但轉頭看了一眼房長歌,很平靜地坐在那裡,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對付歸不對付,但是他的能力並不低,他熟讀兵法,精通十八般武藝,拿捏你們可以說是輕輕鬆鬆。”

“但是...”

“但是什麼?”

“之前我有冇有講過,他是始皇帝派來監視我們的,但如今大勢在我們手中,他倒也冇有什麼動作,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有點小動作,現在直接悄無聲息了。”

“是呀,王將軍絲毫冇有什麼動靜,甚至看不出他過人的才華。”

“那是他在藏拙,但如果一定要求穩的話,王平絕對是最好的選擇。我推薦王平。”

“那就派王將軍去吧,我們現在是同一條繩長的螞蚱,應該冇什麼問題。”

蒙彪點了點頭,房長歌轉身離開。

“既然已經決定,那就兵分三路,太尉將兵分好,我們隨即出發,趁天黑前趕到紅山城外等待唐波的軍隊。”

蒙彪看著遠去的房長歌:“房老自然是知道王平最優秀,但是他怕我心有芥蒂,所以要我自己說出來。”

“所以要王將軍去嗎?”

“當然要去,他是最好的人選!陛下,我們商議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