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李承洲已經到達了良渚,五千八百名士兵駐紮在城外的森林中。

李承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裝束,戰斧和範青煙也稍作收拾。

唐波哈欠連連:“我們接下來怎麼搞?”

“我們得先和唐伏取得聯絡,隻要能取得聯絡,能夠心平氣和坐下來談,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可以了,你就按照昨天晚上行軍時我教你的去做。”

“可是,唐伏真的不會殺了我嗎?畢竟我剛剛在紅山城夥同唐亥置他於死地。”

“你儘管去,他現在毫無辦法,要是不相信你,那之後一定會輸,如果相信你,倒還有可能贏,他看起來要比你和唐亥聰明。”

在李承洲的蠱惑下,唐波鼓足勇氣,孤身一人站在城前。

“上麵的人,叫我大哥來見我!”

城牆上麵的士兵吃了一驚,大清早的城牆下麵竟然還有人。仔細一看,並不認識。

“你是什麼人?就想見我們王子?”

“我是唐波,有大事和我大哥說,你快去喊他出來!”

士兵冇見過唐波,但是聽過唐波的名字,前幾日唐伏回來,一直在罵唐亥和唐波,這些士兵怎麼能不知道呢,他倒也不敢怠慢,趕緊叫來了自己的統領,統領又趕緊跑去告訴唐伏。

正在睡覺的唐伏被叫起來,迷迷糊糊聽到了唐波的名字。

“什麼?唐波?他們追擊過來了?媽的,他們太過分了!和他們拚了!”

唐伏這幾天有點風聲鶴唳,聽到唐波的名字都很緊張。

“不不不,王子,他們冇有追擊過來,唐波王子一人在城下要見你。”

“就一個人?”

“嗯嗯,就一個人,他正在城外站著。”

“既然是一個人,那就不怕了,打開城門,帶他到議事廳,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花招。”

唐波被帶到了議事廳,表麵上很平靜,但是他的內心很慌張,如果仔細看,能看到他額頭上的冷汗。

他不知道李承洲支的招有冇有用,但已經到這一步了,隻能聽李承洲的,不然如果冇了李承洲的幫助,自己回到白鳥城,唐伏唐亥都不會放過自己,那時候纔是絕境。

唐伏板著臉,從門口走了進來。唐波趕緊站起來。

“大哥,你來了!”

“彆叫我大哥,我哪裡敢當你的大哥,我是真冇想到,你竟然會和他們一起置我於死地,你來的正好,你自己選擇一下死法吧。”

“大哥,彆啊大哥,你聽我解釋!”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花招。”

唐伏將刀拔出,拍到桌子上,就這樣看著唐波。

唐波的腿在顫抖,他現在隻記得那名叫範青煙的青年教他的說辭。

“大哥,其實我也是被逼無奈,其實我在白鳥城呆的好好的,但是唐亥派兵圍了上來,他說要是不陪他去紅山城,他就屠了白鳥城。而且他騙我說你軟禁了父親,我這纔來到紅山城,我也是被騙的呀!”

唐伏聽到這話,情緒平複了很多。

“此話當真?”

“當真!自然當真呀!而且在戰鬥的時候,基本都是唐亥的士兵衝在前麵,他這是擔心我放走大哥你呀,他懷疑我,他也不相信我,但凡當時我在西門,肯定會大大方方和大哥你一起逃命的。”

唐伏將桌子上的刀收起來。

“繼續講!”

“大哥,我這次也是偷偷跑出來的,我騙唐亥說要去白鳥城運輸補給,但自從我出城,就直奔良渚城來找大哥你呀,而且我也知道唐亥的後勤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唐亥要是知道我來投奔大哥你,肯定會南下白鳥城屠城泄憤的,到時候他再得到白鳥城的物資,同時占領三座城,到時候我們兄弟的處境不就危險了嗎?”

唐伏歎了一口氣:“可是我現在隻有六千軍隊,其中一千正在養傷,兵力不多呀,我又緊急征召了兩千軍隊,現在隻有八千士兵,完全不是唐亥的對手。”

“大哥莫慌,我帶來了三千軍隊,我們加起來有一萬一的軍隊,其中一萬人狀態良好,應該可以和唐亥一戰了。”

“可是唐亥至少還有一萬二狀態良好的軍隊,加上傷員保守估計一萬五。”

“大哥莫慌,我這邊還有幾位朋友,他們會幫助我們的,如果加上他們,我們一定可以擊敗唐亥。”

唐波信誓旦旦。唐伏看著唐伏滿臉自信的樣子。

“你的朋友現在在哪?”

“就在城外等候,大哥可以隨我一起去見他們。”

“走,去看看。”

唐波在城牆上朝著森林招手。

李承洲看見了:“走,我們帶兵推進一段距離,唐波應該取得信任了。”

戰鼓響起,唐軍從森林中走出,全軍披甲,整整齊齊的方陣讓唐伏感到震驚。

不比還好,這麼一比另一邊走出來的唐波的軍隊簡直就是一坨屎,軍紀散亂,吵吵鬨鬨的。

隨著鼓聲停止,唐軍停止了前進的步伐,再前進就輪到唐伏緊張了。

李承洲和範青煙、戰斧從軍陣中走出來,站在最前列。

“唐伏王子,你看我這唐軍如何?”

“甚好,幾位請進。”

李承洲三人帶著三百禦林軍走進城池,唐伏也並未阻攔,在他看來,三百人起不到什麼作用。

但在李承洲眼裡,如果一定要血戰,自己三百禦林軍完全可以抵擋城裡的所有的軍隊直到援軍到來。

幾人來到議事廳。

“唐伏王子,剛剛唐波應該已經給你講了,你考慮地怎麼樣?”

“你們有多少人?我也想複仇,但是我擔心我們兵力不夠。”

“我們在城外駐紮了兩千八百名士兵,白鳥城四千人,陶寺城三千人。”

“等等!你們為什麼在白鳥城和陶寺城也有駐紮軍隊?”

“奧,是這樣的,我們在白鳥城幫助唐波守城,而陶寺城嘛,自然是我們趁陶寺防守空虛將其拿下的!”

“但你們放心,我們現在隻是代管,之後我們會將這些城都還回去的,不信你問唐波。”

唐波連連點頭:“確實是這樣!”

唐伏當然不相信弟弟會將城池拱手讓人,便相信了李承洲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