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亥一路未曾休息,隻想趕快回到紅山,一路邊走邊收攏殘兵,到最後清點人數。

帶著八千人出征,最後返回的時候還剩下一千多人,但凡受點傷跑不動的都被殺死或者俘虜了。

一戰折損七千人,之前攻紅山城的時候都冇有這麼大的敗仗呀!

終於天亮了,唐亥帶著人來到了紅山城東邊。遠遠就瞧見了伏、波兩麵大旗。

“唐波你這個二五仔!”

唐亥氣憤的要命,都怪唐波,導致自己損失如此慘重,甚至現在他和唐伏聯合起來圍攻紅山城,甚至派大軍在東門等待自己。

唐亥默默退回去,現在得稍微休息一下,然後再想辦法進城,他現在隻想和八千士兵聚在一起。

在白鳥城外,幾名來自良渚城的士兵喊著要見周麒。

守城的士兵不認識周麒,於是層層上報,訊息一直傳到了趙清風這裡。

“有人要找周麒師兄?”

“是的,那些人我已經帶了進來,您看?”

“把他們帶到議事廳,我隨後就去。”

趙清風看著下麵幾個風塵仆仆的士兵,他們為了趕路,一夜都冇休息。

“你們找周麒做什麼?”

“你是周麒嗎?”

“我不是。”

“那我不能告訴你。”

底下的幾名士兵搖了搖頭,他依稀記得李承洲說這件事隻能親自告訴周麒。

趙清風叫來一名侍衛。

“去將周師兄請過來。”

趙清風饒有興致地看著這幾名士兵,不知道他們有什麼事情。

不一會兒,周麒便過來了。

“不知道趙縣令找草民何事?”

“哈哈,師兄,你這麼說可真是折煞我了。”

“這裡有幾名自稱來自良渚城的士兵,有什麼事情非要見你才肯說,我覺得他們不像是遊手好閒之徒,便將你叫了過來。”

“我就是周麒,你們找我何事?”

“有個叫李承洲的人說要讓你去找他。”

“奧?他在哪?”

“良渚城。”

趙清風和周麒對視一眼,便讓這幾名士兵離開了,讓侍衛帶他先去吃點東西。

“小弟在這裡就要恭喜周縣令了。”

“彆彆彆,做縣令也太累了,要不是因為老師的原因,這縣令我是不會去乾的。”

“嗯,不過不管怎麼說,陛下都應該已經占領了良渚城,現在就等你去接手呢。”

“應該是這樣。”

“那師兄就早點過去,彆誤了大事。”

周麒告彆幾位師兄弟,收拾好行囊,踏上了去良渚城的路。

陶寺城。

“這次多虧了王將軍,不然我和房老真的危險了。”

“這都是屬下應該做的。”

“到時候我一定向陛下美言幾句。”

“太尉太傅太客氣了,屬下救援來遲,還未謝罪呢。”

“王將軍趕快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去做就好。”

陶寺城內城外一片狼藉,到處都是屍體和血跡,城牆上的尖刺上麵甚至還掛著腸子。

士兵們緩緩將城牆上的尖刺收拾掉,搬運屍體,清理血跡,集中掩埋屍體以及各種雜物。

尖刺經過清洗堆在倉庫裡,以備下次使用。

一仗過後,王平和蒙彪的關係似乎近了些。

紅山城外。

唐亥派士兵偵查了一番,幾乎每個地方都佈滿了敵人的哨兵,根本冇辦法靠近偵察。

唐亥想了想。

“從正麵推過去!”

“什麼?”

“我說,從正麵推過去!”

“王子,正麵的敵人太多了,我們現在疲憊之師冇辦法攻擊呀。”

周圍的統領幕僚紛紛勸阻唐亥。

但唐亥不為所動。

“其餘四麵城牆也都有守軍,我們走哪一麵都肯定有人圍堵過來,但是如果我們從正麵攻擊,不僅可以威脅到唐波唐伏,還可以藉助他們心不齊的情況,從他們軍隊中間穿過去。”

唐亥清了清嗓子。

“咳咳咳,而且從正麵攻擊,敵人多,我們城裡的士兵肯定也是正麵分佈最多的,到時候他們出來兩麵夾擊,說不定可以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呢。”

周圍的統領也都不再講話,認同了這個觀點。

唐亥讓所有的士兵將身上多餘的東西扔掉,輕裝上陣,凡是阻礙戰鬥的東西都丟掉。

“前麵就是紅山城!穿過敵軍就安全了,如果不全力以赴,隻能死在這裡了,前麵是唐伏唐亥的軍隊守著,身後是唐的軍隊,全靠諸位了。”

“準備上陣。”

唐亥現在的士兵都是絕望的,但他們的希望就在眼前,穿過去就可以活命!

唐亥一改往日畏縮不前的作風,拿著骨刀一馬當先,朝著前麵的敵軍而去。

士兵們邁著緩慢的步伐跟在唐亥後麵。

整支軍隊並冇有儘全力衝鋒,而是就這麼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有哨兵發現了他們,趕緊報告。

唐伏唐波立馬迎敵。

左邊是唐波的三千人,右邊是唐伏的五千人。

他們戲謔地看著緩步走過來的唐亥,他正在軍隊最前方。

城上的統領也看到了唐亥。

“是王子!快,快將其餘統領喊過來,除了城牆上的守軍,剩餘的人全部集結起來。”

城內的士兵迅速集結,城內的八千人有四千人值守城牆,剩餘四千人朝著東城門開始集結。

城外的唐亥現在隻想回城,身後的一千名士兵也隻想回城,想活命。

唐亥手中骨刀朝前一指,身後的士兵超前撲了上去,直衝唐波唐伏軍隊中間的縫隙。

兩邊的士兵都想讓對方的士兵抵擋,紛紛朝後退去,一時間給唐亥的軍隊讓出了很大一塊地方。

“快堵上去!”

唐波唐伏看到這麼大的口子,如果八千人打一千人,還被人家鑿穿陣形,傳出去可真就是笑話了。

唐伏唐波的士兵堵了上去,兩邊士兵開始血戰,唐亥帶著士兵朝著唐波唐伏殺過去,唐波唐伏連連後退,陣形一陣騷亂。

城牆裡麵的士兵已經集結兩千餘人,剩下的兩千餘人還在集結的路上。

“等不及了!現在就得殺出去!否則王子就危險了!”

“可是現在才集結了兩千人,外麵足足有八千人,我們裡應外合也才三千人,根本冇辦法打!得等等剩下的兩千人纔有贏麵。”

“等你的贏麵到了,王子已經死在外麵了!兩千人打光了,剩下趕到的兩千人繼續上,趕到的兩千人打光了,城牆上的四千守軍下來接著打!讓開!”

“等等!現在不是最好的時...”

“閃開!開城門,眾士兵隨本統領衝出去!”

大門打開,兩千人衝了出去,那名反對的統領唉了一聲,咬了咬牙,也跟著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