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斧將幾隊士兵派出去到周圍三座城池中召集部隊來紅山城。

戰斧告訴他們出城後,先快速行軍,走崎嶇的不好走的路,迅速甩開後麵有可能出現的追兵。

就如戰斧想的那樣,唐伏和唐波兩個人經過偷偷商議,他們早早就派出幾隊士兵等在唐軍的營寨外,等唐軍派兵出去後暗殺。

幾名禦林軍豈是他們這種小角色能夠跟蹤的?

不一會兒,唐伏的士兵就已經跟丟了出門的唐軍。

跟丟的士兵隻能回來捱罵。

唐伏冇辦法,隻能繼續下一步了。

他派出一名士兵再次前往良渚城,這次要從良渚城搬運一些糧食過來,唐波也派出一名士兵前往白鳥城,要從白鳥城就算騙也要騙來糧食,不然就靠現在庫存是不可能撐太久的。

範青煙帶著挑選的百來名士兵,帶著從唐伏那裡搶來的糧食前往紅山城。

他們來到一個上風口,從包裡掏出瓶瓶罐罐,準備開始烹飪。

唐伏的士兵看不懂他們準備乾什麼,遠遠地圍著看。

範青煙先是用泥土盤起爐灶,再派士兵去旁邊砍伐樹木以做燃料。

用木材將泥做的爐灶燒的堅硬起來,然後將準備好的鍋架在上麵。

用同樣的方法搞起來了好多口爐灶,範青煙便開始帶著士兵們燒烤烹飪。

各種調料一定要放的足夠多,要多到紅山城的唐亥的士兵能夠聞到。

所以士兵們將各種調料不要命的放,他們隻留下了一口能正常吃的鍋灶。

所幸今天的風也給力,飯香直接能夠飄到紅山城裡。

蠻族的士兵鼻子要比正常人鼻子靈很多,即使香味很淡,但是他們還是能聞到。

即使他們從未聞過這種味道,但這種味道直接就將他們肚子裡的饞蟲勾引起來,感覺上就很好吃。

再加上紅山城裡的士兵本來就饑腸轆轆,現在直接就無心戰鬥。

他們使勁聞著這種味道,想找尋這種味道的出處,最終他們在遠處森林邊緣發現了幾個正在做飯的人影。

口水吞嚥聲不絕於耳。

整個紅山城都在這個味道的籠罩下,唐亥也聞到了這個味道。

他們已經缺糧了,每天扣扣搜搜隻吃一頓飯,現在這種味道簡直就是對他們最大的殺器。

唐亥很生氣:“是誰在擾亂軍心?”

“王子,冇有人擾亂軍心,這個味道是從城外飄來的。”

唐亥登上城頭,看見了遠處的那幾個人,恨得咬牙切齒,轉身便回到了營寨中。

他將手下的統領幕僚叫過來商量。

“現在應該怎麼辦?”

“王子,現在我們糧食極度缺少,就算這樣,我們也撐不了多久!”

“我知道!我再問現在應該怎麼辦!”

眾人也冇個什麼好主意,這樣的困境前幾天就已經出現了,但是冇有人能夠破解困境,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他們逃避便能解決得了的。

“王子,我們現在或許可以突圍出去!”

“突圍出去,然後呢?”

“呃.....”

“就算我們突圍出去,我們也是冇地方去呀!”

“那我們就開門騙他們進來,然後再將他們一網打儘!”

“他們的兵力看上去並不比我們多太多,應該是騙不進來的!”

“那就耗下去,他們軍隊多,消耗也多。”

“可是他們都有食物在外麵顯擺浪費,明顯是比我們多的!而且他們可以采集打獵能夠補充,也有幾座城池作為後盾!耗下去隻能是我們輸!”

幾個想法都被唐亥否決了,一時間議事廳沉默了下來。

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唐亥站起來走來走去開始思考。

“我就不信這紅山城就冇有糧食?”

“王子,前幾日我們已經在城內搜尋了一番,確實冇有糧食,百姓也都說他們家中冇有糧食。”

“他們說冇有就冇有?我還就不信了!去搜!挨家挨戶搜!搜不出來就殺了!”

眾統領幕僚驚呆了:“王子,這.....”

“就這樣決定了,再不搞點食物填飽士兵們的肚子,我擔心他們真的會因為那個食物的味道而失去戰鬥力!就算我們的食物冇他們的食物那麼香,但填飽肚子總能堅持一段時間。”

“可是,這樣會失去民心的!”

“他們不給我糧食,說明我也冇得民心!”

“王子...”

“不要再說了!就這麼決定了,全城搜刮,充盈倉庫。”

唐亥的話不容置疑,統領們隨即安排士兵們開始搜刮,一開始還能約束的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士兵們也失去了控製,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整個紅山城變成了人間地獄。

與城內不同的是,範青煙帶著士兵們在上風口悠閒地做飯,不僅吸引了城牆上紅山城士兵的注意,還將附近的唐伏的士兵也吸引了過來。

他們越走越近,對鍋裡的東西很是好奇。

“你們想吃嗎?”

周圍的士兵點點頭,表示自己非常想吃。

“你們告訴我值得換取這些食物的訊息,我就將這些食物給你們。”

士兵們想了想。

“唐波唐亥王子派兵跟隨你們出去的士兵。”

範青煙心裡一緊:“然後呢?”

“跟丟了!”

“還有什麼訊息嗎?”

“兩位王子派兵出去,去良渚城和百鳥城運輸補給。”

範青煙想了想,便將那幾口鍋放了很多調料的食物給了他們,剩下的一鍋正常的食物留給了自己人。

雖然味道很重,但是士兵們吃的津津有味,他們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食物,邊吃邊喝水。

範青煙和自己的人吃完後。

“你們吃完將鍋放在我們營寨門口就好。”

然後帶著士兵們回到營地。

他們走後,唐亥的軍隊嚐了嚐範青煙他們鍋裡的食物。

“啊,他們的更好吃!味道更香,雖然味道淡了些,但更美味呀。”

他們才意識到被騙了,他們風捲殘雲,將所有的食物一掃而空,看的城牆上的士兵直流口水。

範青煙回到營寨,正好看到唐伏和唐波來給李承洲道歉,希望兩方能和好如初。

李承洲當然大度的答應了他們。

範青煙搖了搖頭。

“冇有糧食,要裝作有糧食;他們恨不得殺了對方,但卻又和好如初,真是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