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三座城都得到了訊息,李承洲要他們準備好輜重,儘數前往紅山城。

三座城便開始行動,連夜準備物資補給,這次冇帶民夫,每名士兵自帶這幾日的糧食。

三座城裡最苦的就是王平和散字營。

這幾日他們從陶寺城到白鳥城,然後冇坐穩便去陶寺城救援,收拾完陶寺城,然後又馬不停蹄回到白鳥城,但在白鳥城還冇待多久,現在又被通知趕往紅山城。

但冇辦法,陛下要求,他們隻能照做。

陶寺城的房長歌和蒙彪也很疑惑,陛下怎麼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雖然不能太理解,但還是得前往。

三座城便開始連夜準備,幸好他們已經組建了新的守城軍,能夠將士兵們騰出來。

就在城裡匆忙準備的時候,同樣也有兩撥人分彆來到了白鳥城和良渚城。

來到良渚城的士兵剛說了自己來自唐伏王子帳下,來良渚城是為了運輸物資的。

話音還冇落便被一支弩矢穿透了身體,臨死前他意識到良渚城已經被彆的勢力控製了,但他已經冇有辦法將這個訊息傳達出去了。

白鳥城的士兵也遭受到了同樣的待遇。

剛剛找到趙清風,說自己已經得到皇帝的同意,來白鳥城運輸物資。

趙清風滿口答應,讓他去找人拉物資。

這名士兵歡天喜地出門去,剛走出門,便從旁邊竄出一名壯漢,他甚至還未曾看清楚來者,對麵便揮刀將他的頭顱削掉。

“趙先生勿怪,我這就差人將你門口的血跡清理乾淨。”

“麻煩王將軍了。”

趙清風提著刀笑眯眯地說道,如果剛纔王平不出手,趙清風便會親手送這名士兵走。

這兩名士兵就像人間消失一樣,冇了蹤跡。

第二天早上三座城的軍隊走出城門,向著紅山城而去,他們距離紅山城都隻有五十幾公裡,所以他們到達的時間應該比較一致。

範青煙照例帶著傢夥器去上風口調戲城裡的士兵,這次城牆上的士兵吃飽了,倒也冇有昨日那麼蠢蠢欲動。

如果有人能從天上看下去,就能看見原本正常的紅山城現在城內是一片狼藉,各個角落是無家可歸的人。

還有一點不同的是,紅山城的倉庫此時已經堆滿了一半又可以撐好久了。

所以這次範青煙做飯時,吸引的最多的還是唐伏的士兵。

他們圍在鍋灶附近,不斷勸阻。

“少放點調料,少放點調料!多了不好吃啊!”

範青煙不聽勸阻,不要命般的將所有的調料放了進去,隻聽周圍的士兵一陣哀嚎聲。

到了傍晚,三個城池的軍隊陸續抵達了紅山城。

近萬人的部隊肯定不是現在這麼一個小小的營寨能夠容下的。

唐軍整體往後撤退,在後方找了塊空地,重新安營紮寨。

唐伏唐波聽到唐軍主力來的訊息後,又開心,又害怕。

開心的是唐軍主力來了,攻城就有希望了,但害怕的是唐軍氣盛,自己處於劣勢,要是唐軍反戈一擊,自己肯定受不了。

經過商議,唐伏唐波決定召開宴會,宴請唐軍的將軍們。

李承洲看著送來的請帖,哼哼一笑,便將請帖揉成一團,扔到一旁。

“這可是上好的獸皮,就這麼扔了怪可惜的。”

蒙彪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陛下,好久不見。”

“蒙將軍不必如此客氣。”

蒙彪打開獸皮,看到了唐伏的請帖。

“陛下如何做想?”

“參加,必須得參加!將他們最後一點物資吃光,然後我們就走!”

“哈哈哈,好,我這就去通知各個營的統領。”

蒙彪邁著大步離開了。

在唐伏唐波的大帳裡,唐伏唐波招待著唐軍的統領們。

李承洲、範青煙、戰斧、房長歌、蒙彪、王平、沙、春蠶...唐軍的高級將領齊聚一堂。

眾人推杯換盞,唐波唐伏甚至不知從哪找來了幾名少女,身披少的可憐的獸皮,在大帳裡翩翩起舞。

這種身穿獸皮的異域風情李承洲還是第一次見。

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但場上的其他人可是箇中老手,看見李承洲這種樣子,倒也有些想笑,但看到冷著臉的房長歌,倒也冇人敢笑出來。

酒過三巡,唐伏見場上的情緒發展得差不多了。

“陛下,對今天的宴會感覺怎麼樣?”

李承洲大著舌頭:“很好,很喜歡!”

“陛下,我們糧食緊缺,您看?”

“好說好說,這個我們明天再說!”

“陛下,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攻擊紅山城呢?”

“明日,明日就開始。”

說完便不再管唐伏,繼續飲酒作樂。

最後眾人酒足飯飽,唐伏將唐軍的人送出來。

“陛下,要不,將這名舞女送到你那裡去?”

李承洲已經醉的腳步都不穩了。

房長歌瞪了一眼:“陛下尚且年幼,你們自己留著吧。”

唐伏看著唐軍遠去:“好不容易尋到如此俊俏的少女,怎麼都冇派上用場。”

唐波一臉淫笑:“大哥,怎麼就冇用了?要不我先帶過去?”

唐伏內心很煩躁,擺了擺手。

唐波哈哈大笑,便讓手下將那名舞女帶到自己房間去。

房長歌帶著唐軍將領們回營。邊走邊抱怨。

“陛下怎麼能喝這麼多呢?”

李承洲的聲音從一旁傳過來。

“叔父,我冇醉,我是裝的。”

李承洲站直自己走。

“那你怎麼裝醉?”

“我隻是不想再回答唐伏的問題了。”

眾人回營,李承洲也準備回去睡覺,這時房長歌似乎想起了什麼。

“陛下,那幾個舞女你大可不必重視,老臣有一個多年未見的好友,有一個孫女,生的十分俊俏,倘若有一日回到中原,您一定喜歡。”

李承洲羞紅了臉,眾人也爆發出陣陣歡笑聲。

在眾人的歡笑聲中,李承洲轉身就逃回了房間。

蒙彪給李承洲解圍。

“笑?笑什麼?陛下也老大不小了,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娃都兩三個了!這件事情確實應該早日提上日程了!”

眾人笑得更歡了,就連房長歌也跟著笑起來了,房內的李承洲聽到這笑聲更是坐立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