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回到軍營,有士兵將他帶到一個大帳篷裡,指了指其中一個空位:“那就以後你的位置了。”

李承洲心想:“看來也有人並不把我當回事,想要征服大家,就要在訓練上下功夫!”

這時有人喊開飯了,所有士兵帶著自己的碗筷就衝了過去,李承洲也放下東西緊隨其後。

可初來乍到的他怎麼能搶得過這些老兵油子呢。

他跑得太慢,所以排到了最後麵,等到了給他打飯的時候,隻有一個窩窩頭,還有一截魚乾。

李承洲看著碗裡的食物,歎了一口氣,這和昨天自己吃的東西簡直天差地彆。

之前訓練營的幾個老兵走了過來,便又給李承洲分了一點自己的食物,有野果,有清粥。

李承洲心想:“過幾日一定要和叔父商議一下改善大家的夥食。”

.....

李承洲正在午休。聽到了擂鼓聲,旁邊的士兵戳了戳他。

這是蒙彪召集大家訓練的鼓聲。

李承洲連滾帶爬,邊跑邊穿甲冑,帶著自己的裝備衝往訓練場,當然也不會忘記帶上裝滿水的水囊。

蒙彪眯著眼睛看向台下的士兵們:“很好,今天下午冇有遲到的!”

李承洲在心裡默默吐槽:要不你直接說我名字吧!

“今天和以往一樣,列隊攻守,所有人分成兩個部分。”

“一部分聽我指揮,另一部分聽王將軍指揮。”

王將軍從下麵走上高台。

蒙彪麵無表情看向王將軍:“那就和之前一樣?”

“我帶三百蒙家子弟兵。”

“你帶二百刀盾、二百長矛手,還有一百弩手”

王將軍臉色毫無變化:“可!”

兩人各自走向分好的士兵。

李承洲很自然的跟緊蒙彪的隊伍。

“蒙將軍,我們要三百打五百嗎?”

“自然如此,到時候彆跟我,在軍陣中聽從命令。”

兩邊幾乎同時下達命令,刀不出鞘,卸下槍頭,弓弩手用刀迎敵。

士兵們給自己的武器抹上草木灰。

隨著擂鼓聲兩軍相向而進。

蒙將軍令一百人用長矛抵住進攻,另外各分一百人持刀盾,分彆從兩側進攻。

李承洲屬於長矛隊。他拿著長矛很是興奮,他想起蒙彪揮舞著長矛的樣子,他也想發揮出自己的作用。

王將軍將部隊分為三份,一百長矛對一百長矛,兩百刀盾分彆對上兩側的刀盾。

剩下一百長矛,和隻有刀的弩手在後方作為預備隊。

蒙彪持盾撞飛了正麵的長矛手,然後扔下盾牌,拿起腰間的刀,看向王將軍。

兩人四目相對,爭鋒相對,王將軍當即持刀衝出來。

蒙彪冷冷說道:“我勸你帶個盾牌,不然我怕傷了你。”

王將軍冷笑一下:“不了吧,免得傳出去說我欺負殘疾人。”

蒙彪大怒,他最討厭彆人拿這個說事,尤其是王將軍。

他甩開刀鞘,持利刃衝了上去,王將軍也絲毫不怕,也扔下刀鞘,持刀衝鋒。

二人就在戰場最中心打鬥起來,刀光劍影,你來我往。

李承洲看的目瞪口呆,這些武將都精通十八般武藝嗎,什麼武器都玩得這麼溜!

李承洲挺槍向前,然後就被對麵兩個人捅到胸口,看著胸口的白點,他就知道自己被淘汰了。

退到最後麵,看著場上的戰鬥,打了半天也有陸陸續續被淘汰的。

正麵戰場長矛兵捅來捅去。兩側的刀盾兵你來我往。

明顯蒙家子弟兵更加精銳一些,王將軍的隊伍逐漸開始退敗,後麵的預備軍逐漸添油。最終一個接一個被淘汰。

王將軍也被一刀背砍得倒退幾步。

蒙彪轉身:“要不換兵再來一場?”

“好!”

李承洲理所當然繼續跟著蒙彪。

王將軍使用上局蒙彪的戰術,將隊伍分為三部分。

蒙將軍見狀也將隊伍分為三份,兩百長矛手分彆迎戰兩側刀盾,兩百刀盾和弩手直衝對麵一百長矛。

舉盾衝擊,頓時衝破了對麵陣形,李承洲在戰鬥中被不知哪來的長矛捅了兩下,光榮淘汰。

隊伍裹挾著潰敗的一百人,直接將王將軍摁到了地上。

主將被擒,演習結束。

王將軍站起來麵色鐵青,轉身就走,蒙將軍大喊:“常來玩呀!”

王將軍走後,蒙將軍帶著士兵們繼續練習陣法。

轉眼便到了晚上,李承洲吃過晚飯,便來到房長歌的房間,蒙將軍早早就已經在房間裡了。

李承洲敲了敲門,走進房間。

向二位行禮,然後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叔父,我們是不是要想辦法改善大家的夥食。”

“嗯,這個不急,我先打探情況,你先好好跟著蒙將軍學習,等你結束了,我們一起解決這個事情。”

“好吧,好吧,對了蒙將軍,你和王將軍好像很不合得來。”

“奧,反正就看他不爽,他區區一個百夫長,我可曾經官至左庶長!”

“不過他的實力還可以,個人武力值,比起現在的我差不了太多。”

“陣法什麼的也還行,我們演習的時候冇有用弩,真正打仗的時候,弩兵是最重要的!”

“你先回去吧,我和房老還有事情要談。”

“你還有精力找我們聊天,看來很輕鬆呀,明天要加大強度了!”

李承洲轉身就走:“我快累死了,叔父、蒙將軍我回軍營休息了。”

看著李承洲一溜煙跑掉,蒙將軍問道:“房老,我這樣會不會太狠了?”

房長歌眯著眼睛:“還不夠,強度一定要最大!”

“據我最近和戰斧還有雷鳥部落的人溝通,這片原始森林裡,距海岸幾百公裡的地方有個大部落。”

“人數大概有三千人,有戰士兩千人。”

“再往前甚至有超級大的部落有國家的雛形!”

“蒙將軍好好帶兵,之後肯定有硬仗!即使我們裝備精良也是客場作戰。”

“所以我們一定要謹慎,現在嚴格也是為了他好。”

“我甚至打算等著一個月結束,就直接帶他在戰鬥中學習謀略”

“好的房老!”

李承洲渾身肌肉痠痛,躺在軍營的床上,看著身上的傷口,甚至擔心明天起不來。

這樣的日子還有一個多月?

好難啊!

與此同時,李承洲暗暗下定決心:即使很難,但自己還是會努力堅持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