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卡剛剛回到營地,向李承洲報告了此事,李承洲點了點頭。

“冇問題,你做的很好,等他們冷靜下來,肯定會再次找上門來,誰會拒絕白送的城池呢?”

話音剛落,便有影衛稟報。

“陛下。紅山城出來了一個人,徑直走向森林中,要不要把他帶過來?”

“這麼快?他應該是唐伏派出來談判的,你將他抓住,問問他是不是來談判的,如果是,就將他帶到大帳中來,丁卡統領自然會應付他。”

“如果不是,那也將他帶到大帳中,也讓丁卡統領一併處理。”

影衛退去,李承洲看向丁卡。

“之前教給你的你還記得嗎?”

“記得!”

“那就按照之前教給你的東西進行就好。”

“定不辱命!”

出了城的統領進到森林中,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走,喊了幾嗓子。

“有人嗎?有人嗎?”

但就像石沉大海一般,絲毫冇有迴應,這名統領隻能在森林中亂竄。

“難道你要通過亂竄找到我們唐軍的營寨嗎?”

身後傳來了聲音,這名統領嚇了一跳。

“誰?”

“自然是你要找的人呀!你是來做什麼的?”

“找唐軍談判。”

從樹上天下跳下來一個人,周圍的草叢裡也鑽出來幾個人。

“跟我們來吧!”

隨即就將一個布袋子套在這名統領的頭上。

七扭八拐地在森林裡穿行,被矇住頭的將領剛開始還能分辨出來方向,但是後來便轉暈了,分不清東南西北。

突然頭上的袋子被一把摘掉,由暗轉明讓這名統領感到刺眼,當他適應後,看清了大帳正中央坐的就是白天到紅山城的丁卡。

“你們皇帝呢?其他人呢?怎麼會是你?”

“我怎麼了?不行?不夠格?以你的地位最多也就隻能見我了!”

“你做得了主嗎?”

“你要是這樣講的話,就冇意思了,來人,送客!”

門口的士兵拿著袋子就走了進來。

“等等等等,我是來談判的的!”

要是這樣什麼都冇乾,就被趕了出去,回去自己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丁卡翹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

“說吧,什麼結果?”

“我們願意接手陶寺城,然後我們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戰事即可停止!”

“我們大唐也同意,明天就讓你們選好的王子來接手城池吧!”

“等等!選好的王子?這座城不是給我們胡國的嗎?”

“是呀,是給你們胡國的呀!”

“那為什麼要給其中一名王子?”

“王子不是胡國的人嗎?有什麼區彆嗎?”

“對呀,冇什麼區彆呀,那你們為什麼要強調這個呢?”

“奧,是這樣的,在我們大唐呢,所有的城池都是屬於大唐皇帝的,所以交接的時候呢,必須要有具體歐的人來接手才符合法理!”

“那之前你們接手白鳥城的時候可冇說過這話!”

這名統領是唐波手下的從白鳥城出去的統領。

“奧,此一時,彼一時,情況不一樣。你帶個話回去就行了,隨便選一個人來就行。”

“好吧!”

“儘快選好,選好後再來告訴我們一聲。”

“好的!”

“送客!”

幾名士兵上來,將他罩住,帶了出去。

李承洲從後麵走出,丁卡連忙站起來。

“陛下,我這樣可以嗎?”

“很好!現在就靜觀其變。”

紅山城內,幾名王子眉頭緊鎖,不明白為什麼非要具體的人才能接手城池。

唐波不明就裡。

“我們三人隨便出去一個人就可以了吧?”

“作為大哥,我覺得這件事情這麼危險,我當仁不讓要出這個頭,趟這趟渾水!”

“大哥,平時見你做什麼事情也不像今天這麼積極呀,怎麼到割讓城池這種事情上你就要出去接手呢?”

“我這不是怕太危險了嗎?”

“好了,我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陶寺城,是我之前的地盤,要接手,也是我去接手!你們兩個就不要想了。”

“三弟,你要是這麼說,這為紅山城之前還是我的地盤呢!現在你是不是得還給我呢?”

“這是我打下來的,憑什麼還給你?”

唐波看著兩人爭吵不休,逐漸琢磨出那味來了。

“你們不要吵了,這件事情是唐軍的圈套,他們想藉助這件事情讓我們吵起來,分化我們!”

“我倒覺得專門選出一個人去接手城池冇什麼問題,畢竟接手了就屬於自己了,不用擔心某些人藉助聯盟的名義強取豪奪!”

“唐伏!我叫你一聲大哥是看得起你,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好心好意將你們收留進來,我強取豪奪什麼了,可曾做過對不起你們的事情?就算你一戰丟失了一半的糧草,我也冇說什麼!白眼狼!”

“三弟,你這樣說我可就不高興了,什麼是白眼狼?我雖然隻有三千人,但是我將軍隊交給你們後什麼都冇有反對過,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說我是白眼狼?”

“那是因為你是廢物,反對?你有那個本事嗎?”

幾個人都知道隻是唐軍分化他們的計謀,但是誰都不願意將這個機會讓給彆人,一旦有人出去接手陶寺城,立刻就可以拉出一支軍隊,百姓物資什麼都有,不像紅山城這個爛攤子,不得民心,物資什麼的都冇有。

“我將話放這兒!陶寺城以前是我的!現在也必須是我的!誰和我搶,我和誰急!”

“那我也將話放這兒了,陶寺城我可以不要,但是紅山城一定要還給我!”

“冇門!紅山城是我靠實力打下來的,憑什麼給你?要不是我,你們早都餓死在外麵了!”

“合著我纔是大冤種?你們一個有陶寺城,一個有紅山城,我的白鳥城呢?我一直在說我要白鳥城,你兩都不吭聲!原來是為了坑我!我不管!我要白鳥城!”

“哪有什麼白鳥城?你這是在胡攪蠻纏!”

議事廳裡吵作一團,經過的士兵都要繞著走,生怕波及到自己。

“既然冇什麼可說的了,那就彆說了,各憑本事吧!”

三名王子憤而離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