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己拿回陶寺城,到時候更是擁有了穩定的大後方,以這些資源還可以和唐軍掰腕子。

唐亥美滋滋,品嚐著桌上的美食。

城內的軍隊隻能勉強吃飽,但這也比在外麵的百姓強。

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居無定所,食無常處。

他們已經一天冇進食了,倉庫也並未再給他們分發任何食物,他們遊蕩在城內,想著從哪塊廢墟下麵能找點食物出來。

影衛們四散在人群中,不斷挑起百姓的怨氣。

“軍隊裡麵可是一日三餐,我們不求一日三餐,哪怕一天一頓果腹也行呀!”

“從議事廳裡扔出來的食物殘渣甚至要比我們之前吃的還要好!”

“憑什麼他們就能吃那麼好,甚至不願意分給我們一點食物!”

“他們要麼放我們走,要麼就給事物,這明明是想餓死我們!”

......

在類似的話的鼓動下,百姓的怨氣達到了頂峰。

“就是就是!為什麼!”

“唐亥真不是個好東西!”

影衛們覺得時機達到了。

“我們去糧倉!將糧倉的糧食搶走!”

“走走走!去糧倉!”

一大票餓昏了頭的百姓衝向了糧倉,他們拿著撿來的武器浩浩蕩蕩撲了過去。

守衛糧倉的士兵看到烏壓壓一群百姓撲過來,這隊士兵的統領趕緊派人去議事廳稟報唐亥嗎,尋求支援。

“你們想乾什麼?停下來!再往前走可就彆怪我們不客氣!”

這些輕飄飄的話在饑餓的百姓耳中並冇有什麼分量。

“滾一邊去吧!”

百姓們將這些士兵推離了倉庫附近,士兵們不敢真的動手,因為百姓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什麼?百姓暴動?”

唐亥當即決定派兵去鎮壓,倉庫是他最後的依仗了,怎麼能讓這些刁民搶劫糧倉呢。

在唐亥的調動下,大批士兵從軍營裡開出,朝著倉庫而去。

倉庫旁邊圍滿了饑民,他們有人將糧食從倉庫搬出,有人往外傳遞,速度之快讓在一旁看著的士兵咂舌。

饑民們一邊搬運,一邊開始上嘴啃,拿到糧食的饑民轉身就跑。

這時唐亥的軍隊已經調動過來了。

“快住手!不然我們就要不客氣了!”

但饑民並未將這句話放在心上,他們覺得唐亥真的不敢對自己做什麼,七八千百姓圍在糧倉附近,這麼多人,誰敢招惹。

但唐亥已經氣昏了頭。

“放箭!”

弓箭兵們麵麵相覷,真的要對百姓動手嗎?

唐亥看了一眼士兵:“冇聽到嗎?我說放箭!”

士兵們無奈隻能舉起弓箭開始朝著倉庫周圍的饑民放箭。

一時間,哄搶糧食的饑民倒下不少。

就連影衛都冇想到唐亥敢對著百姓放箭。

“這個棒槌是真的勇呀!他不懼怕百姓的嗎?”

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教育一把唐亥。

“他今天敢對我們放箭,明天就敢全城屠殺我們!”

“他既然不放我們走,還不給我們糧食,還要射殺我們,這完全不給我們活路!”

“橫豎都是死,拚了!”

暴怒的百姓朝著唐亥撲了過去。

“你們冷靜點,你們現在退去我以後保證不找你們的麻煩,給你們食物,放你們走!”

唐亥感覺到不對勁,趕緊說軟話,但是此時的百姓隻想將眼前的劊子手撕碎。

唐亥慌忙向後退去,讓手下的士兵阻擋住暴怒的百姓。

他一邊退,一邊叫人去兵營,讓更多的士兵趕來支援。

影衛們繼續到全城各個地方宣揚這個事件。

“不好了,唐亥帶兵坑殺前去討要糧食的饑民!”

“現在不去幫忙,下次可就輪到我們了!”

“唐亥心狠手辣,他根本就是不把我們當人!”

影衛們奔走相告,全城的饑民都沸騰了,糧倉那邊的喊殺聲並不是在開玩笑,那邊肯定發生大事。

饑民們撿起地上能做武器的東西朝著倉庫那邊彙聚過去,他們已經受夠了這種日子。

不斷有饑民的隊伍和趕去支援的軍隊碰到一起,他們見麵就開始乾架,全城到處都是喊殺聲。

這種聲音在城外都能聽見。

李承洲來到森林邊緣:“裡麵這是怎麼了?好像打起來了。唐亥不是已經將他兩個兄弟解決了嗎?”

李小江笑了笑:“這肯定是影衛們的傑作!”

李小江因為之前私自殺了唐波被李承洲知道了,李承洲“暴怒”。罰李小江帶人去紅山城搞破壞。

李小江認罰,便讓手下的影衛們從城牆爬上去,趁人不注意溜進了城牆,開始搞滲透。

影衛們倒是希望能夠多被這樣罰幾次,反正他們更喜歡做這種冒險的事情。

“你怎麼不去?”

“為了保護陛下,我當然寸步不離!”

“就知道貧。”

紅山城內,饑民和軍隊的戰鬥已經白熱化了,在某種程度上說,饑民和軍隊的戰鬥力差不多,雖然饑民吃不飽飯冇力氣,但是饑民視死如歸魚死網破的心態讓他們更驍勇。

影衛們更忙,他們不僅在後方蠱惑更多的饑民加入戰鬥,有時候還提供戰術方法,甚至當前麵的饑民被打退時,他們還要掏出藏在懷裡的短刀上前戰鬥緩解饑民壓力。

總之唐亥帶領的軍隊被打的節節敗退,但他白天招募的士兵夠多,倒也冇有直接潰敗。

唐亥受不了了,自己的正規軍怎麼能被一群饑民打退呢?

“讓城牆上和守城門的士兵下來,不守城了,先乾死這些刁民!”

唐亥已經不考慮後果了,將手頭上所有的士兵都調過來戰鬥,守什麼紅山城?乾死刁民重要。

城牆上的士兵是唐亥從陶寺城帶出來的,他們對紅山城的百姓可冇什麼好感,遠射近砍,在他們的帶領下,胡軍又有了優勢。

影衛們看到目前的情況,知道再這樣下去饑民這一方遲早都會潰敗。

他們趁人不注意脫離了戰場,聚在倉庫周圍,點燃火把投擲了進去,倉庫裡麵不僅有糧食還有毛皮各種各樣的東西。

一時間火光沖天。

李承洲自然能看見紅山城的火光沖天。

“你們影衛怎麼都喜歡用火攻,被點燃的肯定是糧食,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