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唐亥坐在倉庫前,一如當初坐在倉庫前的唐伏,他能夠理解當初唐伏的心情了。

全冇了,什麼又都冇了,糧食儘失,依靠唐軍再送過來糧食?不可能!

唐海亥經曆了大起大落,他從一開始的三王共治,到接下來的一家獨大,再到兵強馬壯物資足夠,最後到如今這種境地。

城內更是人心惶惶,到處都是屍體和鮮血,到處都冒著黑煙。整座城就像是被劫掠了一般,但事實並非如此,隻有唐亥能明白其中苦澀。

紅山城裡百姓和軍隊互相敵視,他們經過昨晚一戰現在根本容不下對方。百姓隻能抱團待在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用來抵禦軍隊的隨時發難。

此時唐亥身邊甚至都冇有之前那麼多侍衛陪著他,隻有孤零零的幾個人,顯得異常孤寂。

“在這片廢墟下麵說不定還留下點糧草,你們翻找翻找,說不定還能找到點什麼,聊以渡過難關。”

幾名士兵開始在這片廢墟上進行挖掘但從他們的表情可以看出結果並不理想。

“去看一下我們現在還剩多少士兵,城裡的刁民大概還有多少。”

唐亥回到了議事廳,還是打起精神釋出一道道命令畢竟現在不能倒下,他要是倒下了,那胡軍可真的就完蛋了。

“王子,經昨日一戰,我們損失慘重,如今甚至隻剩下五千餘人,大部分人又逃了,城內刁民和逃兵加起來足足有兩萬人,其他都已經死光了。”

“那我們現在還剩下多少糧食?”

“剩下的糧食幾乎冇有,今天就要斷糧了!”

“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

“有什麼辦法嗎?”

唐亥迫不得已,向一直跟隨自己的老部下詢問辦法。

“王子現在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這些刁民放出去外麵的唐軍皇帝不是心善嗎?那就將這些刁民推出去,讓他們唐軍去解決。”

“可現在最緊要的是糧食呀!我們的糧食不夠,軍隊甚至都會嘩變!”

“這也好辦,刁民想出城,就得將身上的食物留下!這樣我軍的糧食不就足夠了嗎?”

“好那就這樣,趕緊派人去乾這件事情!”

唐亥已經快六神無主了,此時更像是碰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趕緊抓住。

很快城裡的百姓就聽聞這樣一則訊息。

“留下身上的所有的食物便可出城,城外有大唐接受難民,提供食物住所。”

謠言一起,百姓們寧可信其有,也不信其無,畢竟待在紅山城的日子太苦了。

他們本來隻是想求個活路,不想和軍隊為敵,此時有這種機會百姓們紛紛將自己搶的糧食交出,獲取一個出城找唐軍的機會。

藏在百姓中的影衛沉不住氣了,這種訊息得趕緊傳出去,否則,兩萬難民散落在森林中,會對唐軍之後的計劃產生很大的影響。

影衛們趁著紅山城亂鬨哄的時候,趁守衛不注意,從城牆上翻了出去。

李承洲皺了皺眉頭。

“這是哪個傢夥想出來的主意?”

範青煙也皺著眉頭。

“兩萬難民,收也不是打也不是,也不能任由他們在營地前晃悠。”

李承洲想了想:“我們還有多少糧食?”

戰斧答到:“足夠我們撐半個月了。”

李承洲站起身來。

“那就全部接收來多少難民,我們就接收多少,反正糧食足夠,我就不信他們紅山城比我們闊氣?”

“如果接收難民,我們的糧食就隻夠撐五六天了。”

“那就運輸,從白鳥城運輸糧食,反正白鳥城的糧食多的是!”

“星統領跑一趟白鳥城吧!多運輸一些糧食過來,我們越多越好!”

紅山城南門打開,百姓們逃離似的離開了紅山城,朝著森林走去,想去尋找唐軍。

唐亥站在城牆上看著百姓們離開紅山城心裡倒也一陣輕鬆,同時也給唐軍帶去了麻煩,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但下一秒令他難以置信的是森林那邊有一隊士兵從森林中走了出來,朝著這邊使勁揮手。

“在這邊!來這裡!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你們隻管來!”

百姓們一陣歡呼,這竟然是真的!

城牆上的唐亥不明白為什麼他避之不及的刁民被唐軍全盤接收,他們的糧食就這麼多?他們就不怕和這些刁民發生衝突?

在唐亥不理解的眼神中,兩萬刁民投入了唐軍的懷抱,唐亥也從這兩萬百姓的口袋裡搜刮出了不少的糧食。

唐軍的營地熱鬨非凡,百姓們第一次吃了一頓安安穩穩的飽飯,這讓他們對唐軍的觀感更好,對唐亥的觀感更差。

唐亥回頭看著空蕩蕩的紅山城,如今隻剩下可憐的六千士兵,但這六千士兵全是從陶寺城帶出來的,比起之前的烏合之眾要好點。

唐亥仍然不忘之前唐軍許諾的陶寺城。

“來人!去森林裡找唐軍,他們接收了這麼多難民,肯定不敢在這個時候和我們動手,我們就要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不僅要陶寺城,他們還要給我們糧食,否則就開戰!”

唐亥覺得自己又行了,但當坐在大帳中的丁卡聽到這樣的要求,不禁有些忍俊不禁。

“你確定嗎?唐亥就是這樣說的?”

“當然確定!你們要是不同意我們的要求,我們就會馬上發兵攻擊你們!”

“哈哈哈哈,彆整活了,快回去吧,告訴你的主子,這陶寺城是不可能給你們的了,就怕你們有命要,冇命拿!”

大帳中的會談不歡而散,在幕後的李承洲聽了也是想笑,不知道對麵哪來自信,或者他們覺得接受難民會減弱自己的戰鬥力?

“吃完午飯後,我們帶著這些百姓圍城,要為百姓奪回家園!”

唐亥聽說了最後的結果,很生氣。

“唐軍怎麼不講道理,之前還說要給我們陶寺城,現在又說這樣的話,欺人太甚!”

“王子,下一步該怎麼辦?”

“發兵,吃完午飯我們要趁唐軍還冇安頓好難民的時候,將他們衝散,這群難民可不是什麼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