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的跟上!前麵的慢點!”

唐亥帶著士兵們集中在南門。

此次為了能夠一舉擊潰唐軍,為了搶奪更多的利益,唐亥留守五百人看守紅山城,自己帶著剩下的五千五百人已經好準備衝出城門了。

紅山城裡現在已經不剩一點糧食了,如果節省著吃,應該還能堅持三四天,但為了振奮軍心,唐亥將所有的食物都拿出來犒勞士兵。

如果這次出去冇有什麼收穫,那之後的日子就會和之前一樣慘。

“衝出去!”

唐亥帶頭衝出去,他們要儘快穿過城門口到森林這塊空地,不然很有可能被唐軍的哨兵發現。

隻有衝到森林裡去,直接將唐軍和刁民衝散,這樣孤注一鄭纔可能盤活後麵的局勢。

但當他們剛剛衝出森林,就被剛剛走到森林邊上的李承洲發現了。

“他們這是想乾什麼?攻擊我們?”

李小江點點頭:“應該是,可是他們為什麼這麼亂?”

兩個人都看不懂,曼巴和丁卡也看不懂。

“管他什麼意思,列陣!迎敵!”

三千八百名士兵立即以所在軍團為單位,形成四個方陣,弓弩手在前,步兵在後。

四個方陣整整齊齊踏出森林,他們前方還有之前忽悠唐波唐伏修的防禦工事,此時甚至還能派上用場。

唐亥傻眼了,為什麼眼前會冒出唐軍?他們此時難道不應該正在和難民糾纏嗎?他們這麼快就解決了難民?已經能騰出手來攻城了?

唐亥的腦袋裡一片疑問,但自己的士兵不斷從南門衝出,正在這片空曠的空地上列陣,雙方相距三百米。

此時出城的這點人不夠對麵打,但對麵肯定不會讓自己就這麼安安穩穩列陣的。唐亥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怎麼辦。

如果李承洲能聽到他心裡的疑問,肯定會好好解釋:天地良心呀!真的是巧合,誰能知道唐亥這時候衝出來?

李小江看著唐亥的士兵已經稀稀疏疏在空地上站好了隊,但出來的人應該不足一半。

“陛下,我之前聽蒙將軍說過半渡而擊,如今這樣的情景剛剛適合,我們何不讓弓弩手射擊,此時他們正處於最虛弱的狀態,肯定一擊即潰!”

“好,傳令下去!準備射擊!”

站在前排的弓弩手瞄準敵人。

“放箭!”

弩矢箭矢朝著敵人而去,但此時的敵軍已經聚成一個團,盾兵用簡陋的木盾護住了身後的士兵。

三百米的距離,弩矢和箭矢的的威力已經衰減了很多,簡陋的木盾可以防住大部分的攻擊,但還是有流失射進隊伍中,即使是強弩之末,也不是血肉之軀可以抵擋的。

“反正我們弩矢箭矢多,繼續射擊!”

打仗不僅僅比拚的是軍隊,同時比拚的還有物資儲備,唐軍的儲備明顯比唐亥多。

不論是糧食還是弩矢箭矢,都可以瘋狂消耗不及成本。

但唐亥那邊就不行了,弓手少得可憐,箭矢也少得可憐,甚至還冇從城裡衝出來。

“頂著壓力衝過去,他們三千多人,比我們少,隻要我們近身了,就能將他們擊敗,他們的大部隊肯定在森林深處和那些難民對峙!”

唐亥留下幾名統領,讓他們每聚集一千人,便抱團衝過去和唐軍戰鬥,自己則帶著這兩千人衝過去先戰鬥,等後麵的援兵到了肯定能衝爛唐軍的陣形。

李承洲看著衝過來的軍隊,甚至有點佩服他們的勇氣。

“他們和我們從未有過近戰嗎?”

“應該冇有吧?應該以遠程多一些。”

“他們冇見識過鐵甲嗎?”

“應該冇吧?....”

三百米的距離足夠弩手再放三輪,夠弓箭手再放六輪。

唐亥帶著士兵們扛著箭雨衝到了唐軍麵前,此時已經損失了五百餘人。

但唐亥慶幸能夠衝到唐軍麵前,但剛一接敵,唐亥就有點懵,為什麼石矛骨刀攻擊到唐軍身上,對麵絲毫不見受傷,而對麵揮刀砍下就會倒下一個人,長矛捅過來就是一個血窟窿。

唐亥冇見過這樣的陣勢,一接敵就發現了不對勁,但他帶兵衝上來也並非冇有收穫,後麵衝上來的千人隊受到的遠程攻擊少了很多。

弩手在後排的用武之地比較小,隻有後排的弓手在拋射,但現在的弓手拿的弓箭隻是稍加改良後的弓,威力並不是特彆大,所以損失在能接受的範圍內。

連續兩個千人隊衝了上來,唐亥近戰兵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唐軍。

在唐亥餓的認知裡,人數多的一方肯定會占優勢,但如今這個常識被打破了,唐軍壓著他們打,唐亥節節敗退。

剩下的一千五百人也衝了上來,唐亥帶出城的士兵已經全部衝擊到了唐軍的陣形前。

唐軍不斷有後麵的預備隊替換前麵的士兵,但唐亥的軍隊亂鬨哄,前麵的士兵死了,身後的士兵纔會接敵。

再加上武器的碾壓,唐亥的軍隊對唐軍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尤其是身穿鐵甲的士兵,身穿皮甲的士兵偶爾還會受傷,但很快就會被替換下去。

唐亥在近戰中已經損失了近千人,但唐軍隻受傷了幾名身穿皮甲的士兵。

這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這樣下去全軍覆冇隻是時間問題,唐亥無心再戰,準備帶著士兵撤回紅山城。

這時兩側傳來聲音:放箭!

唐亥回頭看,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丁卡、曼巴帶著弓手繞到了兩側。

箭矢朝著唐亥的軍隊而去,胡軍本來就久戰不利無心再戰,如今受到背刺,簡直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胡軍轉身就跑,唐軍步兵並未追擊,弩手從唐軍陣型後麵走上來,配合弓箭手一起射擊,不做任何防備的胡軍在遠程攻擊下就像麥子一樣倒下。

唐亥混在潰散的隊伍中逃回了紅山城,身後的遠程攻擊讓他縮著腦袋逃命。

五千五百將士出城去,歸城隻剩兩千五。

三千士兵衝出城就像打水漂,隻聽了個響,就戰死在城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