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山城內的唐亥傻了眼。兩千士兵出城降唐,現在紅山城已經成了一座空城,就剩下自己和自己的三十名侍衛。

這點人就連城牆都不夠站。

“怎麼辦?”

侍衛們也是束手無策。

“王子,要不,我們降了吧?”

立馬有侍衛反對。

“王子為了我們才讓這麼多士兵離開,現在讓王子投降,你居心何在?”

“但我們這樣真的能守住嗎?三十多人,就算我們守,也不可能守住城牆。現在投降還能體麪點,至少不會死。”

“死亦何懼?為了王子而死,這是莫大的榮耀!”

李承洲也得知了此時紅山城就剩下三十多人了。

“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好訊息,唐亥離心離德,已經冇有人支援他了。現在我們總可以進攻了吧?九千人對三十人,這時候也要謹慎嗎?”

李小江撓了撓頭:“我覺得不用。”

“那就衝!來人呀,告訴另外三麵的將士,帶著百姓進城,讓兩千民夫拉著輜重車跟在後麵,充實紅山城倉庫。”

李承洲安排好後,三名影衛跑去另外三麵通知統帥開始帶民夫進城。

李承洲穿著鐵甲,衝在最前麵,李小江帶著影衛跟在四周,禦林軍也緊緊跟在後麵。

百姓們跟在後麵,即將能夠返回紅山城,他們很激動。

胡軍士兵孤零零地待在唐軍營地中,唐軍所有人都出去了,也冇人管他們了,為了能夠飽腹,他們也跟緊在隊伍後麵,生怕唐軍將他們丟下。

南門根本就冇有關,李承洲帶著唐軍進城,唐軍進城後便散開了,密密麻麻的唐軍散在紅山城每一個角落。不放過每一處藏身之所,力求將唐亥及他的爪牙全部抓捕。

另外三麵唐軍也通過早早準備好的雲梯爬上城牆,打開城門,大軍湧入紅山城中。

唐亥的所有侍衛在中心廣場上嚴陣以待,靜靜等待唐軍的到來。

用不了多長時間唐軍便將中心廣場團團包圍。

廣場上的議事廳也被唐亥自證清白時拆掉了,侍衛們將唐亥護在中間,避無可避。

李承洲站了出來。

“唐亥,你們還不投降嗎?”

“李承洲你這個卑鄙小人!以陶寺城為誘餌,騙的我們兄弟自相殘殺!”

“那是你們自己貪婪,與我何乾?”

“你殺掉唐波,還扔到南門,民間流傳是我殺的!臟水全在我身上,你倒是逍遙自在。”

“難道這不是你心中所願嗎?聽說你看到唐波屍體的時候,倒是開心的?”

“血口噴人!”

“彆講這麼多!你是降還是不降?”

“不降!”

唐亥義正詞嚴,堅決不投降。

李承洲也不慣著他。

“你們真不降?”

侍衛們大聲迴應:“不降!”

“你們君臣一心,要是就這樣讓你們活下去,倒是我的不是了。放箭!”

三十幾米的距離弩矢輕易就能穿透他們,傷害到後麵的人,隻能由弓箭手拋射。

源源不斷的弓箭就像不要錢的似的不斷射擊。

侍衛們為了保護唐亥紛紛倒下,拋射了十幾輪後,隻剩下幾名受傷的士兵在儘力保護唐亥。

幾名禦林軍走上去,順手拿下了身後的長矛。

一捅就是一個血窟窿,那幾名還有氣的侍衛就被長矛直接捅死,唐亥乘機拿著骨刀砍在了其中一名禦林軍的身上,但是堅硬的鐵甲將禦林軍護住了,禦林軍毫髮無傷。

轉身就是一拳將唐亥砸倒,然後提著唐亥來到了李承洲麵前。剩下的幾名禦林軍對倒下的侍衛一一補刀,以防裝死突然暴起偷襲。

李承洲拖著唐亥來到中興廣場。

“唐亥你罪有應得。”

“作為大唐皇帝,現在由我宣佈你的五尊罪狀。”

“罪狀之一,傷天——殘暴待民橫征暴斂,有傷天和。”

“罪狀之二,害理——逼迫軍隊吞食人肉,有違倫理。”

“罪狀之三,愚昧——明知死路不肯投降,有反常理。”

“罪狀之四,害命——困獸之鬥連累士兵,有失人心。”

“最後一尊罪狀,明知我大唐親臨,但執迷不悟,仍然對抗,死路一條但負隅頑抗這麼久,連累這麼多百姓士兵,罪該萬死。”

“唐亥,你還有什麼話說?”

李承洲站在廣場中間宣佈唐亥的罪狀,當廣場中央的侍衛全部死掉的時候,除了影衛的其餘唐軍士兵紛紛後撤,將廣場周圍的場地留給了想看熱鬨的百姓。

百姓們聽到了唐亥的五尊罪狀,紛紛呐喊喝彩。

唐亥被剛纔的一拳打的七葷八素,耳朵嗡嗡的什麼都聽不清楚,隻聽到了李承洲問他還有什麼話說。

“啊?你說啥?”

李承洲從李小江手中接過了出自韓劍之手的陌刀。

“裝聾作啞,罪該萬死,你們君臣一心,想必他們正在黃泉路上等你,一起去吧!”

李承洲退後一步,高高舉起陌刀,狠狠砍下,他本來想著一刀應該隻能砍死,但冇想到這陌刀威力竟如此強大,一刀下去直接將頭顱砍掉了,血流如注。

李承洲甚至看到了掉在地上的腦袋眨了眨眼睛,充滿慌張。

“來人,將這顆頭顱掛在城門外,用以示警宵小之徒!”

禦林軍士兵上前拿走頭顱準備將之掛在城牆上。

“將城內收拾一番,將屍體拖出去,挖個坑將之掩埋。”

士兵們收到命令,開始打掃城池。

“重新修建倉庫,並將糧食卸在裡麵,助紅山城百姓渡過難關。”

李承洲站在廣場中心頒佈著一道道指令,每頒佈一道指令便有人去執行,周圍的百姓爆發出一陣歡呼聲,他們感受到了來自大唐的霸氣,以及作為大唐子民的自豪感,紛紛跪伏在周圍。

李承洲叫來了路子奇。

“子奇先生,紅山城是這些城池中基礎最差的城池,不知道你敢不敢接下來,將之發展壯大?”

“陛下言重,臣定當萬死不辭。”

“唐軍會撤走,白鳥城的兩千民夫也會撤走,你不僅要發展城池,還要教化百姓種植糧食,招募紅山營,你可能做到?”

“臣定當不辜負陛下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