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剛剛矇矇亮,就有人敲響李承洲的門,李承洲跳下床,打開門,看到敲門的火頭軍端著一盒食物。

李承洲十分疑惑,這難道就是所謂的重頭戲。

火頭軍從盒子裡端出了一盤豆腐腦和一盤血豆腐。

“蒙將軍親自囑托,讓公子吃完飯前去找他,蒙將軍就在營壘上。”

李承洲還是想不通,這蒙將軍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即使不喜歡這兩種食物,但還是硬著頭皮吃了下去。

李承洲端起盤子,快速將食物吞下肚子,在軍營裡養成如此好習慣,要是吃的慢,可能得到的就是蒙彪的“獎勵”!

然後趕緊穿上盔甲,向蒙彪所在方向跑去,邊跑邊感歎:不得不說,這分量確實大!

蒙彪看到跑步前來的李承洲,笑盈盈的問:“吃完了?”

李承洲點頭:“吃完了!”

“吃飽了嗎?”

“吃飽了。”

“年輕人彆客氣!多吃點,一會兒還有硬仗要打。”

說完就像變戲法似的從身後端出和剛纔同樣的食物——一盤豆腐腦和一盤血豆腐。

眼神期待地看著李承洲。

這愛意滿滿地食物著實讓李承洲吃不消,本來就吃的差不多飽了,再加上本來就不喜歡吃。

李承洲連連搖頭,再三表示,自己真的飽了!

蒙彪歎了一口氣:“我就說還冇練好,竟然挑食,我得和房老說一下,重新在軍營裡再呆一個月!”

李承洲聽到這話當即表示:“我可以我可以!馬上吃,現在就吃!”

從蒙彪手裡搶過盤子,大口吞了下去。

與其再去受苦,不如強忍著噁心吃掉這玩意。

最後一口豆腐剛下喉嚨,李承洲馬上就要感覺吐出來了。

蒙彪瞥了一眼:“吐出來可就是兩個月了。”

嚇得李承洲趕緊憋了回去。

蒙彪滿意的點點頭,拍了拍李承洲:“不錯不錯。”

這兩下差點把豆腐拍出來,在蒙彪的眼神威懾下,李承洲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這蒙將軍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李承洲實在是難受的不行。

蒙彪指著戰場中間昨天被射死的幾個蠻族,對著李承洲說:“我們的弩箭很珍貴,你去把昨天的弩箭回收回來,以後還有用。”

李承洲將視線投向戰場中間,在厚厚的營壘外,足足有二百米範圍內的樹被砍光。

昨天那幾個蠻族戰士橫七豎八地躺在戰場中間。

李承洲一哆嗦,昨晚天太黑,射殺敵人時毫無壓力,現在天亮了,著實有壓力。

但看著蒙彪那充滿壓迫的眼睛,隻能在心中哀嚎一聲,走出營地,向著那幾個蠻族戰士跑去。

房長歌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站到蒙彪的旁邊。

蒙彪皺著眉頭:“這樣真的可以引出敵軍嗎?”

房長歌微微一笑:“自然可以,蠻族也不傻,都知道我們前幾天發了瘋似的找一個年輕人。”

“他們見到出來了一個年輕人自然會冒險一搏。”

“說不定到最後還能釣到大魚。”

正說話著,李承洲已經跑到了戰場中間,他現在隻想拿完弩箭然後趕緊回去,他真的一點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待。

由於吃的太飽跑的太快,在拾取弩箭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豆腐冒到嗓子眼了。

剛剛拾取完,抬起頭就發現森林裡跳出來十幾名戰士朝他狂奔,此時離他不到三十米。

蠻族果然有人建議抓住這個年輕人,哪怕是個普通人,也能威脅一下對麵,所以就隻出來十幾人。

這些戰士一邊跑一邊將手中的標槍擲出。

李承洲趕緊舉盾,標槍劃過一道弧線,精準的砸到了李承洲的盾牌上。

巨大的震動感讓李承洲胃裡翻江倒海。

邊跑邊防備標槍,邊跑邊回頭看,那些戰士離自己越來越近。

平時一百米那麼近,如今怎麼這麼遠,肚子裡的豆腐完全限製了他的速度。

當他離營地還有五十米的時候,就已經能夠聽到後麵的蠻族戰士的聲音。

他抬頭朝蒙彪的方向望去,疑惑為什麼蒙彪還不派人接他,如果有人接他,現在應該已經能會合了吧!

剛剛找到蒙彪,就看到他揮手射擊,隱隱約約能夠聽到射腿的話。

然後就是嗖嗖嗖的弩箭發射的聲音。

身後的蠻族戰士紛紛跌倒,捂著腿倒下。

森林裡的人感到惋惜,就差一點點,不然就抓到了

李承洲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感覺自己命懸一線。

本來想吐的他看到營壘上太多的人,又強忍了回去。

怎麼著也得維護一下自己的形象。

李承洲看到蒙彪提著一個鐵匠的大錘走了出來,旁邊跟著幾個士兵。

蒙彪站在李承洲麵前:“不錯呦,跑的挺快。”

李承洲無語死了:“我差點就死了!”

蒙彪嘿嘿一笑:“我心裡有數,放心!”

士兵們將受傷的蠻族戰士繳了械拖到蒙彪麵前。

蒙彪將錘子遞給李承洲:“公子幫我拿一下這個錘子。”

然後拎起來一個蠻族戰士,用不標準的蠻族語言問道:“你們有多少人?不說就死。”

被拎起來的蠻族戰士一言不發。

李承洲剛想感歎連蒙彪都學會對麵說話了,下一秒蒙彪就讓他當場石化。

“不講話?一點用也冇有,公子,用錘子砸死他!”

李承洲一腦袋問號:“砸死?!?!?!”

“怎麼砸?這也太殘忍了吧?”

“房老說我們要是不強硬,就會一直被他們藐視,之後的治理也極為困難。”

“我不行,我現在連殺人都接受不了,這麼殘忍,不行。”

蒙彪歎了一口氣,使了個眼色:“把他摁住。”

李承洲覺得不對勁:“放開我,我不看!”

蒙彪拿起大鐵錘,高高舉起,朝著蠻族戰士狠狠砸下,就如西瓜一般,突然之間就爆開了。

紅的,白的,各種顏色,李承洲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要吃那些東西了。

此刻肚子裡翻江倒海,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旁邊的士兵將他放開了。

聞著吐出來的東西,再加上心理上的難受,一直乾嘔著不停。

遠處的叢林裡眾人也議論紛紛,冇人會想到這些人竟如此殘忍。

對敵人的害怕超過了失去夥伴的憤怒。

森林裡的人都有點呆,不知道該怎麼做。

然後他們就遠遠地看著蒙彪再次舉起錘頭,繼續爆“西瓜”。

連著爆了好幾個西瓜後,蒙彪朝著森林裡詭異一笑,在挑釁著他們。

引起軒然大波,有人害怕想跑,有人號召決一死戰.....

當初慷慨陳詞的壯漢也很頭疼,現在不出去,稍微一退肯定會再也集結不起來。

要是現在出去,就以現在的士氣,也是去找死。

可現在隻能選擇衝出去搏一搏。

“戰士們,為了部落,為了森林,我們衝出去!”

壯漢藉著最後一點士氣,集結起部隊,走了出去。

此時戰場中的蒙彪朝著被他爆頭的蠻族戰士啐了一口:“一個個都不講話。”

這時他看見森林裡鑽出了好多人,微微一笑,上鉤了。

“退!”

士兵架著快虛脫的李承洲,拖著剩下的蠻族戰士,朝著營地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