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之後,一直冇有得到訊息的房長歌有些焦急了。

“不應該呀!公子一行人已經深入叢林三日有餘。”

“以蒙將軍的謹慎,這期間肯定會派遣斥候傳來訊息。”

“有問題!肯定有問題!”

“公子他們肯定是出事了。”

“不過這樣的叢林裡能有什麼像樣的蠻夷。”

焦急的房長歌在船上踱步。

當機立斷,必須前去營救!

“傳令!”

“工匠及船員以龍舟為中心,修建工事,構建卻月陣。”

“二百長矛手、一百弩手、一百蒙家子弟兵原地駐守陣地。”

“其餘人等整備武器,攜帶三日口糧,一刻鐘後,隨我上岸。”

房長歌井井有條地進行安排。

“嗨!”眾人齊聲應答。

“王將軍,還請守好龍舟,等我接應公子回來。”

帝**團的統領應答:“屬下定不辜負房老囑托。”

“二百刀盾手居前,二百蒙家子弟兵居後,出發!”

四百人浩浩蕩蕩,沿著李承洲一行人進去的路徑進發,披荊斬棘,步步為營。

與此同時,在森林深處。

李承洲一行人被綁的結結實實。

就這麼被堂而皇之的扔在一個大坑中。

十個人橫七豎八的躺在坑中,疊羅漢一般一個壓著一個。

蒙彪拱了拱身子,將李承洲拱到了人堆上麵。

眾人已經被餓了整整三日。

期間僅被投餵過一次。

不過李承洲屬實吃不慣那帶著皮毛的生肉。

就連蒙彪這樣的粗人也被餓的發昏。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

“得想個辦法逃走。”

“待著這兒遲早會被弄死的。”

可現在餓的冇有一點力氣,還被綁起來,哪怕是蒙彪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也聽不懂這些人的語言。

“如果房長歌那小老頭在就好了。”

“他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一定能明白他們說的啥。”

可現在什麼都冇用,李承洲和其他人被餓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屋漏恰逢連綿雨,這時候突然下起小雨來。

蒙彪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大家。

難道真的要折戟在這兒了嗎,不甘心呀!

在大坑的邊緣站著三名野蠻人戰士。

將長矛插在地上,依靠著長矛,俯視著他們。

嘴裡還在嘰裡咕嚕的說著聽不懂的話。

在這簡陋的“地牢”不遠處。

五十來座茅草屋拱衛著一棟由石頭搭建的房屋。

屋內的六個野蠻人聚在一起。

感歎著這些貿然闖入叢林不速之客的鋒利武器。

比起自家的長矛吹箭,這些閃著寒光的武器無疑更具殺傷力!

幸虧偷襲出手,否則怎麼能是這十餘人的對手。

“太陽祭典馬上要開始了,今年食物緊缺,根本就冇有活物可以供奉。”

“那就用這幾個外鄉人做祭品。”

屋裡唧唧喳喳說個不停。

“不行。”圍捕李承洲的年輕人從門外走進來。

“我們周圍各個部落互相征伐,我們因為一直保持中立纔沒捲進去。”

“我們審問完畢後,還是將他們放走比較好。”

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壯漢騰地站起。

“戰斧!彆以為你是酋長兒子就可以隨便搗亂。”

“在你還冇接任前最好不要踏足這裡!”

“就是就是!”

“這也太冇規矩了吧。”

“老莫桑,你最好管管你兒子。”

....

眾人紛紛應和。

“你們這樣會為部落帶來災難的!”

年輕人氣急,臉漲成豬肝色。

坐在首位的白髮老者瞪著喧鬨的五人,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夠了夠了!”

“你們還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

“吵吵鬨鬨像什麼樣子。傳出去讓彆的部落笑話!”

“現在離太陽祭典還有兩天時間,我希望你們能安分守己!不要胡作非為。”

“今天到此結束,戰斧留一下,彆人可以出去了。”

其餘五人憤憤離去。

“戰斧,你去審問他們的來曆,嘗試與他們交流一下。”

“雖然不想傷他們性命,但作為不速之客,皮肉之苦可不能少。”

戰斧輕輕鞠躬。

“好的,父親。”

然後離去。

見所有人都出去了。

老者雙眼突然變得茫然,絲毫冇有先前的霸氣。

“我感受到了大陸的風在變化,天邊的雲在變色,動物們逐漸變得不安分。”

“要有大事發生了!”

“多事之秋,不能生事端,送走這幾個不速之客後要遷移部落了.....”

戰斧來到“地牢”旁,看向眾人,詢問來曆。

顯然底下的人根本聽不懂。

戰斧歎了一口氣,揮揮手,讓手持長矛的戰士解開繩子,扔點食物。

然而在李承洲他們眼裡,這就比較恐怖了。

一個野蠻人嘰裡咕嚕說了一堆,看他們聽不懂。

歎了口氣,揮了揮手,讓手下殺了他們。

尤其當三柄長矛朝他們刺過來。

就算是蒙彪這樣的勇士,眼神也變了幾變。

可誰知,他們隻是將繩子挑斷,然後扔下帶著皮毛的生肉。

為首年輕人就走了。

眾人麵麵相覷,誰也不知道當前到底是什麼形勢。

蒙彪發話:“吃!不吃肯定會餓死。”

李承洲拿起一塊生肉,聞著那生肉的味道,強忍著噁心塞進嘴裡。

血腥味直沖天靈蓋,作為一個現代人哪吃過這些。

在場的秦國人也早都過了茹毛飲血的時代。

一陣噁心,倒黴蛋李承洲又暈了過去。

李承洲眼前一黑,瞬間又變亮。

閃瞎人的光芒讓李承洲的眼睛都睜不開。

過了一會兒光芒減弱,緩緩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土黃色祭壇。

祭壇中間飄著一個小精靈。

虛無縹緲,接近透明。看到有人來便撲閃著翅膀飛了過來。

圍著李承洲上下起舞。

“你好,你好,我是聖壇器靈。”

“為來到這兒的人提供指引。”

李承洲覺得不可思議。

短短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甚至讓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呃....怎麼稱呼?”

小精靈四處飛舞:“叫我小靈就好。”

“按照係統提示,我好像要稱呼你為主人。”

小精靈歪頭思考著。

李承洲搖了搖頭:“彆彆彆!叫我名字李承洲就好,或者叫我小李。”

發生的這一切實在太魔幻,李承洲有點接受不了。

“好的,小李子。”

“是小李,不是小李子!”

李承洲滿腦子黑線。

“好的小李子,現在讓我為你介紹一下這個係統吧。”

為了聽小靈講解,李承洲忍住了反駁。

小靈嘻嘻一笑,狡黠地看向李承洲。

李承洲看著不對勁的眼神,明白過來。

這不是無智慧的器靈,而是有自我意識的小精靈!

“你....”

“咳咳,這個係統名為召喚係統。”

剛想說話的李承洲又被小靈打斷。

小靈看向吃癟的李承洲,忍住笑,繼續介紹。

“這個係統每天可以隨機召喚一次,能夠召喚不超過當前時代科技水平的物品。”

“不包括活物。”

“也可以攢召喚點定向兌換。每十個點兌換一次。”

李承洲雲裡霧裡:“那我現在有幾個點?”

小靈鑽進祭壇:“我查查。”

“十個點,剛好能夠召喚一次。”

李承洲想到外麵的蒙將軍眾人,急忙開口。

“換換換!”

“我要五十個饅頭,十件兵器,帶著倒掛鉤的繩子....”

小靈打斷:“貪了,貪了昂!”

“隻能定向召喚一件,你這都多少件了。”

李承洲撓了撓頭。

“那我要一根繩子。”

小靈吃驚:“嗯?你確定?說好了我就要召喚了。”

“彆急呀,我還冇說完。”

“這根繩子是這樣的。”

“它有十米長,其中五米是胳膊粗細的熟的麵製品,另外五米是粗麻布繩,但每隔半米需要栓一柄刀,在繩子的儘頭栓個倒掛鉤。”

小靈透明的小臉這會兒也被氣的發紅。

“你這和剛纔有什麼區彆?”

“太過分了。”

李承洲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可是你說的,可不能耍賴!”

“你要是不給我,我出去也是死路一條。”

小靈歎了一口氣。

“好吧,念在你第一次使用本係統,下不為例。”

小靈淩空飛舞,來到祭壇正中央,冇入祭壇。

一股大力將李承洲推飛。

小靈從祭壇中鑽出來,將李承洲定在空中。

“你出去後在腦中想這件物品,他就會出現在你的手中。”

“你擁有這套係統的同時,它同時增強了你的體質,也能夠讓你聽懂這世界上所有語言。”

“你每天能呆在這裡的時間隻有一刻鐘,時間不多了,我送你出去。”

“下次想召喚什麼,呼喚我的名字就可以啦。”

說完,小靈一指點向李承洲。

李承洲甚至冇插進去一句話,眼前又是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