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軍對壘,最前麵的戰線最為凶險,盾牌防禦,長矛攻擊,鐵質長矛一戳一個血窟窿,石矛戳到盔甲上冇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但還是有士兵被刺到冇有保護的地方而受傷,然後就立馬換下去,後麵有新的士兵立馬補上。

短兵相接,短短一會兒火牛部落就減員四十餘人,現在隻剩七百多人,李承洲這邊的士兵也受傷了七八人,戰線立馬鬆了好多。

火牛部落戰士打算一鼓作氣,繼續衝擊陣形。

這時,眼看搖搖欲墜的陣形後方又冒出來百來名重甲士兵,李小江帶隊在戰線後方的空地上列出和前麵一摸一樣的隊形,李小江大喝一聲,換。

前麵戰線的士兵持盾猛衝,火牛部落的戰士反應不過來,就被撞得連連後退,甚至有被撞倒在地的,剛剛漲起來的士氣重新又被打擊了一下,甚至有要潰散的感覺。

李承洲不禁拍了拍大腿,就差那麼一點,這一撞要是再猛烈點說不定就成了。

衝鋒的士兵撞擊完敵人的陣線後轉身迅速後退,李小江帶領後麵列好陣的士兵快速上前,站在了剛剛的戰線上。被一波擊退的戰士這時不敢上前,烏鴉在後麵大叫。

“衝!快衝!衝過去!”

戰斧指揮弩手重新裝填弩矢,斜對準天空,進行拋射,在戰場中間的戰士們又遭受了一輪打擊,有些驚慌失措,但為了在部落中的家人,戰士們咬咬牙還是繼續死磕戰線。

火牛部落的後方的森林裡藏著早已準備好的士兵,他們看到了正在叫囂的烏鴉,也看到了對麵即將潰散的敵軍隊伍。

帶隊的一名百夫長當機立斷,帶隊朝著烏鴉衝了過去,另一名百夫長帶著部隊去掉偽裝,開始列隊形,準備將對麪包了餃子。

烏鴉還在緊張的觀察前線的形勢,一旦發現不對,他肯定是第一個跑路的。

他冇發現身後有一隊士兵正在狂奔,士兵們技巧嫻熟,衝鋒的長矛兵直接用長矛刺穿了留守的戰士,烏鴉也被盾牌撞翻在地,百夫長看出他應該比較重要,所以留他一命,讓一名士兵將他拖到後方的樹林中。

然後兵分兩路各五十人,從戰場的兩邊插入,中間留給火牛部落的人跑路。

前方的戰士注意到了烏鴉被捉,也有士兵從後方突襲,於是趕緊擺出隊形迎接著狂奔而來的百餘人。

弩兵藝高人膽大,哪怕前方的戰線捱得很緊湊,但仍然在衝鋒的士兵接敵前射出最後一輪弩矢,緊接著衝鋒而來的士兵狠狠地撞擊在火牛部落的戰線上。

攻破不了的戰線,無窮無儘的弩矢,主將被擒不知所蹤,腹背受敵的無力感。

能堅持到現在,戰士們已經儘力很大的努力,終於有人承受不住,轉身就從故意留給他們的空間跑了出去,哪怕是意誌最堅定的人也會被兵敗如山倒的潰軍所裹挾。

留下四百具屍體,剩下的六百人不顧身後的甲士,隻想回到來時的地方。

四百名士兵站在在原地,看著心驚膽戰的火牛部落戰士離開戰場,戰斧詢問。

“不追擊嗎,不再射幾輪嗎?”

李承洲剛想講話,但李小江搶先一步說:“窮寇莫追呀!”

兩個人繼續爭鋒相對。

然而戰場上的較量還未結束。

戰士們眼看著森林越來越近,現在他們隻想回到森林中,永遠離開這個地方。

但森林中緩緩走出的重甲士兵讓他們絕望。

百名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向前走去,戰士們被這強大的氣場壓製地連連後退。他們向後看去,近四百人的部隊也結成隊形緩緩走來,戰士們不想命喪於此,於是開始互相鼓勁,衝破眼前這一百人的陣形逃出去。

百夫長看出他們猶猶豫豫,似乎又重新有了士氣,於是走上前大喝一聲:“退!”

士兵們一齊呐喊:“退!”

巨大的聲浪在峽穀中傳來經久不息的迴音,一聲大喝將剛剛凝聚起來的士氣重新擊潰,戰士們連連後退,更加混亂。

最終在戰場最中央,戰士們無路可退,他們也崩潰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士兵們相隔五十米,中間是人擠人的戰士們。

“我們應該退五十米,給他們留足夠的安全距離,讓他們平複下來,然後再俘虜,潰兵最危險,他們人數多於我們,如果真的逼急了反撲,那也是比較危險的,我們徐徐圖之。”

李承洲剛想上前勸降對麵,但聽到李小江說的話,覺得很有道理。

“唔,那就按照你說的來!你來指揮吧!”

李小江揮著戰旗,指揮士兵退後五十米。士兵沿著山峰底側快速通過,兩邊各一百刀盾、一百長矛手、五十弩手,以防蠻族戰士突破薄弱位置。

之前衝鋒的百夫長將烏鴉帶了過來:“公子,我覺得此人地位不低,因此留他一條狗命!”

李承洲大喜過望,冇想到這次還捉了一條大魚,可以藉此機會好好瞭解一下火牛部落。眼前的百夫長也並非莽撞之人,也是有點東西的。

“你叫什麼名字?回去後可以來找我。”

百夫長大喜:“小人名為金鼎,家住鹹陽....”

李承洲點點頭,覺得此人也不是廢物,也有想法謀略,反正之前的王將軍也與自己這一邊不同心,可以和房老商量下,換個人做這支軍團的主將,比如剛剛那名百夫長,但還是要經過一番考驗才行。

李承洲讓這名百夫長將昏死過去的烏鴉先帶下去,這種紈絝子弟一般都是廢物,以他目前的這種狀態什麼也問不出來,至於審問,還是交給蒙將軍吧,他肯定有很多辦法。

目前最緊要的任務就是想辦法收編這支已經崩潰的蠻族隊伍。

戰斧走過來看著眉頭緊鎖的房長歌。

“一會兒我上去試試吧?同為森林中的蠻族,我說的話更像是這片森林的人,你們說的話就不如我說的有效。”

李承洲點點頭:“好的好的,交給你了,戰斧兄!”

正好愁怎麼搞這個,正好李小江和戰斧互相攀比,自己樂得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