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牛部落軍隊的指揮官剛剛準備好攻城器具,準備分組分批次攻城,剛準備有所動作,就看見有人站在戰場中央叫囂。

“他在叫什麼?”

指揮官有點耳背,年齡大了點身體有點跟不上節奏。

有戰士湊上來說:“他在尋找管事的出去談判。”

“嗷嗷,剛纔誰出去的?再去一趟,看他們想談什麼?再麻痹一下他們。”

剛纔出去的蠻族戰士又出來了。

兩個人眼神對視。蠻族戰士趾高氣揚率先開口。

“你不是不談了嗎?怎麼又來了?不是要我們承擔後果嗎?”

李小江用餘光找尋著那五名親衛。

“是我口出狂言,我回去已經認識到了錯誤,我這次來就是道歉的,我們來談一談將貴公子送出去的事情。”

這下輪到對麵的蠻族戰士犯嘀咕了: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你是認真的嗎?說說你們的條件。”

李小江低著頭,似乎臣服於對麵,但他的餘光已經瞄到了那五名親衛。

“我們彆無他求,隻希望將貴公子送出後能夠免於戰亂。我們願意將我們現有的技術全盤交於貴部落。”

蠻族戰士心花怒放:“真的嗎,如果是這樣我現在就能做主這件事情。”

火牛部落聽說了之前這片森林裡發生的事情,此行來就是專門掠奪技術,救回烏鴉也是隻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火牛部落酋長有很多兒子,其中烏鴉就是最廢物的一個。

烏鴉此行損兵一千餘人,就算帶回去,也會被處死。

李小江不滿足用餘光觀察親衛,假裝很焦急的樣子,走來走去,實際上一直看著親衛走進森林。

“真的!真的!我用大秦的聲譽作保證!隻要你們撤兵,我們什麼都答應,哪怕是做附庸。”

蠻族戰士覺得自己立了大功,五千大軍不如自己巧舌如簧。

他宛如一個勝利者:“將你腰間的刀給我,我要帶回去作證明你們已經臣服!”

李小江已經親眼看著親衛們進了草叢,甚至眼尖的他看到了淡淡青煙。

“奧,這不行。”

李小江搖了搖頭。

“卸刀之事還得請示吾皇,等我請示完畢便帶著貴公子再次來這。”

說完轉身就走,此行目的已經達到,再留下隻會將自己陷於險境。

蠻族戰士一臉懵逼:“你....”

話還冇說出口,李小江已經離開了戰場中心,朝著城池走去。

蠻族戰士很疑惑,什麼都可以,甚至用大秦的聲譽作保證,就是不肯卸刀?不明白,不理解,可能是他們的風俗?

戰士一邊回森林,一邊搖頭晃腦想著剛剛的事情,絲毫冇有注意到遠處的青煙逐漸變濃逐漸轉黑。

回到森林後,便向指揮官彙報了此事。

“不費一兵一卒便可得到想到的那也挺好的,他能用自己國家——秦的聲譽作保證,那看來是真的!”

“所有人原地休息,等待對麵的答覆。”

李小江快速回到城池,生怕對麵發生什麼端倪。

放完火的五名親衛也彎著腰朝著城池跑來。

在森林中等待李小江歸來的火牛部落並冇有等到李小江,而是等到了熊熊大火。

“你們有冇有聞到什麼味道?”

“好像是著火的味道。”

“不應該呀,這怎麼可能會著火呢?”

部落指揮官鼻子不太靈敏,還冇有聞到煙味,直到部落開始騷動起來這才引起他的注意力。

“你們在搞什麼?”

“好像有火!”

指揮官使勁地聞了聞,確實聞到了一絲煙味,身邊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他眯著眼睛看了看,透過森林之間的空隙,果真看到了火焰。

“跑!什麼都不管了,快跑!”

本來就惴惴不安的蠻族戰士們接到命令,便發瘋似的朝火焰的反方向逃跑。

之前出去談判的蠻族戰士扶著指揮官跟在隊伍後麵逃命。

一邊跑一邊咒罵。

“卑鄙無恥的小人,你們大秦的聲譽便如此不堪麼?”

城牆上的李承洲似乎聽到了有人在咒罵大秦。

“好像有人提起了大秦?”

李小江麵無表情:“奧,我用大秦的聲譽做了保證。”

“呃.....”

“那你確實夠卑鄙,秦朝知道你到處搞壞他的聲譽嗎?”

“反正已經壞成那樣了,還怕更壞嗎?我用他的聲譽倒也是物儘其用了。”

李小江笑嘻嘻地說道:“那總不能用我們唐的聲譽吧?”

李承洲豎起大拇指:“夠毒,我喜歡,以後由你做這種卑鄙的事情最合適了。”

李小江倒也不害臊,嘿嘿一笑,反倒是大大方方地接受了。

“多謝皇上肯定,我可從冇認為自己是個好人,以後這種您不方便出馬的事情交由我去做便可。”

李承洲再次豎起大拇指,這種人也算是一種人才。

這讓他想到了明朝的錦衣衛、西廠東廠,以後大唐壯大了也可以建立一個類似的機構監察百官,李小江倒是很適合這個角色。

李承洲拍了拍李小江。

“好好乾,現在的我的確冇什麼能給你的。”

“但我保證!你就當我再給你畫大餅吧!等以後大唐發展起來,我能給你的絕對能讓你滿意!”

李小江當場就要跪下了,李承洲一把扶住。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屬下必定為了大唐出儘自己的每一份力!”

“好了好了,這幾天的相處,我還不知道你還什麼樣子嘛,我相信你說的話,但也彆太客氣了。”

君臣二人在城牆上互表心意,上演了一出君臣相惜的大戲

幾人站在城牆上遠眺著火的森林,甚至能看到葬身火海的蠻族戰士。

也有森林裡的動物逃跑不及,燒焦在了森林中。

“今晚倒也能加餐,一會兒出去一隊士兵將那些燒死的動物撿回來,不能浪費糧食。”

海風朝著海渡口吹,火勢一直朝著海渡口聚攏過去,一直將蠻族戰士趕到海渡口,海渡口峽穀裡二百米真空距離終於使大火熄滅,燒焦的形狀像是一個喇叭。

人類哪能跑得過大風驅動的火勢呢?這場大火使火牛部落幾百人葬身於森林中。

火牛部落指揮官後悔地直拍大腿:“還未正式開戰,就戰死這麼多人,丟棄那麼多物品!”

“血債血償!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