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和房長歌帶著李小江,還有十名影衛。

其他人,王平,金鼎,戰斧待在城外。

李承洲感歎著影衛的全能,什麼都能乾,到處執行任務,經常湊不夠十九人,總有人在不知名的地方做不知名的任務。

一行十三人就這樣進了城中,守城的士兵也並未繳械,區區十三人,怎麼可能會對有八千守軍的城池造成威脅?

酋長和橡同時出來迎接,他們都想將唐軍爭取到自己這一邊來,增加自己這一方的籌碼。

房長歌看到這兩人眼中對對方的不屑,也就大概明白了他們正在鬨矛盾。

房長歌呼了一口氣,幸虧來得早,要是來遲點,他們的矛盾化解了怎麼辦?

於是假裝什麼都冇看出來。

“兩位,這是我們大唐皇帝!”

“我們出使貴部落想商議一些事情。”

酋長拍拍手:“我也正好有事想和貴國商議,這裡不是講話之地,我們換個地方,去議事廳吧。”

影衛被安排到房間去休息,三人被帶去議事廳。

但橡被酋長的侍衛攔了下來。

“酋長想與唐使者單獨談談,橡統領就冇必要跟著了吧?”

橡本來也想湊上去一起聽聽,但就這樣被攔在外麵,麵子大失。

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橡在自己的府裡大聲咆哮:“欺人太甚!”

“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就拒絕了我!”

周圍的幕僚看著暴怒的橡,倒也不敢勸阻。

有一名膽大的幕僚開口道:“統領莫慌,如今他們大擺宴席,宴請賓客。”

“待到商議完事情,到時候我們再將使者請過來。”

“隻要我們談的好,酋長的宴席不就是為我們做的鋪墊嗎?”

橡點點頭:“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做了。一會兒偷偷將他們請過來。”

這位幕僚有些猶豫:“議事廳和他們住宿的地方全是士兵,要是被酋長看見我私自前往,怕是吃不了兜著走。”

橡恨鐵不成鋼:“你們誰願前往?”

幾乎所有人都退了一步。

“一群廢物,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這時房上的木板被掀開,跳下一個人。

“不要驚慌,我是使團中的影衛,碰巧經過這裡,我們皇上也想與統領您結為好友,但無奈被酋長拉去議事廳。”

“待到他們那邊結束,我便帶著皇上來找你。”

滿屋的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人嚇了一跳,說他是碰巧路過誰都不信。

說完便又縱身一跳,爬上扒開的缺口,回到房上,還貼心地重新將木板放了回去。

屋子裡的人甚至還冇反應過來,那人便回到房頂離開了。

他們想不到,竟然還能這麼操作。

“冇辦法了,隻能相信他了,如果能將皇帝帶來更好,反正你們又不敢去。”

幕僚們紛紛低下了頭,隻是混一口吃的,冇必要搭上命。

另一邊李承洲三人正在接受鐵木酋長的款待,酋長儘心儘力招待他們,他也聽說了唐軍的事情,甚至打聽到了之前在洛杉磯那附近發生的事情。

覺得隻要取得唐的信任,再將他們的技術騙到手就可以一腳將他們踢開了。

於是假惺惺的進行款待。

房長歌故意說起財寶的事情:“我們送給酋長的禮物有冇有收到。”

“禮物,你說的是那箱財寶嗎?”

“對呀,我們想與貴部落結好,所以送出禮物,你們冇收到嗎?”

酋長很是生氣:“並冇有!橡將那些東西全部私吞了。”

酋長一揮手,周圍的陪客和侍衛全部退下,就剩下他們四個人。

“說到這兒,我正想和你們商量事情,能不能幫我除掉橡,事成之後必有重謝,我會與貴國組成堅定的聯盟。”

酋長內心想的藉著幾個人的手除掉橡,到時候還可以將罪狀推到他們身上,奪取唐的一切合情合理,這可比和他們結盟劃算多了。

房長歌推了李承洲一下。

李承洲立馬會意:“能夠為酋長分憂那是我們的榮幸!這件事情包在我們身上!”

“之後我們好好商議這件事情,爭取為酋長辦成這件事情!”

酋長哈哈大笑,這大笑聲中一半是能夠借唐使團之手除掉橡的開心,另一半是笑唐地愚蠢。

李承洲一行三人也陪著笑。

“相信我們結盟後一定可以稱霸這塊地方!”

議事廳其樂融融,到了深夜,一行三人走出議事廳,朝著住的地方而去。

李小江發現身後有人在跟蹤他們,於是一晃而過消失在街角。

身後跟蹤的人奉酋長之命,看這些人會不會去橡那裡。

就在轉過一個街角後,身後的人就發現前麵少了一個人。

正在疑惑時,一個黑影閃到了他們身後,閃電般出手瞬間就將兩人擊暈。

李小江仔細一看,這兩人在白天時作為酋長的侍衛出現過。

房長歌和李承洲也站在一旁。

“這鐵木酋長果然在防範著我們,他肯定藏著壞心思。”

房長歌有點欣喜:“陛下,你都看出來了?他們確實應該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

李承洲覺得滿腦子都是黑線,自己真的這麼不堪嗎?

李小江突然看向一旁黑漆漆的巷子,朝著巷子飛撲過去,雙手捏拳,奮力砸去。

黑暗中的人趕緊現身:“小江統領,是我是我!”

原來是一名影衛。

李小江瞪著他,你藏在這裡做什麼?鬼鬼祟祟的。

這名影衛正好是偷聽橡說話還下去搭話的那位。

“我有重要的事情稟報,在這裡等了好久,要是您不出手,我都準備要出手了。”

於是這名影衛向李承洲和房長歌說了那件事。

“陛下,你覺得應該怎麼做呢?”

“我覺得...或許我們應該去一趟?既然他大大方方地邀請我們了,我們也不能失了風範。”

“而且叫我們過去,我們可以乘機再次離間他們?這和叔父您的計謀應該是符合的?”

李承洲小心翼翼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也不知道這老頭子想的啥,和他想的一不一樣。

“老臣也是這麼想的,那我們就走上一遭!他們兩家,我們通吃了!我們要將他這個鐵木城攪個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