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兩人已經睡下。李承洲來到了召喚係統。

小靈已經等候多時了。看到他進入係統,趕緊纏著他讓他講故事。

幸虧係統升級了,外界一刻鐘相當於係統裡麵的半時辰。

這才能讓李承洲在給小靈講完故事後,有時間去隨機召喚,以及問一些事情。

如果是以前,講完故事後就不剩多少時間做彆的了。

李承洲講完今天發生的故事,然後開始隨機召喚。

平日的隨機召喚並不會出現什麼好東西,狗見了都搖頭。

但這次出現在祭壇上的是一本書,上麵記載的是牲畜接生之法。

倒也不是完全冇用,但現在的大唐根本就冇有幾頭像樣的牲畜,留著吧,說不定就派上用場了。

“小靈,我想召喚鍊鐵的技術,如果能附帶鍊鋼的技術就更好了。”

“二十召喚點!”

“啊?這也算定製召喚嗎?”

“鍊鐵加鍊鋼,你說呢?”

“好吧好吧,召喚召喚。”

小靈唸唸有詞,一本書便出現在小靈的手中,朝著李承洲扔過來。

李承洲手忙腳亂地接住扔過來的書籍。

這可是耗費了二十召喚點纔得到的,小靈可是真不心疼!

“你慢點,你慢點,搞壞了可是要讓你賠的!”

李承洲打開書,看了幾眼,覺得應該是真的,但自己確實看不懂,之後扔給從洛杉磯調過來的工匠研究去吧。

“小靈小靈,幫我查查我的召喚點有冇有變化。”

“我可不敢查,把書搞壞了都要讓我陪,這召喚點要是冇增加那豈不是要將我吃了?”

李承洲看著傲嬌起來的小靈,趕緊哄:“我哪敢,區區一本鍊鐵的書哪有小靈重要!”

眼看著時間流逝,李承洲著急起來,再哄不好就要被送出去了。

“小靈,你要是再不好好配合,導致我被傳送出去,我就要等十二點過了再進來一趟,那樣你聽故事就隻能到後天了。”

“好吧好吧,我給你查查。”

“攻占火牛城,占領火牛部落,獎勵五百召喚點。”

“之前剩八十個召喚點,剛纔用了二十個召喚點。”

“現在總共剩五百六十個召喚點。”

李承洲想了想,就召喚一匹馬,那也太虧了!

“小靈,我想建一個馬場,組建騎兵部隊,我該怎麼辦纔好,你有什麼主意?”

“如果要直接召喚的話,你目前也就隻能召喚五匹馬,實在有點虧.....”

“唉!唉!唉!你等等,五百六十個召喚點怎麼召喚五匹馬?”

“奧,你冇有問,自從升級後,召喚活物就隻需要一百召喚點了!”

李承洲愣了一愣,這確實是個好訊息,但五匹馬也還是冇啥用。

“那怎麼辦呢,我的大唐現在極度缺少牲畜。”

小靈想了想:“如果你願意花費二十召喚點,我就可以暫時開啟地圖,上麵有世界上的馬的分佈。”

“這也是升級後出現的新功能嗎?”

“啊,是的,是你自己不問的。”

李承洲想了想:“開一下,開一下。”

小靈手一揮,周圍的虛空瞬間變得清晰起來。

上麵有很多紅點。

“上麵的紅點就是馬的分佈,你可以隨意拉大旋轉地圖。”

李承洲可以從地圖上看到在亞洲,歐洲,甚至非洲都有很多紅點,紅成一片。

但將視角移到大洋洲,上麵空空如也。

再將視角移到美洲,北美洲和南美洲隻有幾個聚集在一起的紅點,除此之外野外並冇有紅點。

“這是怎麼回事?”

“美洲馬本來就少,被這些土著獵殺的差不多了。現在可能隻有幾個大帝國有,他們將其飼養,但也挺少的。”

“每個紅點聚集的地方,紅點不會超過一萬個。”

李承洲剛想數一下有多少個紅點聚集點,但地圖瞬間消散,轉變成了無垠的虛空。

李辰州突發奇想:“可以打開地理地圖嗎,我先看看世界上的國家。”

“這個功能暫時冇打開,你再升幾級試試,現在隻能看到資源的分佈。”

“好吧,小靈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小靈在地上走來走去思考,自從她長大到一米,身體變凝實後也不再輕易飛行了。

“那幾個大帝國的馬你們可以試試,應該挺難的。”

“不過,你們不是有個大龍舟嗎?為什麼不開著龍舟去其他洲搞點馬呢。”

“那麼大的龍舟,一次裝它近萬匹馬並不是什麼問題呀。”

“就是耗費的時間太多了點。”

“但一勞永逸呀,直接就能搞出大批騎兵,那這美洲不就任君采擷了嘛。”

李承洲恍然大悟,對奧,大唐確實有個龍舟,是秦始皇耗儘心思建造的,但如今卻便宜了自己。

時間一到,李承洲便被帶回現實世界,困擾他的問題迎刃而解,明日便向房長歌說這件事情。

而那兩名跟蹤李承洲三人的侍衛被凍醒了,他們醒來時看到了自己躺在大街上,周圍一片漆黑。

而且後腦勺有些疼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被人偷襲了。

但酋長指派的任務,他兩說回去說自己跟丟了,那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兩人想起酋長平日做派,不禁打了個寒顫。

兩人約定好,回去守口如瓶,就說跟了一路,唐使團一路哪裡都冇去,直接回去了。

這樣破綻最少,要是說什麼去了橡統領哪裡,肯定問一大堆,露出破綻,被髮現說假話更慘。

此時的酋長在議事廳裡焦急的轉悠,他非常急切地想知道唐使團三人的行蹤。

但派出去跟蹤的侍衛遲遲不回來。

他十分擔心出什麼意外,更擔心使團和橡扯上什麼聯絡,尤其是不在他掌控下的私底下的聯絡。

終於,兩名侍衛回來了。

“稟報酋長,他們三人哪都冇去,直接回到了住的地方。”

“那你們怎麼回來的這麼遲?”

酋長死死地盯著這兩名侍衛的眼睛,生怕他們說假話,但侍衛已經串通好了,兩人異口同聲。

“他們迷了路,繞了好久纔回去,我們又不能上前提醒。”

酋長這才放了心,原來他們也不聰明。

明日還要將他們再請過來,讓他們假意接觸橡,做自己的臥底。

他們不聰明都能迷路,那一定可以被自己隨意拿捏。

想到這兒,酋長對著侍衛傻笑起來,兩名侍衛看著這場景,不禁有些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