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青煙聽到訊息,火牛城有人來到了鐵木城,一想便知道是師兄們帶著工匠來了,便出城迎接。

令他驚喜的是,隨行而來不僅有五名師兄,和十幾名工匠,他們更是帶來了洛杉磯的一百禦林軍、三百散字營士兵。

這樣一來自己這邊的軍力也有大的提升。

幾人擁抱了一下,便去找房長歌。

李承洲聽到火牛城的支援到了,也是爬起來,想去找他們。

剛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便聽到影衛稟報房老帶人求見,影衛們受的傷也不是大問題,他們已經將保護李承洲的活接了回來。

房長歌一進門就開始攬罪。

“都是老臣的罪過,冇有教好學生,他們來這裡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找您...”

房長歌對著幾名學生就是一頓輸出。

不僅嫌他們來得遲,還嫌他們目無主上。

幾名學生平日裡對誰都很高傲,但是唯獨麵對房長歌時唯唯諾諾,他們知道老師的本領有多大,他們目前學到的東西也隻是皮毛而已,就已經讓他們有自傲的資本了。

“冇事房老,都是小問題,各位都大才,不拘小節也是沒關係的。”

李承洲做起了和事佬,但誰又能相待如此乖巧的李承洲前幾日還親自設計毒害了鐵木部落。

場麵緩和下來後,這名為首的學生開始講述這期間洛杉磯和火牛城的事情。

司徒玉濤將整個洛杉磯拿捏在手裡,劃分好各個區域,提拔各個底層管理者,洛杉磯吸引來了周圍散落的部落和散人聯盟,人口數早已超過一萬。

為了能夠為前線分擔壓力,司徒玉濤訓練了一千名民兵,並將禦林軍和散字營士兵派到前線來。洛杉磯的工匠也使用獸皮做了一些最基礎的皮甲分發給了民兵們。

江希影也已經開始教居民耕種,將周圍的土地劃分成很多份,自己耕種自己吃,自食其力,激發主動性。之前那場大火燒得灰也極大地肥沃了那片土地,也少去了很多麻煩。

火牛城這邊蒙將軍已經將之前招的一千名士兵訓練好了,能夠組成最基礎的軍陣,可以隨軍作戰。

除此之外,蒙將軍重新招了一千人作為民兵,守衛城池。洛杉磯來的人一半都留在了火牛城,也正在趕製皮甲,劃分區域,以江希影的方法為參考,也開始耕種。

房長歌點頭。

“不錯不錯,這樣一來,我們的軍隊人數激增。”

“三百禦林軍,五百金吾衛,一千散字營,一千火牛城的新兵,就暫時稱為火牛營吧。”

“足足兩千八百人。而且最差也是皮甲,倒也有一戰之力。”

“陛下,你怎麼看?”

“你們是專業的人,你們看著治理就好,不過我覺得可以將冶鍊鐵礦提上日程了,隻要我們開發好那座鐵礦,一定能夠將我們的軍力再提高一個台階!”

“陛下說得對,但我們目前似乎冇有多餘的人手去研究如何冶煉,如何鍛造鐵器,這個技術還不夠成熟。而且每座城都需要工匠,至少目前為止應該不會有多餘出來的工匠去研究如何鍛造鐵器。”

“我這裡有本書,我們可以直接開始鍛造,現在開始,隻要有一兩名工匠帶著學徒就可以鍛造出來鐵器,等我們平定完炎陽和池澤,就可以全軍列裝了,直接更新換代防具和武器。”

李承洲暢想著未來,房長歌想了想,覺得倒也不是很離譜。

“陛下可以隨便指派一名學生,由他帶著您的書去做這件事。”

“我自己去吧,到了火牛城,我再隨便找個人和我一起做就行了。”

房長歌點點頭:“倒也可以。那就麻煩陛下了。”

“陛下先去火牛城安排這件事,待老臣將鐵木城安頓一番就帶著人來火牛城與您會和,我們再和蒙將軍商議如何拿下炎陽和池澤。”

“池澤不是說願意舉城來降嗎?”

“防人之心不可無,那隻是他口頭說的,我們不能全信,還是得留一手。”

李承洲點點頭,自己還是得多加小心,上次就是因為大意了,差點死在橡的手下,房長歌可不會每次都出現。

一提起橡,李承洲想起來他好像還在大牢裡待著。

“青煙兄,橡怎樣了?”

範青煙想了想:“這個時候,神仙恐怕都救不了他了,不過大家放心,他走的很安詳,甚至可以說冇一點痛苦看。”

此時的大牢裡,橡吃完最後一口飯,隻覺得眼皮子越來越重。

奇怪,今天的瞌睡怎麼來得這麼快?

他不知道的是這是他最後一次看這美麗的世界了。

李承洲站起身來,他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

“那我現在就去了,你們就先治理鐵木城,我們在火牛城相見。”

“陛下保重!記得帶上禦林軍,不要重複上次的慘狀,而且禦林軍本來就是保護你的。”

李承洲也是怕了被刺殺,也不客氣,告彆了房長歌,去了兵營帶上戰斧及禦林軍準備離開。

影衛們的傷勢也好得差不多了,他們隱匿在暗處保護李承洲,用李小江的話來說。

“輸了就是輸了,知恥而後勇,以後的影衛隻會更強!”

範青煙也從後麵慢吞吞地追了上來。

“房老不要我了,他讓我跟著你。可是這座城都是我清洗的,現在就不要我了?”

範青煙嘟嘟囔囔,說個不停。

李承洲瞥了一眼:“那你要不留下來治理城池?”

範青煙聽了更是搖頭:“走吧走吧,我們快去火牛城!”

在議事廳,房長歌看著這幾名學生。

“陛下和青煙已經將這座城清理乾淨了,你們齊心協力將這座城治理好,想提拔誰你們自己決定,總之我要看到一個欣欣向榮的鐵木城。”

“明白!一定交給老師一個欣欣向榮的鐵木城!”

“不是交給我!是交給陛下一個欣欣向榮的鐵木城!”

“明白!交給陛下一個欣欣向榮的鐵木城。”

“我帶軍在這兒鎮守一段時間,將周圍的部落遷到城裡來。”

“你們最好趁這段時間招兵分田,至少有個大概的雛形。北邊的炎陽也是不小的威脅。”

“明白!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