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牛城外,韓劍和鱷兩人正在研讀李承洲送過來的兵器譜,一開始鱷並不在意,但隨著對兵器譜的深入瞭解,鱷越發覺得這本兵器譜精妙無比。

將鐵錠打造成真正的利器,這樣的武器出現在戰場上可以說是所向披靡。

同時也可以將鐵錠與其他織物一同做成堅硬的盔甲,那樣的盔甲要比現在士兵們穿著的盔甲質量更好。

他們兩軟磨硬泡,向主管火牛城的陳膠要更多的人,陳膠經不住軟磨硬泡,再加上韓劍更是同門師兄弟,於是便給了一千人,還有幾名入門的工匠。

韓劍如法炮製,親自去另外三個城的師兄弟那裡,講述著鐵礦能夠帶來的利處,和現在進展,就差人,隻要有足夠多的人,就可以想辦法量產,就能列裝全軍,就可以直接提升軍隊的戰鬥力。

有的城堅決不提供,以自己城本身建設落後,需要大量人力,還要開荒種田,還要派人去建設新城,已經不剩多少勞力了。

韓劍冇辦法,如今確實是勞力稀少,但鐵礦的開采也同樣重要,一千人說多也多,說少也少。

一千人分為一百組,二百人開采礦石,二百人砍伐樹木作為燃料,四百人輪流駐守豎爐新增木材嗎,剩下的二百人在工匠的帶領下反覆鍛鍊粗鐵為精鐵。

韓劍為這些師兄弟們畫餅的時候有些心虛,因為他和鱷兩人還冇將兵器譜研究吃透,如何將精鐵鍛造成武器和盔甲還正在研究。

但韓劍相信,那隻是時間問題,過段時間肯定會迎刃而解。

韓劍說服不了其他城池的師兄弟,隻能去找自己的老師,出發的時候還帶上了那柄鍛造失敗的陌刀。

房長歌在房間裡打盹,昨夜蒙彪拉著他說了一晚上的話,導致今天狀態不是很好。

聽到韓劍求見,房長歌整理了自己的衣冠,將韓劍帶到會客廳。

“老師,這是徒兒和鱷兩人研究出來的新式武器,您過目。”

韓劍畢恭畢敬將失敗的武器遞給房長歌。

房長歌拿起這柄長刀細細端詳,刀身修長,劍刃鋒利,美中不足的是各個部件連接處有些鬆動。

但不難看出,這柄刀確實很優秀,至少從材料上就已經能夠吊打現在正在服役的武器了。

“這是一柄長刀,是件失敗品吧?”

韓劍撓了撓頭:“確實是件失敗品,但我正在研究,假以時日一定能夠研究透徹!”

“所以你找我是為了什麼?為了給你增派人手?”

“是的老師,我覺得應該早早準備,等到真正研究出來的那天,就可以直接投入量產了。”

“你現在有多少人?”

“一千餘人。”

“徒兒,我倒是覺得一千餘人完全夠用,先鍛造出精鐵等待備用,你和鱷兩個人帶著熟練工匠研究如何將精鐵鍛造成鋼,研究那本兵器譜上的武器裝備。”

“等你們將這本書上的武器裝備研究出一半的時候,我們再動工也不遲,如今確實是到處都需要人的時候,但為師答應你,隻要你能將這本書吃透一半,我肯定會全力支援的!”

韓劍落寞地回到了鐵礦區,鱷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應該是碰壁了。

“嗨,兄弟怎麼了?房老也冇有同意嗎?”

多日的相處使這兩人的關係已經熟絡起來了。

“是的,老師讓我們先研究,至少吃透一半,他還說一千人足夠了。”

“冇事的,我們一起研究,這陌刀不都已經快研究出來了嘛,你們兄弟齊心協力,定能將這本書研究個底朝天,彆說一半了,我們將整本書搞懂給他們看,這本書上的每件武器,每件盔甲,我們都挨個做出來一件!”

“好!到時候將他們所有人震驚!”

兩個灰頭土麵的人重新鑽進鐵匠房內,舉起精鐵做的錘子,開始叮叮噹噹敲起來了。

他們一同打鐵,一同爭論,隻是希望能為全軍裝備上這樣的製式武器。

李承洲江河戰斧帶著各自的民夫建的城已經打好地基,有了最初的雛形了。

另一邊範青煙還在為地基的事情煩惱,越往下挖,石子越來越大,甚至挖出了需要兩個人共同抬起的石頭。

他很是苦惱,為什麼會這樣?按照這個速度建設下去,另外兩處城建的差不多了,自己恐怕纔將地基挖好吧!

範青煙怒氣沖沖,將手中的工具使勁插到地上,發出了刺耳的金屬碰撞聲。

範青煙就如同泄了的氣球一般,聽聽剛纔的聲音,應該又是一塊堅硬的石頭。

他將工具拿起來,發現這個工具因為剛纔用力一插,竟然有捲刃的跡象!

這是什麼石頭?範青煙用工具將地下的土層刨開,赫然發現,這滿是石子的地麵下麵竟然有銅礦!看著這塊銅礦石的成色,這片銅礦區的質量不低。

這周圍一大片都是這樣的石子地,範青煙判斷,這麼大一塊地方下麵應該是一大片銅礦。

範青煙由惱怒變為欣喜,這樣一大片銅礦要是提煉出來,那大唐的貨幣之都可以提上日程了。

之前房長歌唸叨過,說什麼要儘快將貨幣製度提上日程,建造市場,自由貿易,對工匠和民夫發糧餉,這樣也能激發積極性。

李承洲讓手下的民夫將地下的土刨開,看下麵是不是真的有銅礦,自己這邊挖掘出了銅礦,彆的地方應該也差不多了。

不斷有好訊息傳來,不斷有工匠傳來好訊息,他們在下麵挖掘出了銅礦石。

範青煙趕緊派人前去向房長歌稟報這件事,其他人則費力地繼續挖掘這片銅礦,要看看這片銅礦有多大。

到了第二天,前去稟報的人回來的,但房長歌並冇有一同跟過來。

範青煙詢問怎麼回事,前去報信的民夫回答。

“太傅回話,人手不夠,暫且不開發此片銅礦,太傅讓您繞開這片銅礦,在旁邊重新建城,待到城池建成後,再開發這片銅礦。”

“太傅已經為這座城想好了名字——青銅城。”

範青煙又迴歸到了憤懣的狀態,這幾天的活可以說是徹底白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