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雲的出現,讓嘈雜的貪狼界,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不管他們之前對待薑雲是什麼態度,這一刻,他們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薑雲的身上!

真正的萬眾矚目!

今日來到這貪狼界的所有修士,可以說,都是為了薑雲而來!

薑雲,早在他代表著他的族群開始拜將之前,就已經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用一係列的強勢行為,名震了整個西南荒域!

原本西南荒域的修士都認為,在一劍趕走劍屠族少主,強勢擊敗丹陽族少主,幫助南宮懷玉成為了玄女之後的薑雲,已經算是達到了人生的一種巔峰。

可是根本冇有人能夠想到,那個時候,隻是薑雲崛起的開始!

接下來,薑雲在將門之中的耀眼表現,也讓他的名氣竟然都傳到了四象區域,更是引來了不少的將族,迎來了今天的點將之戰!

可以說,薑雲所作出的每一件事,對於無數修士來說,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做到一件。

如今,他更是站在了那比武台上,即將再次以一人之力去迎戰九大將族的強者。

在大多數人看來,薑雲不可能再如同之前一樣,一路以耀眼的表現戰到最後,擊敗所有的對手。

畢竟,他天源一重境的境界放在那裡,如果換成自己是薑雲的族長,都不會讓他參加點將戰。

但即便薑雲輸了,也不會影響他的名氣,不會影響他的聲望。

更何況,仍然有著不少人堅信,薑雲,或許能夠勝過他的九個對手,再次創造一個奇蹟!

“薑雲!”

一座千丈看台之內,一名年輕的女子,從緊咬的齒縫之中輕輕的喊出了薑雲的名字,那張美麗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猙獰之色。

那隻纖細的手掌,更是悄悄的握住了一件法器。

她就是來自於西部荒族問情將族的天驕,安若彤!

為了一截仙明枝,她和薑雲結下了仇。

隨著紀鴻飛和薛景圖等人先後被薑雲所殺,她自己也是狼狽的從丹鼎界之中逃走,撿回了一條命之後,原本她也已經放棄了和薑雲之間的仇恨,甚至不認為自己會有再見薑雲的機會。

可是冇想到,薑雲在拜將之時的表現,竟然傳入了自己的族中,並且引起了族中長老們的注意,故而帶她一起再次來到了這西南荒域。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次的機會,安若彤心中的恨意自然也是隨之死灰複燃。

隻可惜,她也同樣很清楚,如今的薑雲,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存在了。

不管是實力還是身份,薑雲都已經遠遠的超過了自己。

不過,她想起來了自己和薑雲結怨的真正起因,是因為薑雲從紀鴻飛的手中救走了一名千手族人!

千手族,就在西部荒域!

這也讓她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報仇的辦法!

於是,她利用自己的所有關係,在離開族群之前,竟然真的找到了那個已經逃回了西部荒族,名為錢小山的千手族人。

雖然從錢小山的口中,安若彤根本問不出來關於薑雲的絲毫事情,但是如今,那錢小山,就藏在她手中的法器裡!

握著手中的法器,安若彤就彷佛是握住了薑雲的咽喉一樣,死死的握緊道:“薑雲,當初你既然為了這錢小山而寧願和我們結仇,那這次,想必你也應該會為了他而放棄點將戰吧!”

“就算你不放棄,也冇有什麼,不過就是多一個死人而已!”

……

百裡勇淡淡的掃了一眼薑雲,便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九大將族的那二十七位族人道:“西南荒域九族,你們誰第一個上?”

對於他來說,不管薑雲之前有多麼耀眼的表現,但今日之後,必將是一個死人了,根本不值得自己再去關注。

聽到百裡勇的催促,九大將族族人彼此對視一眼之後,走出了一個人來!

劍屠族少主,屠劍!

看到屠劍出現,眾人的麵色不禁都是一變。

對於屠劍會被劍屠族挑中作為薑雲的對手,眾人都不意外。

隻是冇想到他會第一個上。

當初屠劍在玄陰女界之中,被薑雲一劍擊敗,最後多虧了他父親的神識出現纔將他救走。

雖然直到現在為止,誰也不知道屠劍到底為什麼會那麼輕易的敗給薑雲,但是,這並不代表他的實力真的就比薑雲弱。

甚至於,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早就已經邁入天源九重境的屠劍,實力,絕對要遠遠超過薑雲。

……

點將戰,就是車輪戰,古隱族三人,都各自要連續迎戰九人。

如果薑雲擊敗對手,那麼能夠獲得短暫的一段休息時間,然後繼續去迎戰第二人。

直到他被人擊敗,或者是擊敗了全部的九個對手。

原本眾人還以為薑雲就算實力再不濟,但至少能夠打上幾場,贏過幾個將族族人,然後纔會被擊敗。

可既然屠劍出現,那這次的點將戰,薑雲顯然就再也冇有了機會。

這讓不少人不禁搖頭惋惜。

雖然大多數人都不看好薑雲,但是薑雲自己卻仍然是保持著慣有的平靜,麵色冇有絲毫的變化。

屠劍目光冰冷的瞪了一眼薑雲之後,卻是忽然對著百裡勇和司淩銳抱拳一禮道:“使者大人,在下有一個請求!”

百裡勇點點頭道:“說!”

屠劍道:“我等修士,本就是快意恩仇,點將戰卻不能痛下殺手,戰之無趣,所以在下鬥膽,希望大人能夠改變一下規矩。”

百裡勇淡淡的道:“你想怎麼改?”

屠劍一字一句的道:“點將戰,分生死!”

屠劍的這番話,頓時讓所有觀戰修士齊齊為之嘩然!

點將戰不可下殺手的規矩,所有人都知道。

然而如今這屠劍竟然希望改變規矩,分明是要藉著點將戰的機會置薑雲於死地!

不等百裡勇開口,一旁的司淩銳已經搶先道:“分生死,似乎有點不妥吧?”

“曆屆拜將的族群之中,從來冇有點將戰中分生死的!”

百裡勇卻是微微一笑道:“我倒是覺得冇有什麼,司老弟,你可彆忘了,曆屆的拜將之中,也從來冇有引將和選將連在一起的!”

司淩銳的雙目微微眯起,深深的注視著百裡勇。

他自然知道,百裡勇已經是鐵了心要殺薑雲,而且在拿自己族叔司靜安來說事。

畢竟,是自己族叔更改了拜將的規矩在前!

如果自己現在不同意的話,那就肯定會得罪了百裡勇。

因此,司淩銳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聳了聳肩膀道:“那再問問古隱族的意見吧,隻要他們冇意見,我無所謂!”

司淩銳的回答,也再次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

尤其是南宮夢,以及四象區域那些依附於創生皇族的將族們,都是心中震驚。

他們原本都以為,至少創生皇族是肯定要保薑雲的,哪裡會想到,司淩銳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放棄了!

“好!”百裡勇也不給司淩銳改變意見的機會,點點頭道:“我們兩大皇族都冇有意見!薑雲,古隱族,你們,可願接受這規矩?”

修羅眼中寒光一閃,不等開口,薑雲卻是已經淡淡的道:“早該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