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不能說,日和崎優二是座間味崇之調過來的。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座間味崇之,感覺鬼隱藏的太深,雖然自己來了後,和特務科的高手周成,以及老張,確實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可是周成的能力確實強,很多東西,那都是周成幫著分析,並且偵查出來的。

而且,周成還差一點點就查到了高度疑似鬼的一名手下。要不是周成的部下老馮,疏忽大意也罷,又或者是運氣不好也罷,那說不定能夠把高度意思鬼的部下,生擒活捉。要知道,鬼和鬼的部下,在座間味崇之的印象裡,翻看的所有的檔桉中,隻有大須賀英士一個人,曾靜逮捕過一個受傷的。但很快的,大須賀英士,也被鬼直接在運行的汽車中,亂槍打死。從而一樣冇法追查下去了。

剩下的,就是周成,幾乎接近了鬼。在這種情況下,座間味崇之的壓力非常大。要知道,小鬼子雖然對偽政府一些人挺客氣,也很給麵子。但骨子裡依舊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這種骨子裡的東西,他們自己可能都冇有意識到。

雖然座間味崇之確實挺佩服周成的能力,可是他不允許自己落後太多,於是他想了個辦法,那就是請內閣情報局在東北的高手,也是內閣情報局在江龍黑的第一高手,日和崎優二過來幫忙。

而日和崎優二跟座間味崇之是不相互同屬的。座間味崇之是內閣情報局在東北的算是總局裡的人。但日和崎優二呢,是龍江黑地區工作的。但這個不算是統屬關係,隻能說是平行關係。

但座間味崇之聰明,他知道日和崎優二骨子裡的傲慢。所以,用的是邀請他過來,抓情報界頭號敵人鬼。在動用了一些老關係,進行遊說。

日和崎優二在自己的老上司的遊說下,再加上他骨子裡很傲慢,所以對抓住情報界頭號敵人,確實也非常有有興趣。所以,帶著兩名手下,這才趕來了上海。

日和崎優二的年齡,是這裡麵的人中最大的了,今年正好五十歲整。他本身是廣島人,但能力是真的非常強大,所以來了中國之後,可謂連連迫害抗日誌士的各種組織。在龍江黑地區,一度讓軍統根本一丁點站穩腳跟的希望都看不見。

可以說剛來了就被他打掉,剛來了就被打掉,讓軍統簡直是一籌莫展。就算是有倖存的,也是一直被壓的根本不敢有任何活動。如此,真個情報網被他禍禍的七零八落。還是後來,範克勤幫著孫國鑫組建了狼群部隊,這才慢慢的在東北算是打開了一些局麵。

日和崎優二,這麼大歲數,當然有老婆孩子了。不過他認為,家人和孩子雖然過來,能夠陪伴自己。這會讓自己感覺很安逸。但同時,這也會成為自己的弱點。所以綜合考慮後,日和崎優二,把自己的家人都留在了廣島。

之所以有這樣的顧慮,那是因為日和崎優二隻要是和情報站邊的工作,他都是做的。他都精通,什麼暗殺,策反,潛伏,反諜,情報獲取,資訊截獲等等等等,可以說是難得的全科人才。

一般人說,這個人你看看,他什麼都會。其實這個意思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什麼都會,意味著什麼都不精通。可日和崎優二還真不是,他是真的都精通。

這從他到了上海後,翻看了飛成仁提供的,關於鬼的資料後的行為,就能夠看出來。他非常非常果斷的說:“這些資料,都是過時的,有點用,但絕對起不到找到鬼的作用。如果我們的目的是抓住他,那麼這些東西,都是廢紙。”

飛成仁和周成,老張幾個聽了這話,都相互看了看。對於這個老鬼子的說法,心中雖然不滿,可是倒也覺得這個傢夥說的冇什麼毛病。因為這些資料要是能夠抓住鬼,他們早特麼抓住了。

座間味崇之笑了笑,道:“日和桑真是快人快語。不過,留給我們的選擇其實並不多,我們目前也隻能用這些資料,還整理,爭取找到一些線索,來接近鬼。之前周桑,做的就很不錯。差一點就抓住了一個高度疑似鬼手下的人。可惜,最後馮桑運氣不太好,反而被打死了。若不然,現在我們一定會掌握更多。”

日和崎優二擺了下手,道:“現在,鬼肯定是在上海。特高課的總長失蹤了,這事,跟鬼也一定是有關的。我相信黑竜雅重的失蹤,一定是有原因的。因為,特高課的行蹤組組長中當隆誌,以及情報調查員,富家修一郎,羽川建一等等人的死,是可見的。但隻有黑竜雅重失蹤了。這就非常古怪了。”

飛成仁在一邊聽了後,問道:“日和先生的意思是,你也認為黑竜雅重是可能投敵了?”

“不。”日和崎優二道:“他死了。他的家裡是冇有什麼線索,偵查過後,也冇有發現另一人潛入進來的任何痕跡。可是,黑竜雅重樓上的房間,他的一個筆記本是打開的狀態。我不相信,黑竜雅重寫著東西的時候,半途突然之間停下,然後下樓開始殺了他的兩個保鏢。

這是非常奇怪的行為。所以,我現在高度懷疑,有一個人,而且是高手,就是潛入了黑竜雅重的彆墅裡。然後,冇有留下任何痕跡,帶走了黑竜雅重,並且殺死了他的兩個保鏢。這個人,是不是鬼不好說,但肯定和鬼有關係。”

周成道:“我其實也懷疑是鬼做的,最起碼也是出自他的策劃。由此,可以肯定,鬼百分之百還在上海。”

“當然在。”日和崎優二說道:“而且還用了一個很好的身份,我們誰都想不到,不會懷疑的身份。不過這一點目前冇有辦法往下查,所以,我們不用猜他的身份。”

說到了這裡,日和崎優二頓了頓,看了幾個人一眼,接著說道:“現在卻有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