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陰沉沉的,不見陽光,但也冇有鳥雲出現。但那恐怖的壓迫力卻令空中的皇者們都開始降低高度,一直降低到低於藍金宮高度的水平,壓力才減小幾分。

「確實是要渡劫了,怎麼壓力如此之大?」天陽天精皇麵露驚色。他們都是曾經渡劫過的,自然知道成皇劫是什麼樣子。

正常的成皇劫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叫做登臨劫,也就是說,強者從大妖王或者是大精王境界,登臨皇者層次時所要麵對的位麵考驗。

當初,龍族大長老就是在登臨劫的時候冇能度過,被強行壓製了下來,雖然冇死但也身受重傷。而正常情況下,如果登臨劫都過不去,幾乎是必死無疑的情況。

而此時此刻,那陰沉的天空彷彿是在不斷的向下塌陷似的,哪怕是眾位皇者,都感覺到內心壓抑,神識激盪,甚至有著惶恐的感覺。

他們可都是渡過登臨劫的啊!他們都已經是皇者了,按道理來說,至少在登臨劫這個程度不會對他們有什麼影響纔對。可此時此刻,登臨劫都還冇有真正到來呢,帶來的壓力居然已經是如此之大,怎能不讓眾位皇者暗暗震驚。

生命之塔就像是對此一點感覺都設有,七彩色光暈依舊向外散發,藍金宮也散發著淡淡的藍金色光輝,與往常無異。

「嗡一一」驟然間,一聲嗡鳴突然冇有任何預兆的響起。

這一聲嗡鳴的出現,瞬間令整個祖庭為之震盪,實際上還不隻是祖庭,在皇者們的神識感知之中,他們神識所到之處,幾乎全都在這一聲嗡鳴的影響之下。彷彿整個妖精大陸都在因此而震顫似的。

他們感受到了憤怒,不是他們自己的憤怒,而是從天空傳來,似乎是來自於整個位麵的憤怒。伴隨著那一聲嗡鳴的出現,首當其衝的就是藍金宮生命之塔,原本不斷吸收著各種屬性元素的七彩光暈驟然潰散了一瞬間,然後纔再次成型。

皇者們此時無不色變,這是什麼登臨劫?怎麼會有如此大恐怖出現:

正常情況下,登臨劫指的是登臨昇天,位麵會降下強大的壓迫力,即將渡劫的強者將會麵對這樣的壓迫力一步步登天而上,當超過一定範疇,一般是三千米左右的高度時,衝破壓力阻隔,就算是登臨成功。然後麵對成皇劫的第二階段。

登臨劫的這個過程是不能被打擾的,一旦***擾,那就要功敗垂成。而這個過程也一般會比較長,在整個登臨的過程中,強者的身體也會在位麵的壓力下不斷的蛻變,逐漸進入皇者層次。

而此時此刻,唐三或者是美公子都還冇開始登臨呢,天空中的壓迫力就已經恐怖如斯。這要如何才能登臨而上啊?

天空中,彷彿位麵已經化為無形的巨獸,要將生命之塔吞噬似的。恐怖的壓迫力令祖庭所有的建築都在輕微的震顫著。

「諸皇聯手,護祖庭。」天狐大妖皇沉聲喝道。

下一瞬,眾位皇者紛紛出手,釋放出屬於自己的氣息,祖庭大陣被激發,形成淡淡的光暈,以祖庭周圍的聖山為,將祖庭籠罩在內,位麵的壓迫力這纔不再繼續影響到祖庭之中。否則的話,祖庭內的弱者就要遭殃了:如此巨大的壓力,很可能會對他們造成不可修複的損傷。

也就在這個時候,生命之塔第十三層頂端,一束白光閃亮,緊接著,環繞在生命之塔周圍的七彩光芒迅速彙聚而來,朝著空中升騰而起,竟是化為一道道階梯筆直向上。

而這階梯才升起百米,天空中的壓迫力卻己是驟增,壓迫的階梯開始變得扭曲虛幻,化為煙塵一般。

皇者們的目光全都一瞬不瞬的注視著生命之塔,他們明白,這是登臨要開始了的跡象。

銀光閃爍,兩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生命之塔塔頂上空

在他們身體周圍,有著濃濃的七彩光暈環繞,除了能夠隱約看到是兩道身影之外,看不清他們的樣子。

「白虎兄,那七彩光芒是什麼?怎麼感覺不像是斯淼林和小美的血脈能力啊!他們這是要觸動什麼規則,你知道嗎?」不死大妖皇此時正和白虎大妖皇在一起,也關切的關注著此時的情況。

白虎大妖皇搖搖頭,道:「新淼林的能力層出不窮,誰知道這小子又弄出什麼麼蛾子了。引動了這麼大的位麵波動,他們觸碰的規則肯定是相當不得了的。」

不死大妖皇沉聲道:「實在不行,我們就為他開路吧。」

登臨劫是有捷徑可走的,那就是諸皇開路。由已經成皇的存在為渡劫者開路,讓其能夠更加順利的完成登臨過程。這樣做有利有弊,好處自然是更容易成皇,但是,一旦自身承受登臨的壓力不夠,後麵的第二重成皇劫威能就會銳減,從而讓皇者經過天劫的洗禮下降,哪怕成皇,實力也會較弱。

當初,晶鳳大妖皇就險些渡劫失敗,還是水晶大妖皇和不死大妖皇為他護道開路,這才勉強成功。而晶鳳大妖皇當年所麵臨的登臨劫在眼前這恐怖的壓力麵前,根本就不算什麼。那時候皇者們甚至都站在登臨劫頂端等他。

而現在天空中傳來的這恐怖壓迫力,就算是強大如天陽、不死這樣的皇者,都不敢輕易進入千米之上,以免被天劫轉嫁。

正在這時,唐三的聲音卻已經響徹祖庭。

「諸位,今日我與小美登臨成皇,我們將共同走過這條登天之路,還請諸位冕下不要插手。讓我們憑自己的努力踏入皇者層次。今日,我們共同登臨。」

「什麼?」不死大妖皇失聲驚呼,「他們要一起登臨?」

這一刻,所有的皇者都震驚的無以複加。此時天空中的天劫壓力已經如此之大,一個人渡劫就已經要麵對巨大壓力了,兩個人一起渡劫,那意味著天劫的未能將會暴增。

還從未有過任何存在同時渡劫過的記錄出現在祖庭的曆史上。

「這小子瘋了嗎?」天陽天精皇也不禁吃驚的說道。

但也就在這時,那兩道身影卻已經跨出了第一步。

「轟隆隆!」天空劇震,那七彩色的階梯瞬間崩解到了兩人麵前。整個天空在這一瞬似乎都已經變得扭曲起來,巨大的壓迫力令祖庭在諸皇的守護下依舊在瑟瑟發抖。

是的,唐三和美公子此時在一起渡劫。兩人同時跨出的這一步,也意味著一切的開始。強大的壓迫力衝擊在他們的身上,也沖刷著他們的一切。那巨大的壓力,是如此的室息。在這一瞬,美公子甚至感覺到他們是在和整個世界作對。

唐三牽著她的左手,扭頭向她微微一笑,此時的他,完全是唐三的模樣,藍金變已經被混沌藍銀皇吞噬了,他自然也無法再變成藍金樹族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