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陳家老祖見了都要叫聲前輩,雖然我是忽悠你,但你敢拿陳家來試試”?陸天明在心中默默想著。

“這小子才15歲,描述有條有理,不像是說謊”,難道穹老怪看上這小子,打算收為徒弟?

“遠山啊,你也知道自己的資質,就算服用築基丹,估計也築基無望,要不你將昇仙令賣給我陳家”陳璞瑜轉而對陸遠山說到。

陸天明隨即接過話,

“陳師伯,就算家父這次無法築基,5年後的血色試煉,小子也能為家父換取更多的築基丹”。

陳璞瑜滿眼欣賞的看向陸天明,

“這不錯啊,用掩月宗的築基丹培養我黃楓穀的修士,怎麼想都是賺的”。陳璞瑜心裡想著。

“天明啊,孝心可嘉,你可知血色試煉凶險”,

“5年後小子定已經練氣大圓滿,加上小子還是製符師,自保定無問題”。陳璞瑜點了點頭。

“天明你和巧倩也多年未見把”!不等陸天明回答。

“來人去讓小姐回來”。殿外有人躬身應答。

“啥,這就打算撮合我和陳巧倩”?“100%”。

“也是,以我的天賦最差成就,也是假丹期的天才製符師”,

“原著中也是陳璞瑜撮合陳巧倩和陸師兄的”?

此時正有婢女端著香茶進來,

“賢侄啊,我也聽說你是掩月宗的異靈根天才製符師,如今的製符水平如何了,”陳璞瑜笑著問道。

“現在勉強能製作初級高級的符籙,就是成功率不太高”,

“剛纔還是小子,現在就成賢侄了,開始考察女婿了”?

陸遠山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兒子,“看來我是耽誤這小子2年的前途”。

“哈哈,15歲製符師,不錯不錯”,陳璞瑜笑嗬嗬的。

“你放心,你就是不說,已我和你父親的關係,也會照顧好你父親的”。

“多謝,陳師伯”,陸天明連忙躬身抱拳。

“這是看女婿看對眼咯”?

“等會曉倩回來,你們兩年輕人一起出門逛逛”,

“我和你父親就一起喝喝酒”。

此刻殿外傳來曉亮婉轉女聲,

“爹,我剛出門你就把我叫回來乾嘛”,語氣中帶著幽怨又帶著撒嬌。

一身黃色長裙,臉龐稚嫩還帶點嬰兒肥,十一二歲少女,款步姍姍走進大殿。

“咦~,陸師兄,~~哦~陸伯父好”,陳巧倩乖巧的打著招呼。

“陳師妹好”,

“這屬於未成年少女,這就急著找女婿了”,作為華夏國的好男人,真下不去手,陸天明視乎忘記自己也隻有15歲。

估計就某島國的人會喜歡這調調,又聯想到某島國開發的遊戲。

“係統陳巧倩對我的好感度”?“61.2%”。

此刻陸天明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就像自己進入遊戲中。如果是意識進入遊戲3年多,我會不會被當作植物人然後“安樂死”,然後在遊戲中的意識也跟著消散!

“我艸,這個世界不會是那個公司開發的遊戲吧”?“0%”。

“係統女人對我好感動100%,是否就能推倒”?

“冇有反應,係統我現在所在世界是真實的嗎”?“100%”。

陸天明常常突出一口氣,畢竟係統重來冇有騙過自己。

“陸師兄,你這麼了”?陳巧倩看見陸天明神色疑惑道。

“好久冇見師妹,發現師妹又長漂亮了”,陸天明岔開話題。

陳巧倩臉頰微紅,細小的腰肢扭動了下,“師兄啥時候學會口花花了”。

“不知道師妹在這裡,都冇給師妹準備禮物”,陸天明伸手往儲物袋一拍,拿出3張初級高階“風暴符”遞給陳巧倩。

“這是為兄自己製作的符籙,就送給師妹當禮物吧”!陳巧倩煙視媚行的接過符籙,“謝謝師兄”。

“你們兩個年輕人一起出去逛逛”陳璞瑜聲音從主位上傳來。

陸天明看到陳璞瑜正微笑頷首的看著二人,顯然對剛纔陸天明主動示好很滿意。

“好的”兩道聲音同時回答道。二人隨後一起向大殿外走去。

“係統陳巧倩對我的好感度”?“81.45%”。

就送了三張符籙好感度就漲了20多!某些小說和遊戲裡80%好感動就能推到了吧~!~

“我現在帶陳巧倩去客棧,......她會同意”?“0%”。

陸天明一路陪著陳巧倩在坊市中閒逛,一邊和她聊著小時候的事,心裡卻瘋狂的在詢問係統。

“陸師兄,真冇想到你居然還是異靈根”,陳巧倩笑盈盈看著陸天明。

“我也冇有想到,還是借你家測靈石才測出來的”,

“對了,我三叔最近收了件頂級法器,還是精品喲!我覺得很適合陸師兄哦”,陳巧倩笑著道。

“不會是那杆青蛟旗吧”?陸天明心裡嘀咕。

“頂級的精品法器,為兄現在真買不起”,陸天明搖頭笑道。

“這法器名曰‘青蛟旗’,能瞬發風刃術,增幅風屬性攻擊哦”,

“現在冇有靈石沒關係,我讓我三叔給你留著,相信以師兄製符師的能耐,很快就能籌夠靈石,我再讓三叔給師兄打個摺好了”。

“多謝師妹”。這算啥,不買都不行的樣子。

陸天明和陳巧倩在坊市逛了兩個時辰,期間陸天明買了很多的靈藥種子和裝靈藥的玉盒,因為靈石不夠,所以賣了些符籙。隨後2人就返回執事大殿。

“巧倩,你以後就叫我天明吧,我們父親是好友,這樣叫親近些”,

“嗯”陳巧倩已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回答,嬰兒肥的臉紅暈顯得更鮮豔了。

“~歪~歪~,我就聽著你喊陸師兄,喊得我的膈應。讓我想到三好快遞員,你是不是想多了”,陸天明心裡吐槽著。

隨後2人回到黃楓穀的執事大殿,又陳巧倩帶著自然不用通報。到了大殿後堂,陸天明就像陳璞瑜告辭,陳璞瑜自己然是希望陸天明和自己女多聯絡感情挽留,陸天明則婉拒。

隨後在係統告知冇人注視後離開坊市,向三和鎮陸家而去。

“靠~,這是打算召我當贅婿,我可是要登頂人界的男人”陸天明一臉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