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和陳家打好關係是對了,得想個辦法從李化元手裡搞來三轉重元功”。

隨後陸天明回到小院,

“現在多出售些初級高階,應該不會被切片吧”。

“還有係統顯示的好感動也得研究清楚”。陸天明又開始製符、賣符、買丹藥、修煉、研究好感度的枯燥生活中。

3個月後,陸天明終於搞清楚好感度,

如陳巧倩就是好感度100,築基前也不回願意被你推到的。

如紫靈仙子......,不願當妾。

有足夠的利益該“背刺”你一樣背刺你。

“這東西有啥用,浪費我精力”~!~

枯燥的生活繼續。

日月輪轉,2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期間掩月宗掌門派人來南宮倩柔前來詢問,為啥冇有申請拜入長老門下,陸天明自然推脫,不想當記名弟子築基後再拜師。

南宮倩柔還好心提醒,掩月宗和其他宗門不一樣,除非是天靈根,不然你不申請,是不會有結丹長老主動收你為徒。

在這之後南宮倩柔築基成功,之後就冇有來過了。

“終於練氣大圓滿了,也冇出現所謂的抗藥性”陸天明從鋪墊上站起伸了個懶腰。

“真麻煩,血色試煉還得等3年”,陸天明開始思考接下來的安排。

半日後,陸天明駕馭小舟離開掩月宗。

期間陸天明先去執事大殿請假外出,又前往奇苑閣用貢獻點換取了精品頂級防禦法器“龜背龍鱗甲”,花費這些年出售符籙給宗門全部貢獻點。

數日後,係統導航下到達,太嶽山脈西北部某處山峰。

“找到了,就在這裡築基,回宗門前再散功”,有係統鎖定方向,陸天明隻花半日就找到此處。

隨後陸天明從儲物袋中取出青風劍開始挖掘工作,很快就找到山峰中的天然岩洞,一股濃鬱的靈氣就撲麵而來,陸天明迅速把洞口封好。

“可惜拿不走”,隨後開始在內部開辟洞府,主要是開辟一處可以用小瓶培養靈藥的地方,然後就設置自動澆灌靈藥機關,在石床上鋪好被子,倒頭就睡。

翌日清晨,

“今天我的洞府會被人發現的概率”,“0%”。

隨後閉目打坐,把自己狀態調整最佳。

半年後,陸天明正在收拾洞府符籙和靈藥,閉關3個月就築基成功了,之後就一邊穩固修為一邊製符,中級低階各類符籙製作一百多張,收集到靈藥種子都被催生出來,千年靈藥培養了3株。

“小韓同學找的地方果然夠偏僻,哪像掩月宗小瓶被髮現概率最低都是4%”。

“先去把青元劍訣拿了,一個練氣的一招就能秒殺”,毀掉洞府後,陸天明駕馭小舟離開太嶽山脈。

“咦,不應該是去巨劍門嗎?這方向是溪洲”,

“難道那個姓言的,跑去溪洲了”?陸天明疑惑道。

半日後,陸天明站滿是黃沙的土地上四處張望,

“七派都不管的地方真荒涼”!

“奇怪,係統不是說在這個方向,冇人”?

“難不成......”,正在陸天明疑惑的時候,就感到沙地有輕微震動,

“地下有東西”?“100%”。陸天明迅速騰空而其,就在此時陸天明剛剛所在的位置,一張血盆大口露了出來,嘴唇咬合“當”如金屬碰撞的聲音發出。

陸天明看見一隻巨型類似蜈蚣一樣的妖獸(一階中期),“讓你試試我剛製作中級低階符籙”,陸天明拿出一張火蛇符一拋,一條隻有蜈蚣妖獸一半長的火蛇激射而去。

妖獸感覺不妙準備向沙地鑽去,剛頭部鑽下去火蛇就到來,“吼吼吼”一聲聲淒慘傳來,妖獸巨大身體在地上翻滾,想撲滅身上的火焰,可惜兩息時間就傳來肉香。

“記載青元劍訣的金頁在妖獸身上”?“100%”。陸天明取出青風劍開始切割妖獸屍體,不一會就找到銀色書頁和一塊核桃大小的銀精。

“這妖獸倒是啥都吃”~!~陸天明取出小舟迅速離去,而陸天明去的方向則是元武國天星宗坊市。

翌日,天星宗坊市酒樓房間中,打聽清楚辛如音營生居然是出售靈茶,而自己心心念唸的風屬性功法則是在付家的地盤紫道山。

“我老婆不是應該教人陣法為生麼,出售靈茶是什麼鬼”?

“這我咋個去接近我老婆,人家靈茶也隻出售給酒樓、客棧”。

陸天明正一臉鬱悶懷疑人身。

“看來齊雲霄也是因為開茶樓才認識辛如音的”,

“難道我也去開茶樓”,陸天明苦笑搖頭。

“還是先去紫道山看看,老婆的事情之後在說”,之前陸天明就詢問過係統,功法是無主之物。

數日後一位少年圍繞著紫道山外圍遊走,確定位置在紫道山深處付家城堡方向。

“如果是在付家堡,不可能是無主之物”?陸天明思索著。

“難道在地底”?“100%”。

“不對啊,韓老魔來滅付家的時候,付家老祖不是通過地底隧道跑的麼”?隨後陸天明又開始日常詢問係統。

半個時辰後,陸天明終於搞清楚具體位置,確定位置是付家城堡位置,但是是在以紫道山,山腳位置向下都有三百餘裡。

“難怪冇人發現,元嬰後期神識都才兩百餘裡”,

“看來得迴天星宗收購大量土遁符,自己去容易被人發現異常,找個風信子去收”,隨後快速返迴天星宗坊市。

數日後,陸天明再次回到天星宗坊市客棧內,等待風信子收集“土遁符”歸來。

在這之前陸天明前往萬寶樓購買一張麵具,結丹初期無法窺探其麵貌,花費480靈石,靈石還剩餘1600多一點,給了1600靈石讓風信子前去購買符籙。

“有了麵具,以後在外麵得有個外號,像韓立就使用‘厲飛雨’”,

“嗯~~~~,以後外邊我就叫‘韓飛雨’”,陸天明惡趣味想著,以後韓立出門報名字,“在下姓韓”對麵大喝一聲,好哇你就是姓韓得小子,抓起來。

又或者“在下厲飛雨”,這傢夥肯定和那個“韓飛雨”是同夥,抓起來。陸天明捂著肚子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