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就是,

“殺人放火韓飛雨,救苦救難陸天明”,

“貪花好色陸師兄,正人君子陸天明”,陸天明摸著下巴。

“不錯,不錯,這就是我”。

“咚咚咚”敲門聲音在外響起,陸天明連忙又帶上麵具。

“係統‘範健’被人跟蹤得概率”,“100%”,

“收購大量土遁符果然會引起他人得注視”,陸天明得意笑著。

“跟蹤得修為小於築基期”?“100%”,陸天明心才放下來,但是並冇有去開門,門被敲3次後不在響起。

而範健在敲門冇人迴應後,按照韓前輩吩咐,在客棧也開了間房間住下,房間就在“韓飛雨”住處下方,然後等待。

陸天明詢問係統,得知係統回覆在客棧內冇有人注視,才發走向樓下得房間。

“咚咚咚”陸天明敲響範健的房間,隨後光芒一閃陣法消退,陸天明推開房門進入。

“韓前輩,你要土遁符晚輩已經儘力收購了”,範健躬身抱拳,遞上一隻儲物袋。

陸天明拿過儲物袋神識探入其中,

初級低階符籙100張,初級中階符籙80張,初級高階符籙20張,中級低階符籙隻有一張,靈石100塊。

“前輩打折下來,一共花費1500下品靈石”,範健笑著對陸天明說道。

陸天明隨後拿出30塊靈石丟給範健,

“你需要在這裡居住一天再離開,懂”?陸天明問道。

“小的明白”範健再次躬身,隨後陸天明轉身離開客棧。

片刻後,坊市外一片空地上陸天明正在此處實驗土遁符,

初級低階土遁符隻能下潛1裡,

初級中階土遁符3裡,

初級高階.....8裡,

中級符籙隻有一張冇有實驗。

下潛100裡初級低階符籙就用完了,橫推過去大於有200裡,初級中階符籙就要用66張。

“這也太繞靈石吧,來回還得翻倍,還得考慮手動一段距離”,陸天明嘴角扯了扯。

數日後,紫道山地下50裡,陸天明用了50張初級低級符籙,就拿出青風劍開始向下挖掘。至於為啥潛行50裡再挖,折是考慮結丹期路過神識不會發現。

數日後,

“終於理解勞動人民得辛苦”,陸天明有點無賴。

1個月後,再使用一半符籙和手動挖了一個月得土,在詢問係統下,得知裡功法地隻有5裡,陸天明正驅使著飛劍快速向前挖著。

“當”的一聲,飛劍快速被彈會向陸天明腦袋而去,嚇得陸天明一身冷汗,還好陸天明頭向右偏了一下,不然......“故事”結束了。

陸天明緩緩走過去,用手摸了一下岩石層,蕩起一層層漣漪,手快速被彈飛,連人都退出好幾部。

“靠,這是陣法”?“100%”。

陸天明又招回自己的青風劍,陸天明一看臉色大害,隻見青風劍的劍尖直接斷掉,而去劍的中間一道裂痕。

“這麼恐怖,這是啥陣法”?隨後陸天明開始詢問係統,把自己在掩月宗所看的陣法開始一一詢問。

“居然不是我查詢到的所有陣法”,忽然陸天明想到原著,

“難不成是十大古禁之一”,“100%”。

“xx...xx...韓老魔弄個頂級功法,殺個練氣就行了”,

“我找到對應功法,能修煉到化神期,你給我弄個十大古禁之一”,花了1500靈石,又當1個月的礦工,一臉苦悶的坐在地上。

“還好,先把青元劍訣弄到手”,隻能這樣安慰下自己。

“我果然不是位麵之子”,“100%”。冇有理會係統調侃,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修煉青元劍訣,但是心有不甘。

“先回去,看我老婆有冇有辦法”,邊往回走邊思考如何結交辛如音。

“找幾個練氣期,等辛如音出門去調戲,然後我再去英雄救美”,搖了搖頭。已辛如音的聰明肯定會看出找的人有問題。

“不能高估這些修士的演技”,走到之前用土遁符穿過的地方,又拿出青風劍開始開路。

“我可不想再來的時候又花這麼多錢”,陸天明一邊當著礦工一邊吐槽。

1個月後,基本把隧道挖通,隻剩下上方50裡的位置,使用土遁符離開後再次前往天星宗坊市。

天星宗坊市客棧房間中,陸天明已經再這裡畫4日的符,畢竟現在口袋空空,至於打聽辛如音的訊息已經讓範健去了。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陸天明打開房間禁製,範健推門而入,躬身拜見。

“前輩,辛姑娘3日後,將會和幾位陣法師開個小型交流會,地點在......”範健將打聽的訊息一一道來。

“知道了,你下去把,有時會再找你的”,範健躬身退出,、

“又得5塊靈石,這可是大腿”,範健笑著道。

思考了很久,“冇啥好辦法,直接貼上去死纏難打,讓她教我陣法”,

“至於為啥知道你師陣法師,不剛開完交流會麼”,直接貼上去,也是最節約時間方式。隨後接著開始製符。

3日後清晨,一間酒樓房間中,陸天明正百無聊賴聽著隔壁陣法交流,因為冇有陣法基礎完全就是聽天書,至於酒樓隔音陣法,自然是不可能隔絕陸天明的神識偷聽。

直到傍晚一行人才散場,陸天明直接跟著辛如音而去。

辛如音今日穿著天藍色連衣裙,窘紅的杏仁小臉,一雙眸清似水的大眼,烏黑亮澤的黑髮。

辛如音容貌乍一看並不驚豔,是那種越看越有感覺,可能這和她身上獨有氣質有關。旁邊折跟著她的丫鬟小梅。

“嗨,美女”出了坊市陸天明就直接湊上前去,此刻小梅直接張開雙手擋在辛如音前麵,而辛如音折倒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出現麵前的少年。

少年身姿筆挺,陽剛俊朗,辛如音從剛纔喊話中感覺,帶著三分桀驁,三分痞氣和三分的調戲。

“你想乾什麼,這裡可是天星宗的地盤,你不要亂來”,小梅大喝道,而辛如音著一言不發,眼眸清冷的看著眼前少年帶著警惕。

“要的就是先抑後揚”,陸天明心裡想著嘴上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