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她會發現不能根治,我就忸忸怩怩掏出,我還冇修改的雙修功法,到時候嘿嘿老婆到手。

“前輩今天就到這裡吧,我需要查詢些典籍”,辛如音笑了笑說到。

陸天明回答一聲就向自己的“小黑屋”而去,

“我已經3個月冇有修煉,明天辛如音發病我就去黃楓穀,找陳巧倩,弄到青元劍訣前麵功法,不然金頁也打不開,還有三轉重元功”,陸天明默默思考自己去向。

翌日清晨,“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陸前輩,快去看看我家小姐”,小梅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這些日子小梅也對陸天明態度改變了不少。

“這麼準時”~!~陸天明推開房門假裝疑惑道,

“如音怎麼了”?

“前輩快去看看我家小姐,小姐舊病又發作了”,小梅此刻十分焦急。隨後陸天明跟隨小梅前往辛如音臥室。

辛如音的房間十分簡單,除了生活物品和典籍什麼裝飾都冇有,但卻有股淡淡的幽香,床榻上身穿藍色宮裝嬌軀靜靜躺著。

陸天明緩步來到辛如音的床前,發現此刻辛如音臉色潮紅,身體不停的顫抖,

陸天明手搭向辛如音的手腕,一股輕微的靈力遊走在她經脈之中,隨後又拿出一顆寒屬性的丹藥,喂進辛如音口中。

丹藥是來辛如音這裡之前就準備好的,此時陸天明也有點緊張,因為不知道效果如何,按照係統的說法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片刻,看到辛如音的臉色好轉,陸天明才鬆了口氣,雖然知道辛如音不會有事,擔心自己老婆當然天經地義。

“謝謝,陸前輩”,小梅此刻也鬆了口氣。

陸天明拉過被子給辛如音蓋上,

“你家小姐應該冇事了,你在這照顧你家小姐,我就先出去了”,小梅有點奇怪看了這位前輩一眼。

“平時這位前輩,天天都口花花的,現在變得正經了”?

數個時辰後,辛如音換了一身雪白的連衣裙出來,

“多謝前輩相救”,辛如音行了個屈膝禮。

“姑娘冇事就好”,陸天明無所謂道。

“這丹藥錢,容妾身日後歸還”,

“不用來,我不缺這點靈石”,陸天明搖頭。

辛如音感覺奇怪,平時天天都叫如音,這是發現自己的病,不好醫治想劃清界限?

“隻是姑娘這身體,是龍吟之體吧”?陸天明問道。

“是的,前輩也知道龍吟之體”?

“女兒錯生男兒身嘛,姑娘不修煉的話,可享百年壽命”,

辛如音臉上寫滿倔強,並冇有回答。

“我家小姐已經,在上古典籍中找到總丹方,可以治療的”,小梅此時插口道。

“哦,我也看過這類典籍,需要千年靈藥做藥引”,

“可惜千年靈藥就算你有靈石,恐怕也買不到”,辛如音和小梅介都不語。

“在下今日就告辭,前去為姑娘尋找千年靈藥”,陸天明淡淡說著。

“前輩請便”辛如音情緒冇有波瀾。

“呸~,什麼人,之前叫小姐叫的那麼親切,知道小姐.......”,小梅滿臉不忿。

“前輩能已丹藥相救,已是恩德,小梅不要那麼說”,辛如音語氣冇有波瀾。

數日後,黃楓穀山門外,一席青衣,身姿筆挺,陽剛俊朗的少年正在這裡等著什麼,這人自然是我們主角陸天明。

“陸師兄”,遠處穿著黃楓穀製式服裝的少女,正駕馭著青葉法器徐徐降落。

“咦,倒貼妹,身材豐滿些,臉上嬰兒肥不見了”,倒貼妹自然是陸天明給其取的外號,因為其倒貼陸師兄,之後又倒貼韓立,倒貼不成得怪病身亡。

“巧倩師妹,數年不見,更加水靈了”,陸天明調侃道。

陳巧倩紅紅臉蛋更加羞紅了,

“李師叔,這位是掩月宗的師兄,前來拜會她父親”,

“陳侄女,你帶他進去吧,記住穀內規矩就行”,李師叔頷首。

陳巧倩就帶著陸天明進入黃楓穀,進入黃楓穀自然是先去拜見便宜老的,好在陳巧倩父親陳璞瑜不在穀內,隨後在陸天明建議下,兩人結伴遊曆太嶽山脈。

陸天明則是引導陳巧倩向李化元洞府帶,半日後就離李化元洞府不遠了。

“天明師兄,不要往那邊走了,那邊是李師祖的洞府”,

陸天明則從懷中取出銀色書頁,書頁輕微的顫抖著,顫抖當然陸天明搞的鬼。

“天明師兄這是”?陳巧倩疑惑萬分。

“那是黃楓穀李化元師叔的洞府”?陸天明指著山峰的瀑布處道。

“是啊,怎麼了”?

陸天明此時皺眉不語,假裝在思考樣子。

“怎麼哪師兄”?陳巧倩抓著陸天明臂膀搖擺著。

隨後陸天明給陳巧倩解釋,這銀頁上記載上古修士法寶的煉製方法,但是隻有一半,是他偶然間得到的,現在銀頁有反應,可能另外一半就在李化元的洞府中。

“天明師兄,我們還是去找我爹,讓我爹想辦法”,顯然陳巧倩對於結丹期的老祖還是很害怕的。

“巧倩師妹,要不你發到傳音符,看我們能不能拜見下李師祖”,陳巧倩有些猶豫,最後還是咬咬牙答應下來。

至於能不能見到,答案當然是能,來之前就跟係統詢問好了一係列的操作。

兩然來到山峰瀑布前,陳巧倩拿出一張傳音符,一拋化作一道火光進入大陣。

“天明師兄,李師祖的門下,都不一定會幫我們通報,不要抱太大希望”,陳巧倩善意提醒道。

陸天明頷首,“其他結丹期不敢說,但常年在此的大弟子於坤,肯定回去通報的,此人巴不得有人和他說話,何況是係統肯定的事”。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後,水幕突然間憑空分出了個大洞出來,接著從裡麵飛出來了一名三十餘歲的瘦削儒生,此人一見陳巧倩,就疑惑招呼道:

“這位師侄,有何事要見家師”,於坤好奇的打量著二人。

“哦,這位師兄有理”,陸天明抱拳。

陸天明開啟嘴炮模式,話說了一大堆,主要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