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倩是陳家嫡係,和陳巧倩關係儘量說的曖昧,兩人遊玩太嶽山脈,路過此地,聽說大名鼎鼎李化元前輩洞府在此處,晚輩過門切有不來拜會之禮。

“你們等著,我去通稟一聲,至於見不見你們我就不知道了”,於坤轉身又返回洞府。

陳巧倩轉身剛好看到陸天明邪魅一笑,視乎這情況早就在預料之中。

“天明師兄,你早就知道李師祖會召見我們”?陳巧倩好奇問道。

“冇有啊,怎麼可能”,

“巧倩師妹,你說結丹期洞府是什麼樣的”,陸天明趕緊岔開話題。

兩人大約又聊了一炷香的時間,於坤再次出現在瀑布外,

“你們兩跟我來吧,師傅老人家原因接見你們”,隨後帶著二人進入洞府。

一進水幕,陳巧倩就好奇大量四周,一個天然的小穀出現在了眼前,不但鳥語花香,樹綠水清,而且還有一些非常珍奇的小動物,跳來跳去的讓人覺得非常的可愛。

陳巧倩快步跑過去,正想抱起一隻想小兔子般的動物,於坤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

“師侄你可小心點,這些動物可都是我師孃的寶貝疙瘩,可千萬彆傷害到了它們”,於坤連忙提醒道。

“這倒貼妹,剛還一副怕結丹修士怕的要命的樣子,這是愛心氾濫”?陸天明心裡嘀咕。

陳巧倩連忙縮回了手,

“不好意,師叔,看到這麼可愛的小動物有點忘形了”,陳巧倩臉紅了一下。

隨後三人來到洞內的大廳,

隻見李化元高居主位臉色冰冷,

“拜見李師祖”,

“拜見李師叔”,二人躬身抱拳,而於坤著站立在一側。

李化元頷首,

“你就是陳家,陳璞瑜哪小子的女兒”?

“是的,師祖”,陳巧倩說話都有些結巴。隨後李化元轉頭看了一眼陸天明,

“嗯,陳璞瑜哪小子眼光不錯,17歲的築基期,未來在有點機緣大有可能結成金丹”,

“多謝李師叔誇獎”,陸天明再次抱拳。

“陳師妹見李師叔洞府,風景秀麗......想請於師兄帶其參觀一番”,陸天明一陣馬屁拍了上去。

雖然李化元並不在意陳家的小輩,當然也不會因為小事為難小輩,所有也就同意了。

“陸師弟,不一起”?於坤疑惑看著陸天明。

“正好見到李師叔,晚輩正好有點疑惑請教”,於坤也不在意,反正有人和他聊天就很好。

李化元也不解,

“晚輩想求前輩賜予一本,適合晚輩的功法”,李化元皺眉。

“晚輩當然知道,法不可輕傳”,

“晚輩這次外出遊曆,得到2株靈藥,一株400年的獻給陳家”,

“還剩一株600年靈藥,想獻給前輩換取一本適合自己的功法”,

“哦,600年的靈藥”,李化元心中大喜,臉上缺不動聲色。

“以你和陳家的關係,還有你身為掩月宗的弟子”,李化元滿臉困惑。

陸天明著向李化元解釋到,“掩月宗雖然有合適自己的風屬性功法,但是隻能修煉到結丹期”,這話是刻意貶低掩月宗。李化元想了想這和黃楓穀的情況差不多。

“我父子二人均無背景,陳家自然是想我入贅陳家,我堂堂七尺男兒,如何能當贅婿,所有自然不願欠下陳家人情,才各處收集功法,想看看那些適合自己”,陸天明說的那是聲情並茂。

“嗯~~~好,老夫也非大家族出身,你很對老夫胃口,老夫就成全你”,跟老夫來。陸天明連忙雙手奉上靈藥,李化元收起靈藥心裡自然歡喜。

“果然這樣說,能說到李化元心坎上,係統牛逼”,陸天明默默為係統點了個讚。

“小子你可知道功法的,三大分類啊”,李化元收了好處自然不介意提點晚輩幾句。

“晚輩清楚”,雖然知道是好意,心裡卻吐槽,“大佬我又不是你徒弟,不用囉嗦。你讓我拿到功法,我趕緊跑路,在你這位結丹期麵前壓大”。

“清楚就好”,李化元點頭,走到藏書室結界跟前,隨手一指,結界立即分開,正好讓兩人並排通過,隨後2人進入。

“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被我下了禁製,如果不是由我和夫人親手去摘拿的話,就會立即觸動石室內的陣法,將來人活活困死在此地”。

陸天明連忙點頭,

“這也能觸發原著對話,這不是該對韓立說的嗎”?

“難道李化元對每位,來這裡的弟子都說過同樣的話”,“100%”。

陸天明有點無語。

李化元隨手抓了八件記載功法物品丟給陸天明,陸天明當然是假裝認真看,

“原著中金頁是放在玉盒裡麵的吧”,陸天明看完前兩本功法,才把玉盒打開,果然是金頁。

數個時辰後,陳巧倩一離開洞府,就開始向陸天明抱怨,抱怨讓她被於坤師叔摧殘了幾個時辰。

陸天明此時挺高興,就想著利用人家,也得給人家些補償。

“就把靈眼之泉的送給她吧”,陸天明想著。

“巧倩師妹,師兄帶你去個好地方”,陸天明笑著對陳巧倩說道。

“太嶽山脈,還有我不知道的好地方”?陳巧倩好奇看著陸天明。

“跟師兄來就是了”,隨後二人駕馭著法器向太嶽山脈西北部而去。

“師兄天都黑了,還冇有到嗎”?

“馬上就到,就在前麵”,陸天明指向指向一座山峰。

陸天明此時有種怪異的感覺,

“靠~!~陸師兄就是晚上把陳巧倩,騙出來嘿嘿的,然後去的又是原著中韓老魔洞府”,此時腦中奇怪想法又出現了,就在這裡“打野戰”!

“你大爺,有種要被劇情殺的感覺”,陸天明自然不會理會陸師兄執念,現在都習慣了。

隨後2人落到山峰處,陸天明著拿出損壞青風劍,開始開辟道路。

“天明師兄這是乾嘛”,陳巧倩弱弱的聲音傳來。

“來幫忙,等會你就知道了”。隨後陳巧倩也拿出一柄上品飛劍幫忙。

片刻後,陳巧倩眼睛睜的大大的盯著天然石洞中的靈眼之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