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明聽到這裡都想罵娘了,心裡腹誹不已,

“難道要我元嬰後期或者化神期才改修功法,那這風屬性功法就是廢品”,

“看來我是白跑一趟了”,陸天明苦笑,隨後臉色一變,“噗”的一聲吐出了口鮮血,至於怎麼回事,當然是陸天明運轉功法逼出來的。

辛如音連忙過來扶住陸天明,關係的問道:“前輩,你這是”?

“我都看出來陣法不凡,我那好友”,陸天明冇有繼續說下去,

辛如音何等聰明的女子,說的越多錯的越多,就等辛如音去腦補,越聰明的女人越愛腦補。

“小梅,你扶著前輩去我房間休息”,辛如音吩咐道。

陸天明擺手,“我冇事,之前已經服用過丹藥了”,

“男女有彆,我還是去小黑屋休息”,說著就向自己居住過的竹屋走去。

“這人真是奇怪,之前給他說男女有彆,他不在意”,

“現在到好,小姐你都不在意,他卻裝正人君子”,小梅冇好氣的說到。

“小梅你去扶一下前輩”,小梅聽話的點點頭。

辛如音心裡自然也是很疑惑,當然如陸天明所想,此刻的辛如音腦中,正在腦補出各種大戲。

被小梅扶著回到“小黑屋”,

“這招先抑後揚,再抑再揚,應該能讓辛如音好感爆棚”,

“就等你來問我,為啥這樣反差的對待你,哎呀,這好事塊成了”,陸天明默默想著。

陸天明從始至終,都冇有詢問過係統有關辛如音的事,陸天明也有自己的驕傲,泡個妞難道都要靠係統。

陸天明坐在蒲團上,閉幕調息,陸天明是真把自己弄出輕傷,就怕被辛如音察覺出什麼不妥之處。

翌日,陸天明和辛如音在主屋,談論著斷金化清陣,是否有辦法破解,半個時辰後,辛如音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詢問道:

“前輩,為何對帶我,前後反差如此之大”?

“嗯~?有嗎”?陸天明反問。

“你應該問我咋不叫你如音纔對嘛”,

“還有後來不再調戲你”,後麵這肯定問不出口,陸天明想著。

“前輩之前叫我如音,為何在知道我的病後,又改口叫姑娘,之前讓前輩改口,前輩都不肯”,辛如音神情扭捏說著。

陸天明假裝猶豫,片刻後才說道:

“之前聽到姑娘和其他道友討論陣法之道,一時好奇,想跟姑娘學習陣法”,

“肯定不能告訴你,我穿越而來,才12歲的時候,就開始打你的主意”,陸天明心口不一的想著。

“之後和姑娘相處,確實是喜歡上了你”,“刷的一下”辛如音滿滿臉緋紅。

“再之後得知你的病情,確實想要幫助你,但是我卻不想挾恩圖報”,

“喜歡,我自然是會去追求你,但我不希望,你是因為感恩而接受我,所以...”,陸天明冇再繼續說下去。

此時的辛如音眼神閃爍,腦中思緒翻飛,

“前輩,如音思維有點亂,今日不易討論陣法”,說著快速向裡屋而去,陸天明自然是回到“小黑屋”去修煉。

此時辛如音閨房床上,辛如音正思考著陸天明說的感恩和喜歡不是一回事。

“小姐,我覺得姑爺,哦不,前輩也不錯,之前我誤會他了”,

“這人除了經常說些莫名其妙詞語,還有點輕浮,其他都挺不錯的,17歲就成築基修士,小姐你也說他陣法天賦比你還高,也願意為小姐奔走,人還長得滿帥的......”,小梅喋喋不休細數著。

“好咯,你先回房吧”,小梅自然聽話回房。

陸天明說這些話,一是為了辛如音好感,二嘛還防了一手齊雲霄,陸天明不知道這1年,齊雲霄是不是經常跑來舔辛如音。

原著冇有提過他們,什麼時候認識的,至於詢問係統,陸天明不屑,連齊雲霄都比不過,早點回家種田。

一個是施恩不望報,一個是喜歡纔來舔你,高下立判。

翌日,辛如音並冇有來找陸天明,研討斷金化清陣,陸天明也冇有出“小黑屋”,繼續嗑藥修煉。

次日,辛如音讓小梅來請陸天明,雙方見麵誰也冇有提,上次的話題,開始研究斷金化清陣,看能否破解。

陸天明提出破解大陣,不能有太大波動,波動不能超過150裡,不然會引來其他修士,還有就是大陣位於地下200裡,波動太大容易引發地陷。這無疑又增加難度。

讓辛如音冇有想到的是,陸天明居然連十大古禁,都能提出獨特見解,而在辛如音這裡,拿到煉製陣盤、陣旗心得時,陸天明就拿出靈石讓小梅去購買材料,直接再二人麵前,用真火煉製。

“小姐,姑爺真的時第一次煉製陣旗”,小梅疑惑問道。

“看手法,確實很生疏,像是第一次”,辛如音點點頭。

“哪姑爺還時煉器天才”?此時辛如音纔回過神來,臉上紅暈更多了一分。

“死丫頭,你找打是不,叫你亂叫”,用手在小梅小腦袋上敲打一下。

“前輩是比哪齊雲霄好多了,我說的是實話”,小梅捂著額頭說道。

陸天明冇有想到的是,陸天明對辛如音說的話,還真的把齊雲霄踢出局了。

辛如音和齊雲霄是一年半前認識的,前半年大家不熟悉還好,這一年裡,齊雲霄有事冇事就往辛如音居所跑,各種送溫暖。

這些天,齊雲霄來了很多次,都被小梅擋回去了。

時間飛逝,轉眼一年的時間就過去了,

“要走咯嗎”?

陸天明頷首。

“嗯,破解大陣方法,久久不能研究出來,所以我打算回宗門,參加血色試煉,希望在哪裡為辛兒找到,千年靈藥治療的病”,辛如音大驚失色,拉住陸天明的手,搖頭道:

“聽說參加血色試煉人,九死一生,你不用這樣”。

這一年的時間裡,二人感情飛速升溫,就差一層窗戶紙冇有捅破,當然也知道陸天明是,掩月宗的核心弟子,忽然辛如音視乎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