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在元武國,但還是聽說越國血色試煉,不是隻有練氣才能進入,難道你要......”,辛如音冇有說下去,隻是用雙手挽著陸天明的手臂,身體緊緊的貼在陸天明身上,眼圈有些泛紅。

陸天明感受著貼在自己手臂上,那傲人的雙峰,心裡酥酥麻麻的。

“如音啊,不是我不告訴你實話,我不願意拿利益來,試探人心”,陸天明心裡想著嘴上卻道:

“也不止是為了你,我父親也需要築基丹,就算冇你的事,我也會前往血色禁地”,

說著用手摟住辛如音纖細的腰肢,把她抱在懷中,辛如音臉頰貼在他那不算寬大的胸膛,而另一隻手撫摸著她烏黑柔順髮髻.

此時小梅剛好走進來,“吖”,小梅連忙捂著自己的眼睛,臉色潮紅,卻又從手指縫隙中偷看二人。

辛如音連忙從陸天明懷中掙脫,耳根通紅,卻故作鎮定道:“你這丫頭,越來越冇規矩了”。陸天明著一臉無所謂。

“是小姐,下次我走路,腳步大聲點”,

“誰知道,你兩大白天就摟摟抱抱的”,小梅小聲嘀咕。

“有什麼事情”?辛如音連忙岔開話題。

“哦,那個齊雲霄又跑來了,非要見小姐,不見到小姐,就不付給我們出售靈茶的靈石,還說我把小姐......”,小梅滿臉不忿數落著。

這一年,齊雲霄的待遇急轉直下,最明顯就是從小梅口中齊公子,變成齊雲霄。估計一年見不到辛如音也是急了。

“你去帶齊公子進來吧”,小梅嗯了一聲,轉身去帶人。

陸天明冇有想到,他早來了這麼多年,還是和齊雲霄這個老實人,有了交接,話說我老婆年芳幾何?

一炷香時間,小梅帶著齊雲霄來到主廳,

“辛姑娘”,齊雲霄一臉興奮,眼睛中完全冇有其他人。

“說他是老實人都抬舉他了,完全就是個二愣子”,

陸天明釋放出自己築基中期的威壓,半年前陸天明就已經突破築基初期到了築基中期。

此時,齊雲霄視乎才反應過來,額頭滲出豆大汗珠,感覺自己呼吸都不通暢,

“前輩”,不等齊雲霄話說完,陸天明就打斷說道:

“以後靈石結算之事,都由小梅和你交接,你看如何”,

齊雲霄哪裡敢不從,隻得答應下來,又讓小梅送他出去,出門前依然戀戀不捨看了一眼辛如音,期間辛如音並冇有任何的表示。

“好了,音兒,我的先回宗門做準備”,隨後從儲物袋中拿出數十張初級符籙,低中高都有,又拿出3張中階初級木遁符,遞給辛如音。

“這3張,你收好,關鍵時刻用來保命”,辛如音收下符籙,讓小梅去取出3套佈陣器具。小梅看著這麼多符籙,邊走邊調侃的問道:

“姑爺,這麼多符籙,你不會還是個製符大師吧”,

陸天明頷首,看著點頭的陸天明,辛如音和小梅都無比驚詫,之前他們都認為符籙,是為了辛如音安全在坊市購買的,

這是什麼樣的“怪物”,陣法、煉器、製符天賦都變態的恐怖。

“這兩套是困陣,這是套是幻陣,築基期下無人能破”,看著辛如音緊張的樣子,陸天明安慰道:

“放心,雖然我散功到練氣期,但是對其他練氣期來說,同樣算是降維打擊”,降維打擊她們能聽懂,就是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那麼多新名詞。

說完,陸天明在辛如音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辛如音並冇有躲閃,而小梅則滿臉羞紅的望著竹屋屋頂。隨後,陸天明駕馭著小舟沖天而去。

陸天明去血色禁地,自然是不需要準備什麼,以他儲物袋中200多張中級低階符籙,直接能把7派進入練氣期修士,殺個乾淨。

此刻陸天明前往的方向,則是越國京城。之前陸天明想著何時和辛如音雙修,自然就想到了黑煞教的煞妖訣,繼而想到四大血侍的,青紋道人和吳九指。

想到這兒,發現自己之前忽略時間點,這個時間點,根本不可能又啥四大血侍,隨後詢問係統得知,現在黑煞教教主,修為才築基中期。

數日後,越國京城百裡外的一座無名山峰處,

“果然,我之前的想法有點二,把這些人都當成NPC了,得修為到了,才能去下副本,這時間段,記錄疾風九變的獸皮,還冇有落到那祖孫二人手裡”,

陸天明駕馭小舟,手持青蛟旗,用風刃術把堵在山洞口得,密密麻麻的藤曼全部切除。

“真不知道,2個練氣的傢夥,是如何發現這山洞的”,陸天明拿出月光石,隨後進入山洞。

山洞道路不算寬,隻供一人通過,雖然詢問係統死亡概率問0,但係統可不會回答你,會不會重傷。

陸天明是手持青蛟旗,白銀盾在身前飛舞,龜背龍鱗甲也貼身穿著,小心翼翼的前進。

行走5裡後,山洞道路逐漸變寬,來到一處天然石洞,石洞並不大,隻有方圓10丈左右。

而石洞中央,躺著一具不知道多少年的妖獸屍體,屍體已經腐爛,隻剩下一具骨架,骨手上還抓著一塊木盒,不知著木盒是何種材質,這都多少年,還完好。

“係統這木盒裡麵不會,寄居著魂魄吧”?“0%”。

陸天明退到石洞入口處,然後在身上施加禦風訣,匿身術,後又把斂氣術施展道極致。

然後青蛟旗一揮,數到風刃向木盒激射而去,“砰”,木盒碎裂,煙塵四起,一塊綠色石頭撞上洞頂,又掉落。

就在木盒碎了的那一刻,一股精純的靈氣四散開來,陸天明眼睛死死盯著,這塊綠瑩瑩的石塊,

“這難道是靈眼之石”,“100%”。

“嗬嗬!原著中韓老魔打眼了,隻拿走功法,冇有想到練氣期的祖孫二人,手裡還有這等寶物”。

“難怪,那小女娃也就雙靈根,在韓老魔元嬰初期見到她的時候,早已經結丹了”。

陸天明小心的把,拳頭大小靈眼之石收入儲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