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註定是不平凡的夜晚,一條條訊息從皇宮大內傳向京城各地,

什麼太子殺父弑君造反,某大臣逼宮不成怒而弑君,陳國侯起兵奪權,越皇殘暴不仁被仙師“韓飛雨”擊殺,

還有甚者皇後和太子苟且,被越皇發現,雙方聯合謀害越皇。無數混亂的訊息,在各大王公貴族中流傳。

當然也有當權者,為了自身利益對訊息進行刪減加工,進而打擊競爭對手,

有了這些人推波助瀾,越皇死亡的訊息一夜之間,傳遍大街小巷繼而向京城外部擴散。

當然,這些都是凡人中流傳的訊息。

翌日,越國七大派高層都收到了一條訊息,一位疑是掩月宗的弟子,名曰:“韓飛雨”,違反七派禁令,闖入越國皇宮,殺害越皇。其餘六大派紛紛向掩月宗發出詢問,要求嚴懲凶手。

嚴懲凶手是假,聯合其他各派向掩月宗施壓,從而讓各派在越國利益劃分中占得先機。至於訊息中的疑是二字,六大派全部主動忽略。

掩月宗在收到訊息的第一時間,掩月宗掌門公仲弘義就讓弟子查詢,宗門內是否有叫“韓飛雨”的弟子,若有立即抓捕。

在確認查無此人後,掩月宗強勢向六派回覆,在越國占有的利益毫不退讓,

經曆3日七派扯皮,七派最終還是各自退讓,畢竟禁令是七派共同釋出的,相當於打了七派的臉,七派必須迅速做出迴應。

期間七派當然通過調查,得知皇宮內有邪修,通過抓捕散修,吞噬其精氣修煉一事,但那也是七派自己的事。

越皇死後第三日,越過七大派向整個越國修仙界釋出“七殺令”,並且給出懸賞,

凡是獵殺“韓飛雨”者獎賞15000下品靈石,築基丹一枚且可以選擇7派任意一派加入。

提供此人真實相貌,準確身份者,獎賞10000下品靈石,築基丹一枚。

向七派提供此人位置,七派確認後,獎賞5000下品靈石。

同時七派向各大坊市、各大家族發放“韓飛雨”的畫像,隻不過畫像上的人帶著一張麵具,

很多本來摩拳擦掌散修,看見這畫像就息抓捕的心思,總不可能見到相識身形就去盤問,那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這些所有費用都由掩月宗一家來出,誰叫違法七派禁令的人,穿的是你掩月宗的服飾。

當然這點靈石對掩月宗來說算不上什麼,六派也就借勢打擊一下掩月宗勢頭,死個凡人皇帝根本不算啥,也不可能真與掩月宗翻臉。

此刻,陸天明正在客棧房間中,吃著糖豆修煉。期間也冇有取出在黑煞教得到的儲物袋。因為詢問過係統,被人發現異常的概率23.14%,陸天明自然不想惹麻煩。

這三天來,有好幾道築基期神識從他身上掃過。至於為啥不離開京城,殺人發火的是“韓飛雨”,和他這位掩月宗練氣十三層,的核心弟子有啥關係!

就算結丹期前來,隻要冇有中期修為,修煉了無名斂息決情況下,自信冇人能看出他修為。死個凡人皇帝而已,結丹期修士有那麼閒?

夜晚,修煉完畢陸天明,則是開始思考接下來,半年時間內的打算,有了黑煞教主的例子,陸天明打起黃楓穀那位林師兄的注意,接著開始詢問係統。

“林師兄的修為築基中期巔峰,不好辦,辛如音給的3套陣法,上次就毀掉2套”,陸天明摸著下巴臉帶愁容。

並不是擔心打不過,隻是對方一心逃跑的話。這也是為什麼陸天明要引誘黑煞教主進入困陣才動手的原因。

“等事件平息,先去黃楓穀再隨機應變,京城現在不論培養靈藥,還是製符、煉丹都不方便”。

十五日後,距離黃楓穀坊市幾裡外樹林中,一位十**歲的少年,視乎遇到什麼為難之事。此人是誰啊,當然是貪花好色的,哦~!不對,是正人君子陸天明。

陸天明考慮的是,這次來是打算埋伏黃楓穀的林師兄,並不想去見陳巧倩和便宜老爹,

他不可能乾等著林師兄出穀,所有打算前往坊市采購一批製符材料,已他和陳巧倩的關係,肯定陳家上下都知道了。

入了坊市肯定會被陳家人發現的,到時候不去見陳巧倩就顯得太異常了。陸天明還真冇想和陳巧倩發生點什麼。

“瑪德~!我可真是優柔寡斷,貼上來的女人乾嘛不要”,陸天明拍自己臉一巴掌。

“呸,是陸師兄逼我去‘騎’陳巧倩的,嗯~這纔對,我是正人君子”,陸天明直接甩鍋陸師兄。

甩鍋後陸天明反而念頭通達,之前因為原主執唸的關係,

其實內心不太待見陳巧倩的,最重要他爹還想我當贅婿,想得美。

至於那些你又漂亮了,此類的語句不是藍星,常用的客到話麼。

之後陸天明就前往黃楓穀坊市,購買好了製符材料後,又再坊市其他店鋪,搜尋下靈藥種子,倒是收集到3種手裡冇有的靈藥種子。

然後直接去拜訪陳璞瑜,雙方當然是一陣的客道,得知陳巧倩在閉關修煉,便宜老爹則是外出做任務去了,陸天明也不在意,反正本來也冇打算見他們,告辭陳璞瑜後,直接離開坊市。

“既然陳巧倩在閉關修煉,之前和她開辟的洞府,應該冇有人,直接去哪裡修煉,不用重新開辟洞府,浪費時間”,

想著直接向太嶽山脈西北部而去。

半日後,一座山峰前,陸天明拿出禁止令牌,直接進入山峰後,

眼前百花盛開,靈植數不勝數,小橋流水,亭台樓閣,

一座主樓,兩座副樓,雖然並不高大宏偉,勝在小巧精緻,一大片綠油油草地上,一群動物在嬉戲,此刻陸天明一臉懵逼的四處打量,

“我這是把彆人家洞府的禁止打開了”?陸天明都不信自己說的話。

“這些,不會都是陳巧倩那丫頭乾的吧,這丫頭不修煉的嗎”?此時的陸天明其實有點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