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要是這樣一位小美女倒貼我,還送套小彆墅,這是要包養我的節奏,還是我吃軟飯,當贅婿的節奏”,陸天明心裡吐槽著。

此刻,一道黃衣身影從主樓閣中走出來,剛纔禁製大開,陳巧倩就感覺到,連忙收功,因為她知道,能打開此處禁製的就隻有他了。

“天明師兄”陳巧倩一頭紮進陸天明懷抱,頭緊緊的貼在他那不算寬大的胸膛,

“我就知道,師兄有空就回來的,我們的家師兄還滿意嗎”?

“家嗎”?前世的陸天明還真的想有個家,就是買不起房。冇房自然就冇女友。

“看看這個世界的社會,多麼和諧,想要房,找座山打個洞就行,還不用辦房產證”,畫風視乎突變。

陳巧倩柔荑拉著陸天明的手,在洞府內部參觀,每到一處地方,陳巧倩都興奮的介紹著,煉丹室、煉器室、藥園、等等一一為陸天明介紹,

“那裡是主樓,以後就是我們的房間”,陳巧倩又把羞紅的臉,埋在陸天明的懷中。

陸天明右手挽著小蠻腰,左手穿過腿彎,將陳巧倩抱起,陳巧倩在身體失去重心那一刻,雙手緊緊的保住陸天明的脖子,形成標準的公主抱,陸天明懷抱佳人向主樓走去。

陳巧倩身體微微的顫抖輕聲道:

“天明師兄現在不行等築基給...”,冇有等她氣喘籲籲說完,櫻紅朱唇就被堵住了。

良久,唇分,

“師兄元陽之身,能增加築基...”陳巧倩喘著粗氣說著,推開陸天明,

並整理著自己淩亂的衣衫。

陸天明則是一臉的不爽,都準備騎上馬了。

“哎,本來就知道她的打算,也就不再勉強”,陸天明正壓製自己**。陳巧倩見心上人的臉色,想到了什麼,剛纔她也差點忘乎所以。

就在陸天明已經快要壓下**時,陳巧倩走過來,然後鑽到桌底。

兩個時辰後,陳巧倩擦拭著櫻紅朱唇,跑出閣樓。神清氣爽的陸天明,在接受陳巧倩服務後,整理自己的衣衫。

“倒貼妹,真香”,釋放自己來到這個世界7年,洪荒之力陸天明說道。

兩個月後,正在盤膝打坐陸天明睜開眼睛,

“這林師兄是屬烏龜的嗎,2個月都冇有離開宗門一次”,感歎著的陸天明走向悄悄開辟的藥園,準備繼續采摘靈藥,煉製紫金丹。

二個月時間,陸天明並冇有再次享受到,陳巧倩的服務,隻不過那個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過了,二人就差那層窗戶紙冇有捅破。

“倒貼妹,這個性格,有自己的底線,但也會關懷男人”,陸天明心裡想著。

隻是讓陸天明不太爽的是,奇奇怪怪的想法,老是從大腦裡冒出來,有種被第三人偷窺的感覺。

“這次給倩兒煉製,一些練氣期的丹藥吧,好讓她早點築基”,

“呸,我就關心我的女人,纔不想早日雙修”,陸天明心裡憤怒罵著陸師兄。

當然這期間,陸天明也整理黑煞教主的儲物袋,血紅色的尖錐,是血靈鑽離體後的凝固形狀,對陸天明來說無用。

聚魂缽,以後練習傀儡術,用的著。

黑血刃,法寶殘片,需要魔道秘術激發,獻祭自身精血,陸天明也不會使用,其精血不能浪費。

至於功法,黑煞修羅功、煞妖決、血煉神光這些有BUG的功法,陸天明自然不會修煉,不過詢問係統後,能夠推到出功法吞龍決,隻需要三個月,是很大驚喜,離和如音老婆雙修,更近一步。

讓陸天明最為重視的,則是虛天殘圖,略微發黃錦帕,散發著淡淡地熒光,清晰顯示這是張殘缺地圖。

不隻是關於靈寶虛天鼎,在詢問係統得知,殘圖上麵的地圖,

1、不是亂星海地圖。2、不是虛天殿地圖。3、不是虛天殿主人製作,其主人冰魄仙子,隻是利用其作為進入虛天殿的鑰匙。此地圖藏在巨大的秘密。

在詢問係統時,問此圖是否指向外星海,係統冇有回答,陸天明按照以往係統不回答問題,推斷十又**,就是指向外星海,不過可能相當遠,還算不算外星海未知。

還有在黑煞教主,閉關之地收集來的物品自然也整理出來,

很多都是修煉魔道功法的丹藥,陸天明無法使用,

現在用的上的,最大收穫則是,平紋玉流佩,通體白色,晶瑩剔透,上麵帶著奇異的花紋。可以使人平心靜氣,具備一定幻術抵抗效果。

要是黑煞教主衝出來是帶著,該玉佩的話,肯定在幻術中更早醒來,那個時候,陸天明估計黑煞教主一樣被集火秒殺。平紋玉流佩現在就在陸天明身上帶著。

至於靈石就實在是太少,隻有2500下品靈石,中品靈石隻有5塊,陸天明還不爽的罵了句:“窮鬼也配築基”。

又過去2個月,此刻陸天明駕駛小舟,正在返回掩月宗。

陸天明離開的前一晚,再次享受陳巧倩的服務,而離去時,陳巧倩還說,會抓緊修煉築基,免得明哥憋的難受。

得女如此,夫複何求,陸天明準備在多給,陳巧倩找點姐妹。

隻不過,林師兄這個老烏龜,4個月時間,一刻也冇有離開黃楓穀,讓陸天明無可奈何。

數日後,掩月宗坊市悅來客棧房間中,陸天明剛剛完成三轉重元功第一轉,

“係統完成三轉重元功第一轉,能增加結丹概率了多少”,

“13.45%”.陸天明嚇了一跳。

“也就是說,散功功法越高,加成越多,但是卻有基礎加成”。

“100%”。

“就是說,我再到亂星海,買到雪靈水和天火液,還有降塵丹,結丹概率,妥妥的超過6過成”,

“還有啥能提高,結丹概率的丹藥,再增加個兩三成”,陸天明還是不滿足想著。

2日後,陸天明正在玄坤山,煉製符籙。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報名參加此次的血色試煉,練氣大圓滿,無法修煉,隻能製符打發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