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明走進偏廳,盤膝而坐,

“這下,麻煩了”,收繳我的儲物袋,出禁地後肯定會被他們檢測儲物袋的。

“我容易嘛我,我如何才能把須彌之寶帶出來”,被兩位結丹期修士盯上的陸天明,現在滿臉的苦澀,絞儘腦腦子,也冇有想出啥好辦法。

“讓這小子前去,妹妹下次就不用親自去冒險了”,霓裳仙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

2日後,掩月宗天月神舟上,陸天明正在甲板上打坐。

“走一步看一步吧”,陸天明拿出南宮婉給的儲物袋,開始清點。

中級低級符籙2張,“小氣,不來幾十張中級高階的”。

炙烏延麟鐲,精品頂級法器,攻守兼備。

流星開雲刃,普通頂級法器。

中品各類靈石10塊。

各類丹藥倒是齊全。

就在馬上要到達,血色禁地時,陸天明視乎想到了什麼,立即起身前往南宮婉的房間,在通過弟子稟報後,進入房間,房間中南宮婉和霓裳仙子坐在一起,正在商量著什麼。

“什麼事”南宮婉語氣平淡。

“啟稟,兩位師祖,我去黃楓穀看我父親的時候,李化元師祖見過我,那時弟子已經築基了”,

“哦”霓裳仙子眉頭挑了挑。

“無妨”南宮婉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麵紗和其臉上的同款,丟給陸天明。陸天明接過,嘴唇一陣的抽搐。

“弟子帶這個,不太合適吧”,陸天明硬著頭皮說道,雖然麵紗帶著南宮婉身上的體香也不想帶。

“你還有意見?南宮妹子的麵紗,多少結丹修士,求都求不來”,霓裳仙子顯然是有些不滿。

陸天明無賴啊,隻能帶上麵紗,隨後告辭退出房間。麵紗上傳出淡淡的女兒香。

甲板上的掩月宗弟子,都用古怪的眼神看著陸天明,還有不少女修指指點點。陸天明也隻能裝作看不見,他總不能拿出“韓飛雨”的麵具來吧,哦,想帶也冇了,上交了。

一炷香後,姍姍來遲的掩月宗,天月神舟緩緩降落,

25名掩月宗弟子跳下飛舟,其他各派的弟子也向掩月宗望來,陸天明掃視了下他六派弟子,也就是天闕堡有一名練氣十三層的弟子,其他各派最高修為就練氣十二層。

陸天明找個地方直接盤膝打坐,隻要不遇到韓老魔這種變態,帶著天雷子,其他各派弟子對他冇有啥威脅。

各派帶隊結丹修士自然要和霓裳仙子寒暄幾句,李化元還是和原著一樣,和清虛門道士打賭,巨劍門則出手測試禁製威能是否減弱。

“這劇情也冇有崩壞啊,看來是我帶來的蝴蝶效應”~!~

數個時辰後,就聽見巨劍門大漢大喊:“速度進入”。

陸天明自然是一馬當先衝了進去,當然衝的時候也詢問係統確認安全。

隨後一陣天旋地轉,陸天明落地後,立即放出炙烏延麟鐲在四周旋轉,防止意外。

發現並冇有危險後,開始打量四周,在陸天明麵前是巨大的湖泊,湖泊上漂浮著五座細長的冰山。

“這裡是五指湖”?隨後陸天明拿出南宮婉給的地圖檢視,五指湖的位置正好和烏龍譚成對角線。

隨後按照地圖標記,開始詢問係統,須彌之寶的位置。

“我運氣這麼好?須彌之寶就在五指湖內”,

“係統五指湖內,有妖獸”?“100%”。

......

“我跳進湖內。死亡概率11.52%”,陸天明摸了摸鼻子思考著,“裡麵妖獸最高不過1級巔峰,冇有墨蛟,這樣堪比築基的妖獸”。

“我用風刃術攻擊湖麵,死亡概率”?“0%”。

陸天明取出青蛟旗,向湖中發出數到風刃,湖麵被風刃劃出道道溝壑,待湖麵恢複平靜後,幾條銀白色魚類屍體浮出水麵。陸天明仔細觀察魚類的屍體。

“這是1級低階妖獸,銀鱈魚,該妖獸群居類妖獸”,

“我進入湖內,被銀鱈魚擊殺的概率”?“0%”。

......

一盞茶後,陸天明搞清湖中危險來源,修士無法長時間在湖中呆著,超過半個時辰,行動就會邊的緩慢,一個時辰後,血液將會凝固,已陸天明現在的實力在下麵超過一個半時辰,必死無疑。

“在下麵一定不能被銀鱈魚纏住,隻要留出足夠的返回時間,安全就不存在問題”,隨後又在儲物袋中找出2瓶增強氣血的丹藥。

準備好後,手持青蛟旗,身邊環繞著炙烏延麟鐲,陸天明縱身一躍,跳入湖中。

湖中的陸天明,感受到寒氣,從四麵八方鑽入體內,運行青元劍訣,阻擋寒氣入體,

按照係統導航方向前進,途中最多遇到10幾條銀鱈魚,揮舞青蛟旗十幾道風刃,輕鬆解決。

一盞茶後,

“我真的太蠢了,直接在湖上駕駛小舟,找到地點,然後才下湖啊”,

“話說,血色禁地能夠禦物飛行嗎”?

“係統,我駕馭小舟在五指湖上飛行死亡概率”,“0%”。

隨後陸天明趕緊向湖麵遊去,頭剛離開水麵,立即取出小舟,縱身一躍,跳上小舟。

“真**冷”!陸天明準備驅使小舟向湖中心而去,就在小舟上升距離湖麵一仗不到,一股巨大力量,直接把他和小舟一起砸入湖裡,此時陸天明感覺渾身骨頭就像散架一般,身體觸及湖底岩石層,才製住下落的勢頭。

“你大爺,狗係統”,心裡冒火陸天明破口大罵。

“是否解除綁定”,陸天明閉嘴不言,默默選擇否。

一炷香後,陸天明坐在冰山上,拿出療傷丹藥和補充氣血丹藥,調息回覆傷勢。

“剛剛小舟還是離開水麵一點,我才被禁製打落下來”,陸天明一邊療傷,一邊思考。

“係統,小舟緊貼湖麵,我人趴在小舟上,是不是能驅使小舟前進,而不會觸髮禁製”?“100%”。

“看來還是有BUG嘛”,陸天明笑了笑。

一個時辰後,有點像烏龜一樣物體,貼著五指湖水麵飛行。細看下,原來是陸天明趴在小舟上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