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陸天明導航到了,須彌之寶正上方。陸天明直接跳入水中,一入水中就看見密密麻麻的銀鱈魚,越往下數量越多。

“Fuck,這起碼2000隻銀鱈魚”陸天明頭皮發麻。

“再多也得動手,我的須彌之寶啊”。

“該死的南宮婉,有機會我得狠狠的抽你,必須把你抽的嗷嗷叫”。

陸天明將青蛟旗一拋,化作一道風龍殺向魚群,

又取出流星開雲刃,驅使著像魚群殺去,

銀鱈魚群迅速反擊,一條條銀鱈魚口中突出一小塊冰晶,射向陸天明,陸天明手往儲物袋一拍,取出白銀盾防禦,數量太多,陸天明不放心又啟用,龜背龍鱗甲光罩護住全身。

隻聽見“叮叮噹噹砰”的聲音,一顆冰晶威力,比練氣三層施展的火球術的威力還小,

但是數量太多,每次都幾十或100多顆撞在陸天明光罩上,打的光罩扭曲變形,陸天明再次祭出,炙烏延麟鐲分擔壓力,光罩才穩點下來。

而魚群也遭受青蛟旗和流星開雲刃的屠殺,風龍所過之處,就有幾十隻銀鱈魚被絞殺,流星開雲刃的速度就要慢許多,每次穿梭魚群擊隻能殺10幾隻。

一片片銀鱈魚死去,流出銀白色血液,把五指湖中心染成銀白色,湖光反射能讓人睜不開眼。

不到半個時辰,陸天明法力就維持不下去,迅速向水麵而去,跳上小舟,趴在小舟上,五隻裸漏在外,快速向最近的冰山而去。

身後成群結隊銀鱈魚口吐冰晶,窮追不捨,直到陸天明逃入冰山中心處,魚群纔不甘散開。

陸天明服用丹藥,又手握中品靈石,快速恢複法力。半個時辰後,恢複法力的陸天明再次向魚群殺去,就這樣周而複始。

一天一夜就這樣過去了,陸天明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冰山上。此刻他有種倒頭就睡衝動,心神消耗巨大。

“終於殺的差不多了,這哪裡是2000隻,我看3000隻都不止”,陸天明不知道的是,五指湖的銀鱈魚超過2W隻,中心區域大約五千隻,被殺怕了,逃走超過三千隻。

半個時辰後,陸天明再次潛入水中,一邊斬殺零散的銀鱈魚,一邊向係統指向的方向而去。

片刻,感受寒氣越來越冷,陸天明皺起眉頭,神識中並冇有發現,再次詢問係統,確定方位,揮動青蛟旗發出三道風刃,“砰”,淤泥濺射,一道白光亮起。

待水中再次平靜,湖底一塊籃球大小,散發處白光的石頭,神識無法窺見,眼睛也隻能看到白色的寒光,同時感覺自己最多在能,呆上一炷香時間。

陸天明不敢再度靠近,越是靠近,他在湖底呆的時間越短,在係統幫助下,迅速鎖定白色石頭三丈處的位置,驅使青蛟旗向其飛去,越是靠近白色石頭,飛行速度越是緩慢。

“好奇特的怪石,如果打造防禦兵器的話”,此時,青蛟旗已經掃盪開下方淤泥,露出一副漆黑的卷軸,巴掌大小。陸天明趕緊驅使青蛟旗,將其帶回,他能待的時間不多了。

拿到漆黑的卷軸,陸天明向湖麵遊去。

此時,冰山上,陸天明正拿著漆黑的卷軸,興奮的把玩著,隨後嘗試各種方法打開卷軸,最後居然是滴血認主。

血液剛滴在卷軸上,陸天明人就消失不見,黑色卷軸散發著黑色光芒,“噹噹噹”掉落到冰山上。

陸天明此時出現在一片黑色大地之上,空間不大,隻有方圓十幾裡,整個空間充斥著魔氣,感受到魔氣,陸天明嚇了一跳,龜背龍鱗甲自動激發光罩護主。

“我要是出現空間中心處,估計已經爆體而亡”,

“這是真·魔氣”?“100%”。

隻用2息時間光罩就已經支撐不住,陸天明感覺到心神聯絡的黑色卷軸,迅速離開該空間。

“這東西,現在冇法用啊”,

“估計當年魔界入侵時留下之物,隻有在裡麵種植大量的金雷竹,才能夠使用”,還有一種方法,就是釋放出裡麵真·魔氣,然後重新開啟該空間與外界的循環。

這是陸天明滴血認主後就知道的,然後陸天明又去把銀鱈魚裝100多條在儲物袋,又抓了3條活著的銀鱈魚,丟入黑色卷軸空間中,不到2息的時間,3條銀鱈魚全部黑化,無比暴躁和嗜血,互相吞噬。

“反正也不能用,把那塊白色石頭裝入,帶走”,說著陸天明再次下湖。

一盞茶後,陸天明再次回到冰山,

“這石頭肯定也是至寶,居然放入卷軸後,和真·魔氣互相製衡,2/3空間充斥真·魔氣,1/3空間被寒氣所占據”,陸天明心情大好。

隨後拿出地圖觀察,尋找自己接下最佳前進路線。

“從五指湖,到沼澤,再到石牆南北部入口”,選擇好路線陸天明迅速離開此處。

2日後,陸天明來到石牆南北部入口處,期間陸天明到沼澤,選擇處安全地方,休息半日,隨後路上斬殺5名各派弟子,在他派弟子儲物袋中選擇一件,上品雙瞳圓環法器,用來替代已經受損白銀盾。

此刻城門口,兩名黃楓穀弟子,正在圍攻掩月宗的一名女子,此女名叫巢梓敏,剛纔牽引之術,就感應到本派有人來到此地,想突圍求救,可惜被兩人攔截下來了。

“那位同門來了,請速來援助”,巢梓敏大喊。

聽著巢梓敏求救,兩位黃楓穀弟子停下手來,警惕妄想四周。

陸天明神識早就發現3人了,此女一時半會兒死不了,英雄總是最後時刻纔會出場。

巢梓敏次時心裡破口大罵,這人移動速度就像烏龜。

黃楓穀二人見,遲遲冇人出現,以為此人在拖延時間,隨即繼續圍攻。

陸天明一旁看戲,就當兩人,舊力已儘,新力未生,陸天明迅速拋出青蛟旗和流星開雲刃,一人喉嚨被青蛟旗貫穿,一人被流星開雲刃斬首。

巢梓敏終於鬆了口氣,拍了拍自己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