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滿口鮮血,脖頸扭曲變形,額頭根根青筋突起,麵部因痛苦而扭曲,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陸天明趕緊服用療傷丹藥,以求出去不被當成怪物切片。

想著自己之後,還得“破腹產”取出黑色卷軸,

“南宮婉,霓裳,你們讓我這麼慘,我出去之後也得,抽出你們的血”,陸天明發出的聲音不堪入耳,如同魔音穿腦的魔咒。

一個時辰後,陸天明終於能壓製痛楚,嘴巴、脖頸依舊有些變形,小腹微微凸起,像是懷孕3個月孕婦,

陸天明兩世為人,真冇受過如此的傷害,從儲物袋中取出寬大些的衣袍換上,力求不會被髮現肚子的異常。

此時外界,

“南宮妹子,你說那小子,真能帶出你需要物品”,霓裳仙子有點心神不寧。

“據之前幾屆回來的弟子,傳回資訊裡麵隻有一條黑麟蟒,築基中期神識,自己還有符寶,應該冇有問題”,南宮婉擼著烏黑秀髮回覆。

“我有點心神不寧,感受到若有若無的淡淡惡意”,此刻巨劍門大漢喊道,

“各位時間已到”,說著飛往禁製之前,霓裳仙子也隻能跟著上前,七派結丹期修士,再度合力打開禁製。

掩月宗弟子巢梓敏率先狼狽滾出,接著巨劍門,黃楓穀,天闕堡,都有一兩名弟子出來,都隻是輕傷,越是後麵出來弟子傷勢越重,出來後各自前往自己宗門所在。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陸天明還冇出現,南宮婉眉頭皺起。

“這小子,真死在裡麵了”?

我們的陸天明當然活著,隻不過樣貌實在是不堪入目,等在禁製即將關閉的那一刻,才帶上染血麵紗,衝出禁地。

陸天明衝出禁地後,向掩月宗長老所在走去,額頭上突起青筋還未消散,又帶著麵紗顯得格外妖異,惹得其他各派結丹長老投去審視目光。

走到眾多練氣期弟子身邊後,耳邊傳來南宮婉的聲音,

“箱子,拿到了嗎”?

陸天明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心中腹誹不易,

“你就不關心下,我的身體,隻管自己爽是吧?哼,嘿嘿,之後我也不會憐香惜玉,儘情釋放,存了五年的......”。

接下來自然是各派弟子上交靈藥,當然李化元自然輸掉賭局,回去當十年“鐵匠”,黃楓穀隻有2位弟子走出禁地。

陸天明自然是上交靈藥最多的弟子,一共63株靈藥,各派結丹期長老都用好奇眼光,打量這位妖異的掩月宗男子,還是霓裳仙子出來擋在他麵前,那股被洪荒巨獸盯著的感覺才消散。

“嗯,以後娶了你,對你好點”,陸天明老老實實的站著不吭一聲。

掩月宗隊伍最先上了天月神舟離開,黃楓穀自然是最後才離開,半個東道主?不,不,不,因為李老頭正在懷疑人生。

陸天明一上天月神舟,就被南宮婉派人叫去飛舟房間之中,一度引發船上掩月宗弟子的竊竊私語,畢竟這也被結丹老祖召見的太過平凡。

“師兄,你說這位神秘的師兄會不會是,長老的麵首”?

“閉嘴,你想死麼。長老也是我們議論的”,

“你們知道這位師兄的身份嗎”?巢梓敏好奇的打聽著。

......

船上議論聲四起。

陸天明走入南宮婉所在的房間,

“霓裳仙子,居然也在,這是要一龍二鳳的節奏”?

此刻2人高居上位,陸天明決定先發製人,

“見過,二位師祖”,躬身行禮,不等二人回答,立即取出墨蛟屍體,

“師祖你們確定這是所謂的黑麟蟒,我差點死在這畜牲手裡”,陸天明佯裝怒不可遏樣子。

南宮婉和霓裳仙子則打量這具妖獸屍體,

“咦,這是不是黑麟蟒,是墨蛟”!霓裳仙子率先認出。

南宮婉則好奇的打量著陸天明,

“這是你一人殺掉的”?

“弟子,僥倖”,陸天明忍氣吞聲的回道。

“就是可惜了這墨蛟的精魂。你很不錯”,

此刻霓裳仙子發現墨蛟腹部處,露出一半的紅色圓球,“這是”?手一招紅色圓球向霓裳仙子徐徐而去,南宮婉也轉過頭來,好奇打量著圓球,

“這隻墨蛟才1級,不可能有內丹”,南宮婉思索。

“飛快點,再飛快點,我立flag就要實現了”,陸天明表麵平靜,內心卻在呐喊。

“不好”,南宮婉的聲音剛剛傳出,霓裳仙子的手就觸碰到紅色圓球,“砰”紅色圓球爆開,粉紅色的霧氣充斥到整個房間。

頓時房間充斥著,南宮婉如同百靈鳥般的聲音,和霓裳仙子清脆悅耳聲叫聲,相互交織,構成一首美妙的交響曲。

陸天明在霓裳仙子碰到紅色圓球的之前,就運行起“陰陽合歡功”,在吸入霧氣之後,感覺自己做了一個非常絢麗、非常香豔的春夢,在位熱情似火、卻總也看不清麗容的絕代佳人,一齊翻龍顛鳳了許久,

夢中體內氣態法力,就直接轉換為液態突破到築基期,同一時間,有隻像水蛇一樣擺動身體,直接像小浣熊一樣掛在陸天明身上。

......

兩個時辰後,3人在屋中房間地板上,陸天明身體感受著柔軟,那種滑膩柔軟的觸感,讓陸天明再次有了感覺,頂著霓裳仙子珠圓玉潤性臀。

“還不把你狗爪拿開”,霓裳仙子冰冷的聲音響起。陸天明此刻在睜開眼見,打量著自己一手一個環抱,婀娜多姿的嬌軀。

“果然南宮婉上下,都比霓裳仙子大一號”,陸天明心裡評價著。

陸天明連忙收回自己的手,霓裳仙子和南宮婉互望一眼,滿臉羞紅同時轉移開視線起身,就在南宮婉起身,小蠻腰直起之時,“哎呦”一聲,麵容痛苦,腿腳一軟,完美無瑕的嬌軀向下摔倒,

“啥情況,這樣也能走劇情”?

“是韓老魔戰鬥能力有問題,還是南宮婉故意的”?

不容多想,陸天明張開雙手將南宮婉保住,感受身前的柔軟,低頭直接吻上杏唇,南宮婉隻是象征性抵抗下,就開始迴應陸天明,

“果然,南宮婉絕對是故意的,結丹期修士腿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