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霓裳仙子臉頰帶有羞怯、憤怒,現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著不是,閉眼腦海中又會出現畫麵,耳邊不停的傳來聲音,藥力作用下,放棄思想鬥爭,向門口......。

三個時辰後,

南宮婉率先拿出新的宮裝穿上,這下霓裳仙子坐著的樣子就尷尬了。白光一閃,霓裳仙子穿著藍白色宮裝坐在主位,心裡對南宮婉還有些埋怨。

“你是想等這小子結丹後,當正宮”?霓裳仙子思考著。

待三人穿好著裝,二女坐再上位,陸天明就隻能站著,房間中安靜的可怕,一炷香後,還是霓裳仙子率先打破沉默,

“我剛再禁地外,就感受到若有若無惡意,你小子不會是故意把這淫囊帶出來的吧”?

“我艸,這是提上褲子不認人是吧”?

“就不知道,剛纔是誰把我抓過來,在我身上的”,陸天明心中大罵此女無恥。

“會師...祖,地方是你們讓我去的,妖獸也是你們告訴我的,就算我是築基期,我也不可能知道,此物對結丹修士有效”,陸天明臉上寫滿無辜。

“好了”,南宮婉開口打斷,

“此事也不能怪他,就是你我姐妹都冇立即認出,他就更不可能了,才20歲築基修士”南宮婉對霓裳仙子說道。

“你資質和樣貌都算不錯,如果百歲能夠結丹,也不算辱冇我們姐妹”,

“如你百歲未結丹,今天的事情就忘記吧”,

“收為弟子之事,也就此作罷,其他長老也不會收你為徒”,

“此事不得外傳”,南宮婉轉頭看向霓裳仙子,霓裳仙子頷首。

“要是你倆結丹期,天天和我雙修,百年結丹你小看誰呢”,陸天明心中腹誹。

“係統南宮婉,好感動度”,“39.51%”。

“霓裳仙子,好感動”,“30.12%”。

“弟子定在50年內迎娶二位師祖”,陸天明豪氣說道,當然這話係統認證,能增加好感度。

南宮婉寶石般眸子閃爍了下,霓裳仙子則不以為然。

“好了,把東西拿出來吧”,

“是”,陸天明把裝著9各箱子儲物袋,交給南宮婉。又把其他儲物袋物品倒在大廳中。

南宮婉則隻是把金色寶箱留下,其他物品和霓裳仙子平分。

“咦,南宮婉看來是知道裡麵的物品”,

“這是答應你的築基丹”,南宮婉取出白色瓷瓶。

“不用了,陸某既然答應50年內迎娶二位師祖,這就算幫自己人忙”,陸天明豪氣說道。

南宮婉頷首,霓裳仙子這才正眼打量陸天明,隨後陸天明告辭返回甲板。

“原來霓裳仙子姓倪,那天雙馬尾的師妹,就是倪霓裳的後輩”,

“倪凝海,不會就是多寶女吧,把他也收了,這輩分又咋算”?陸天明邪媚一笑。

隨後陸天明將自己衣服上沾染血跡部分撕下,拿出錦盒放入其中,再用符籙封印好。

“一樹梅花加荔枝”,

半月後,陸天明正在掩月宗西南方,開辟自己洞府。期間回宗的第一件事,陸天明就去掌門公孫弘義處登記,獲得開辟洞府權限。

半日後,陸天明坐在洞府練功房,手持流星開雲刃向自己腹部劃去,“啊~!~啊”,洞府傳出撕心裂肺吼聲。

“不痛,想...想倪霓裳和南宮婉那天出血,都很爽的,老子也爽”,

陸天明在腹部開出巴掌大小口子,鮮血直流,強忍著疼痛,將手伸入取出那漆黑如墨的卷軸。

1年後,陸天明正駕駛龍骨舟,前往元武國路上。

期間陸天明已經推演出,吸收龍吟之氣的雙修功法,名曰:吞龍決。

可惜的是,這功法屬於練氣期,所有係統告知隻需要一年,因為後麵加入功法有等級之分,築基期的話就需要100年。

龍骨舟把不明妖修屍骨部分和墨蛟的蛟鰭和尾部,煉製成龍骨舟,因為加入化形期妖修屍骨,法寶難傷。

又用妖修屍骨脊椎,加上銀精和其他材料煉製出“龍骨槍”,隻是驅物術無法驅使,隻能近戰強度堪比法寶。

“修為達到築基初期巔峰,不知道和音兒雙修能否突破”,陸天明摸著自己鼻子。

數日後,元武國無名山峰,陸天明驅使龍骨舟緩緩降落,辛如音和小梅都出來等著。

今日的辛如音依舊穿著藍色連衣裙,一雙眸清似水,帶著關切和欣喜。

“音兒”陸天明跳下龍骨舟和辛如音擁抱在一起,感受傲人的雙峰,嗅著淡淡的處子幽香。

良久,小梅忍不住開口:

“姑爺,你和小姐能不能進屋再抱”?

聽見小梅的話,辛如音臉上更紅了幾分,陸天明麵色如常,拉著辛如音柔荑,走進大廳。

陸天明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木盒,遞給辛如音。

辛如音打開木盒,一陣藥香撲麵而來,

“這真是千年靈藥”?小梅很興奮。

“把丹方給我吧,我來給你煉藥”,陸天明笑著道。

辛如音和小梅則一臉驚訝,

“陸郎,你還會煉丹”?陸天明頷首。

“姑爺,你不要逞能,要是藥煉製失敗”,小梅緊張的說著。

辛如音則是毫不遲疑將丹方取出,還有裝著其他藥材的儲物袋,遞給陸天明。

陸天明拿著儲物袋,又走進他專用“小黑屋”。

辛如音看著陸天明背影,

“尊重女修,又會煉器、製符、煉丹、陣法,此生有他相伴,已無遺憾”,如果辛如音知道,他還有3位姐妹,是不是還會如此想。

數日後,陸天明取出一枚藍盈盈的丹藥,遞給辛如音,

“你服用試試,看對你病情是否有效”,陸天明自然清楚隻能壓製,無法根除。

“嗯”辛如音隨即拿過丹藥服下,一股冰冷之氣在全身經脈中遊走,隨即打坐煉化藥力。

一盞茶後,陸天明手指搭載辛如音白皙號腕上,

“陸郎,如何?我自己感覺好多了”,

“你修煉試試”,辛如音再次盤膝。

數個時辰後,辛如音臉色脹紅,經脈奇癢難忍,體溫急速升高。

陸天明感覺到,打斷其修煉,用法力替其梳理經脈,又拿出丹藥讓其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