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辛如音好轉,陸天明道,

“看來一旦突破,該丹藥使其身體平衡就會打破”,

“隻能一直服用丹藥壓製”,

“千年靈藥,都是陸朗冒險......”

“隻要陪陸郎一世足以”,辛如音含情脈脈看著陸天明。

“我扶你回房吧”,陸天明看著形容憔悴辛如音,難免有些心疼。

五日後,辛如音身體才恢複正常,

竹屋大廳內,邊喝著小梅泡的靈茶,二人互相傾述著,兩人分開後的故事,

“姑爺你生為築基期修士,小姐病真冇有辦法嗎”?小梅十分擔心。

陸天明假裝思索,

“音兒的病是,女兒錯生男兒身,如果推演出一種功法,把其龍吟之氣引導入男人體力...”,

“推演功法何其艱難”,辛如音搖頭。

“音兒,我可以試試”,陸天明表情嚴肅。

“隻要不耽誤你修煉就好”,辛如音顯然是不相信。

“我相信姑爺一定可以成功的”,小梅適時的插嘴。

隨後陸天明取出2枚定顏丹,送給辛如音和小梅,並介紹下丹藥作用。

辛如音則是麵色如常,對她來說不能根治病症,也活不到容顏改變的時候。

定顏丹丹陸天明煉製5顆,之前冇有考慮到小梅,

陸天明則是剛剛20歲那天就服用定顏丹,還哼著“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冇有一絲絲改變”。

“姑爺,我也有啊”?小梅欣喜的接過。

陸天明看著小梅,剛剛長開小巧玲瓏模樣頷首。

此時,陸天明腦海中又冒出邪惡想法,蘿莉養成。

“這位12歲陸師兄,腦子裡裝的都是啥”?

“不過這定顏丹,讓未成年服用,隻是容顏不變,還是變真.蘿莉”,

詢問係統,確定還真能蘿莉養成,男的就慘了,五隻永不長。

隨後陸天明又開始和辛如音,研究“斷金化清陣”破解方法,當然那也得抽時間假意研究功法。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半年就這樣過去了。

這天,辛如音正麵紅耳赤放下,陸天明遞過來的玉簡,此玉簡寫著啥?“吞龍決”。

小梅也好奇拿過玉簡檢視,臉頰越來越紅,但卻冇有放下玉簡。

“這就像藍星讀書時,男孩帶著某書被女生髮現”,

“女生一邊罵著男孩下流無恥,一邊翻看”,

“最後看完,還得補充一句,這本不好看,下次換一本”,陸天明心裡調侃。

陸天明見辛如音看完,並不言語,隻是低眉垂眼坐著,此刻男人就該主動打破沉默。

陸天明大步上前,將辛如音攔腰抱起,向辛如音閨房走去。

辛如音則雙手摟住陸天明的脖頸,水汪汪的眼眸帶著幾分羞意,望著那剛毅俊朗麵容,不發一言。

此時,房間內衣物翻飛,

“請君憐惜”,陸天明頷首。

陸天明感受一股純陽之氣,流入四肢百骸,而他體內的真火,也開始徐徐壯大,陸天明也藉機突破到了築基中期。

此刻也容不得陸天明思考人生,靡靡之音充著整個房間。

......

“姑爺和小姐真是的,都5天了”,小梅羞紅著臉跑開。

一個月後,

“姑爺這戰鬥力...,也不知道小姐受的了不”?

三個月後,

“姑爺和小姐不會出事了吧”?小梅急的團團亂轉,因為房間被陣法封閉的緣故,小梅無法得知裡麵情況。

“要不取找齊雲霄?不~!~一個練氣期”,

“還是去找小姐的陣法師朋友,不知道能不能打開陣法禁製”,小梅正準備向外走去,聽見“嘎吱”一聲,房門從裡麵被打開。

小梅轉過頭來,看見辛如音臉色紅暈顯得更鮮豔了,精神飽滿,

“小姐之前紅潤的臉色,總是帶著一絲絲的蒼白,難道小姐痊癒了”?小梅十分興奮問道:

“小姐,姑爺推演功法這麼厲害,你痊癒了”?

辛如音頷首,並未多言,而陸天明也徐徐走出,站在辛如音身後,神清氣爽,還有帶著得意之色。

小梅好奇的打量二人,發現小姐的氣息,比之前強大不知多少倍,姑爺的氣息也比剛來更強,

“小姐,你...你築基了”?小梅滿臉的不可置信。

“難道雙修能讓人築基,我是不是也該...”?小梅思春嘀咕。

陸天明牽著辛如音柔荑,向客廳而去,

“你家小姐確實築基,但是病卻冇能好,你平時切記看著音兒,不能讓她單獨修煉”陸天明叮囑。

“小姐病冇有好嗎”!小梅有些失望。

兩個多月前,陸天明就拿出築基丹,用靈力包裹含在口中,餵給辛如音,這麼曖昧得時刻,怎麼能用手?

辛如音天賦不錯,在陸天明幫忙煉化,和雙修加持,隻花一個月,練氣十層順利築基成功。

但是築基後,辛如音身體中純陽之氣,再度狂暴,陰陽再次失衡,陸天明再次運行吞龍決,“抽”取龍吟之氣。

和築基前相比,功法效果隻有1/3不到,陸天明足足耕耘,一個月才壓製下來。

期間也試著讓辛如音修煉,得到得結果是,除非兩人天天不下床,否則無法修煉。

之後再想辛如音功法精進,

1、吞龍決推演到築基期,花費百年時光。

2、年份更久靈藥,加上等級更高至寒之物,煉製丹藥。

3、元嬰後期或化神期,去找冰鳳討要“寒元”,不給?直接“抽”到她,給為止。

“好在音兒已經築基,再去弄點壽元果之類得”。

竹屋大廳,陸天明喝小梅,泡的靈茶,纔有時間,思考直接生體變化,

“體內真火,強大數倍,對火靈氣的感受,比之前更加清晰”,陸天明毫無頭緒。

將身體的變化,告訴辛如音,

辛如音學習陣法,時常查詢和收集,上古典籍。

辛如音思索片刻,向竹屋後的小閣樓走去,

兩柱香後,

“恭喜夫君”辛如音笑盈盈的遞過,一灰色玉簡。

陸天明拿過玉簡,神識探入其中檢視,

“我靠”,“鐵匠之體”,

辛如音和小梅滿臉茫然的,看著陸天明,腦中出現問號“鐵匠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