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冇有感覺,讓我這些孩子練習啥劍陣,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有功夫練挺好的,就是我......哪無名口訣冇有通過墨師的考覈”。

“不,我感覺自從墨師教我們練習那個無名口訣開始”,特彆事前端時間墨師的半年考覈中發現我能修煉無名口訣,哪視乎在看稀世珍寶的眼神看著我,

還有就是莫名其妙出現,在我懷裡的小瓶,後麵的話韓立冇有說出口。

就是墨師看自己哪眼神就讓韓立頭皮發麻,韓立決定丟棄掉小瓶,雖然韓立也感覺出來讓他們休息、監管的放鬆、傳出掌門丹藥丟失的事情,還有自己身上多出來的小瓶很古怪,畢竟現在的韓立隻有十歲,而不是日後叱吒風雲的韓老魔。

“韓立,你去哪兒”?張鐵疑惑的問道。

“哦,張哥我去廚房看看有冇有吃的”,

“我陪你去吧”張鐵起身。

“不用,有吃的我給張哥你帶一份”,韓立連忙擺手。

“好吧”,

“今天一天小韓,都奇奇怪怪的”張鐵看著韓立離去。

韓立來到廚房,環視四周確定冇有人注意道自己,快速從懷著掏出小瓶迅速丟入燒火灶台中,然後迅速裡開。韓立離開廚房後,不知為什麼心中對那漂亮的小瓶心中有一絲不捨。

“隻要冇人看見我丟棄小瓶,到時候我死不承認是我丟的,不管誰想陷害我也冇有證據”韓立默默的想著。

同一時刻,幻陣中的陸天明正在不厭其煩詢問聽一問題,

“掌天瓶還在韓立身上”?“100%”。

“韓老魔真不丟,不怕被打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直至申時,

“韓立不可能離開大院,韓一世你不講武德”,陸天明看向天空。

此時的掌天瓶出現在神手穀韓立的房間不起眼的角落中。

“慢慢磨吧”,隨後陸天明開始閉眼修煉。

“係統我現在去神手穀取掌天瓶死亡概率”?“0%”。

“係統我現在去神手穀取掌天瓶成功概率”?“100%”。

“成功了,哈~哈~”。

“王絕楚,你派人去神手穀把一個綠色小瓶給我帶回來”,陸天明指向王絕楚。

“仙師,不知這小瓶還有啥特征麼,畢竟神手穀是墨大夫居住之所”,

“像裝丹藥的小瓶可能有不少”,王絕楚謹小慎微詢問。

“本尊算一算”,陸天明開始裝神弄鬼開始掐指算命。

“在神手穀一個叫韓立的房間內,你讓人帶把刀找到綠色小瓶”,

“一刀下去砍不壞就給我帶回來”。

“遵命”!仙師除了抓我們來的時候去過門中,這半年時間冇有出去過,居然連人名都能算出來,王絕楚暗暗驚訝。王絕楚快速走出幻陣。

王絕楚絕對想不到的是,此刻的陸天明正在思考要不要把他們五個人給宰了。

“隻要把他們五個人宰了,就冇有人知道我來過七玄門”,

“要不就去墨居人哪裡去,拿到忘憂丹配方,一人給他們吃一把”。

“還是宰了一了百了,我再完成自己承諾把野狼幫也給滅了”。

隨後陸天明搖頭。

“兩大地方勢力高層同時陣亡,可能還會驚動其他修仙者”,陸天明又看向王絕楚的相好,

“嗯,把這女的宰了給個下馬威”。

數個時辰後,陸天明感應道王絕楚來到幻陣外,冇有立刻打開幻陣,又對係統一番詢問後才讓王絕楚進入幻陣。

“仙師”王絕楚雙手奉上掌天瓶,陸天明伸手接過,壓製著內心的激動,表情淡漠說到:“這是我承諾的丹藥”。儲物袋取出兩個白色小瓷瓶,隨手拋給王絕楚。

“多謝仙師”王絕楚一臉興奮。

陸天明手一抬,一顆拳頭大小的火球直飛向王絕楚的相好,隨後化為虛無。

王絕楚和七玄門三位師叔大驚失色,認為陸天明要殺人滅口。

“不要緊張,我隻是不想太多人知曉我的事情”,

“事情傳出去,你們就小心我家族派人滅你們滿門”。四人長長鬆了口氣。齊聲說道“不敢不敢”。

“你們可以走了”,四人躬身退出幻陣。

陸天明以為殺掉的是王絕楚的女人,其實不然。

這麼女子是七玄門嶽堂主新取的小妾,當時陸天明可是從床上直接把二人綁走,兩人均未穿戴衣服,其後自然是有人發現嶽堂主小妾衣物出現在王絕楚臥室,要不是這半年王絕楚拿著師叔令牌,估計嶽堂主早已經聯合幾位長老拔刀。小小蝴蝶翅膀已經再煽動。

此刻陸天明才又仔細打量起手中的掌天瓶,瓶子通體都是一種淡淡的淺綠色,在瓶麵上還印著幾個墨綠色花紋,花紋呈葉片狀,栩栩如生,摸上去有一種凸出來的感覺,似是用真的樹葉直接鑲嵌上去一樣。

“我帶著掌天瓶,今天會被輪迴殿主打死概率”,“0%”。

“如果出現我會死亡的概率,我直接把掌天瓶交給南宮婉......”,

陸天明邪魅一笑,迅速收好掌天瓶和陣旗,向著野狼幫而去。

三日後,

陸天明站在一座豪華房間,地上躺著一具無頭的侏儒的屍體,鮮血濺射得滿屋都是,陸天明看著手中飛劍符寶,符紙上的灰色小劍,自行散發著淡淡的流光,寒氣逼人。

“今天起我也是有符寶的男人了”,陸天明笑道。

隨後陸天明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塊漆黑的三角形令牌,令牌一麵印有“昇仙”兩個金色的古篆,另一麵則有一個銀色的“令”字,這就是“昇仙令”吧。

“要不要送給韓老魔,反正我拿來也冇啥用,頂多就換顆築基丹”,

“然後再幫韓老魔把墨居人給宰了”?

陸天明摩梭自己的下巴又搖了搖頭。

“嗬~~,我居然去操心位麵之子的問題”,

“位麵之子這麼容易掛,哪韓一世是咋個飛昇仙界的”!

“這昇仙令還是留給,那個不靠譜得便宜老爹”,想著事的陸天明已經快速離開此地,向三和鎮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