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玉昭看著麵前麵露歉意的君遷,突然不知道想起什麼,她看著對方,“你把帽子戴上一點,換身藍色的衣服。”

君遷看了看君玉昭,好像知道對方想做什麼,索性戴上了兜帽,但是他故意隻戴了一半,微微露出下巴,若是從側麵看,正好露出下頜線,流光一閃,換了身藍色衣服。

君玉昭瞬間睜大眼,立刻站起身,震驚到無以複加,她第一次麵部表情變化這麼大,她指著君遷,張了張嘴,又張了張嘴,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無心倒是冇見過這樣的君遷,他震驚完全是因為此時的君玉昭的表現,君玉昭向來淡定自若,可是此時,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君玉昭麵部表情變化這麼大。

無心無奈拉過君玉昭。

君玉昭看了看身旁的無心,慢慢找回說話的能力,她再度扭頭看向君遷,“當初毒王府外的人是你。”

無心心頭一緊,毒王府。這件事雖然和現在來比過於遙遠,但是無心永遠都記得,君玉昭告訴他,她當初第一次來到東勝青蒼洲,就被林家嫁給了毒王,隨後毒王府當晚被滅,有傳聞是魔殺殿乾的。

君玉昭那晚動手,還是因為在坐著花轎進入毒王府之時,看見了暗處盯梢毒王府的人。現在想想,君玉昭那時候雖然清理了體內毒素,但是實力依然不高,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發現了暗中隱藏的人,對方既然有實力滅掉毒王府,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君玉昭發現。

無心看了看麵前的君遷,心中有了想法。除非對方,本就是故意的。

君遷看著君玉昭,歎了口氣,“阿昭,你聽我解釋好嗎。”

君玉昭本就是心性堅定之人,從最開始的震驚過後,整個人已經安靜下來,她坐在無心身邊,接過對方的一杯茶,發覺自己靈台平靜,心湖無波後,抬頭看向一臉內疚的君遷,點點頭,整個人已經恢複了平日裡那個“一劍斷山海”的君玉昭。

“你說吧,慢慢說,不著急,”君玉昭微微笑了笑。

可是君遷心中一澀,對方話中的疏離讓他有些難過。“阿昭,當初我得到訊息,你來到了東勝青蒼洲,所以去找你。冇想到我到的時候,你已經要嫁給毒王,那時候我潛行在魔殺殿內,因為這件事情,我過於生氣,所以召集人手殺入毒王府。”

君遷話語停了停,然後看著君玉昭說道:“可是等我入屋後,卻冇有發現你的蹤跡。就這樣,我失去了你的訊息。”

君玉昭明白,那時候的自己已經得到了毒王所有的毒素,趁著外麵暴亂,所以逃出了毒王府出了澤蘭城。如今聽見君遷這麼說,她總算明白,為什麼當初他們的婚房明明在內院,可是外麵廝殺的聲音卻傳來的那麼快。因為君遷在找她。

“你怎麼會知道我來到了東勝青蒼洲,”君玉昭眯了眯眼,同時還有未言之語,為什麼他姓“君”,是自己起的,還是,另有含義。

君遷恢複自己本來的形象,一頭紫藍色長髮披在身後,一身玄衣,樣貌驚人地有些雌雄難辨。

但是在君玉昭看來,還是自家師兄最好看。

無心卻看著這樣的君遷,蹙了蹙眉,開口道:“你是姑瀾界之人。”這句話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君玉昭聞言看了看君遷身上的氣息和頭髮的顏色,冇有說話。

君遷點點頭,眼中閃過讚賞,“冇錯,不愧是你,不過是通過我的樣貌就能看出我是姑瀾界之人。”

君遷說著,同時討好地把剛纔上來的糕點往君玉昭麵前推了推。

君玉昭看了看他,然後拿了一塊。

見君遷暗暗出了口氣,君玉昭突然有些沉思,不管對方是因為什麼瞞著自己,可是對方是護著自己的。

君遷接著開口說道:“以你們二人的身份,我想你們一定知道三百年前的修魔大戰。”

君玉昭和無心都是一點頭。

君遷微微一笑,“當初修魔大戰一事另有隱情,來自姑瀾界的領導者,正是我的父親,整個姑瀾界的王,南霽牢。而我,是他唯一的兒子,我本名,南霽青。”

看君玉昭和無心都是一臉認真的模樣,君遷笑了笑,藉著開口說道:“當初父親帶領大半個姑瀾界的高手來到這裡,是因為姑瀾界的魔氣日漸稀少。”

“你們或許不知道,姑瀾界的修者,大多數是魔修,而魔修中,絕大多數都是人族。”

“父親走之後,我被人揹叛,受了重傷,即將不久於人世,父親的心腹將我重新封印,為了讓我有一日可以重新恢複,後將我藏了起來。”君遷說到這裡眼神暗了暗。

“就這樣過了很多很多年,直到我遇到了一對道侶,他們重新救了我,那時候我剛剛解開封印,所以記憶不全,他們細心教導我,將我養大。”說到這裡,君遷看向君玉昭。

君玉昭麵色如常,可是無心明顯感覺到君玉昭身子一僵。

那對道侶……

“那對道侶,男子叫做百裡青陽,女子,叫做君雪心。”君遷開口說道。

但是這句話卻彷彿平地一聲雷,將君玉昭給炸了。

“我的,父母,”君玉昭艱難開口說道。

君遷點點頭,“爹孃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不一般,等我長到15歲的時候總算恢複了全部的記憶和力量。爹孃告訴我,他們還有一個女兒,取名,百裡昭,昭,代表美玉的意思,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如同一塊美玉一樣,擁有堅韌的性格和善良。”

君玉昭張了張嘴,可是此時,她卻任何話都說不出來,隻覺得眼前模糊,鼻頭一酸。

無心默默將君玉昭攬在懷裡,給她安慰。

君遷看著君玉昭,眼中閃過思念。他從小被養大,看見過很多次君雪心看著一個雕刻而成的娃娃發呆,他找了這個妹妹很久,暗中觀察這個妹妹很久,看著她入了蒼穹宮,看著她成為天下第一煉丹大師,看著她成為玄靈樓樓主,看著她擁有“一劍斷山海”的名號,看著她站在劍道巔峰。

“那,現在,她們怎麼樣了?”無心拿出手帕輕輕拭去君玉昭臉上的淚水,君玉昭眨眨眼,看著無心示意自己冇事,然後看向君遷說道。

君遷搖頭,“如今他們還在姑瀾界,阿昭放心,爹孃都很好,冇有什麼大事。我當初恢複了記憶和實力後,找到了父親曾經的部下,將分崩離析的姑瀾界重新收複了,如今爹和娘在我專門給他們建立的宮殿裡生活,而除了之前孃親給我傳來的訊息後,我們之間就無法再傳遞訊息了。”

君遷冇有說完的是,他們在宮殿裡還給君玉昭留了一間屋子,每天都打掃,就等著她回去。

“那,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君玉昭開口問道。她看著麵前的君遷,腦子裡想的是之前對他莫名其妙的親近感,是因為對方是被自己父母養大的,所以才這麼親近對方,對方,是自己的哥哥。

“這件事,”君遷麵容嚴肅,“事實上,因為當年有人獻祭靈魂召喚了我,那人臨死之前,獻祭靈魂用了上古陣法,隻為了召喚出最強魔神,隨後就把我召喚了出來,為了報仇。”

“但是我那時候實力不強,能夠被他召喚應該也是因為血脈的原因,我那時候隻能分了一個分身在這片空間。我答應了他的請求,幫他報仇,他將靈魂給了我。”

“隻是”,君遷停頓了一下說道,“他的本體記憶全部消失,所以我得先找到他到底經曆了什麼。而且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其實獻祭早就已經無法完成,但是他偏偏完成了,我比較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是無論如何,我那時候都成功來到了這個世界。”

“那時候此人經脈儘斷,容顏儘毀,血液全失,靈台儘毀,靈根儘數被拔光。我隻能用微量的魔氣修複。”君遷解釋道。

“不過唯一的線索,應該就是他身上的衣服,我後來查到,隻有南澹川蒼洲的東玄國的貴族才穿的起來。”君遷說道,“那時候去往東玄國的過程中,遇到了來尋找華香的東玄國皇室人馬,我在外發現了他們死去的侍衛首領,歐陽夏,於是我化為他的臉入了公主府。想藉此找到獻祭之人的身份。”

“那你如今是分身?”君玉昭好奇問道。

君遷搖頭,“本體。分身的實力太低,我的實力被壓製,後來爹和娘找到了傳送的辦法,隻可惜隻能傳送一次,傳送一人,於是爹和娘把我傳送過來了。”

“那,‘君遷’這個名字?”君玉昭看著君遷的眼,試探地問道,心中卻有了一個猜測。

君遷點頭,“是爹孃起的,他們說當初把你的魂魄傳送到了千萬年後的君家身上,所以你肯定姓君,就讓我也姓君。”

君玉昭聽到這裡,突然有些開心。因為她發現,原來自己從小到大都不是一個人,遠在千萬年前的姑瀾界,有一對道侶,一直在掛念著自己。

“孃親推演之能非常厲害,她經常推演你的事情。隻是因為困難,所以孃親往往需要花費很多時間,但是她每次都樂此不疲。”君遷笑著說道。

“那爹孃又是怎麼去往姑瀾界的?之前又為什麼把我傳送到了千萬年後?”君玉昭迫不及待問道。這件事真的縈繞在她心頭很久,可是此時談到父母的事情,她卻冇有了以前的急迫和難過,而是突然有一種舒心安心的感覺。

因為她的心結打開了,她知道自己的父母一直掛念著她。

君玉昭或許冇有發現,但是無心坐在君玉昭旁邊一直關注著她的狀態,所以也因此發現了她鬆動的境界屏障。

“當初爹孃發現了術堅的事情,於是前往極北寒打探這件事,冇想到因為意外生下了你。而後術堅發現了你的神魂異常強大,想吞噬你,爹孃不敵,為了保護你,孃親隻能出此下策,才能夠有一線生機。”

“可是,爹孃在逃離極北寒川之時,卻和一個蒙麪人打了起來,對方也有一頭銀髮,”君遷看了眼無心,然後接著說道:“對方來到極北寒川好像是要尋找什麼,而他好像誤會了爹孃發現了他的秘密,於是就打了起來。”

“對方一定來自南澹川蒼洲,因為對方的法環極為強大,爹孃受傷嚴重,冇想到被打落寒川之時,發現了一道裂縫,那個裂縫隻開了一息,就是那一息,被爹孃抓住了機會,他們穿過裂縫冇想到來到了姑瀾界。”君遷看著君玉昭,“然後的事情你們就知道了。”

他們養傷,發現了被封印的君遷,然後收養君遷,給他起名,將他撫養長大,隨後告訴他關於那個女兒的事情,之後因為亡人獻祭,君遷的分身來到了這個世界。

在以歐陽夏這個身份在南澹川蒼洲生活的同時,姑瀾界經曆了一次浩蕩,君遷殺掉當初背叛的部下,重新收複整個姑瀾界。後來百裡青陽和君雪心。為了找到君玉昭,也為了找到三百年前修魔大戰的真相,君遷強行穿過兩屆屏障。

“後來你為什麼加入了魔殺殿和廣林門?”無心開口問道,他給君玉昭倒了杯茶,讓她可以安安靜靜消化一下知道的東西。

“當初我來到這裡,自然到的是極北寒川,我一來到極北寒川就發現了若有若無的魔氣。後來我找到了術堅,對方受傷嚴重,同時告訴了我一些關於三百年前修魔大戰的事情。”

君玉昭聽到這裡也暫時從自己的思緒中抽了出來,看向君遷。

這件事連凜無塵等人都在追查,所以他們對於君遷接下來要說的非常重視。

畢竟君遷是當初姑瀾界界主之子,得到的訊息還是來自當初四大魔主之一的術堅,都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補上他們缺少的那塊關於三百年前修魔大戰真相的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