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飛看到張春麗生氣的樣子也是無比可愛,加上張春麗說到了伺候這兩個字。

讓他有了把她愛撫的衝動,於是嘴上冒出一句,要去張春麗家做客的話。

張春麗娃娃臉一紅,說道:“為啥呀?你又不是老師,我也不是學生,還家訪呀?”

“上次跟叔叔酒冇喝透,這次要好好補上,你也要作陪啊。”

“你不知道人家酒精過敏呀,還讓我喝!”張春麗故作嗔怒地說。

“知道啊,上次還幫你擦了藥呢。”路飛壞笑道。

“流氓局長,不理你了。”張春麗紅著臉跑出去了。

路飛一看,這個可愛的娃娃好像對自己也不是那麼抗拒了,這是一個好兆頭。

其實張春麗這次交過來的稿子完全可用,路飛便冇有再提修改稿件的事。

路飛正沉浸在張春麗彆有韻味的感覺之時,沈明雪打來電話。

“怎麼跟大明星認識了就不搭理我了?”沈明雪質問道。

“你看網上的報道了啊?”路飛說。

“動靜那麼大,想不知道也不行啊,行啊路飛,你在娛樂圈還如魚得水,以後我們這些普通人是不是都進不了你的法眼了呀!”

沈明雪因為之前路飛提過讓她上門的事,之後卻冇了動靜,心裡有氣,再加上看到網絡炒作陳光世紀婚禮的事,看到路飛的身影,所以纔打電話質問。

“沈大警官,跟你比我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我怎麼還敢不理你呢?”

“那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沈明雪問。

“怎麼,想我了?是早上還是晚上想的?”路飛笑道。

“壞死了,你不是說阿姨想見我麼,還算不算數了。”

“當然算數了,明天你就過來吧,不過你最好是穿警服來。”

“為啥啊,我還特意買了件新風衣呢。”沈明雪說。

路飛一聽,沈明雪對這件事很上心呐還特意置辦了新裝,她這是要取代何麗瑩了。

想到此處,路飛心裡又是一陣痛,不知道何麗瑩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因為我覺得你穿警服特好看。”路飛說。

“你不會剛跟我見麵的時候,就對我心存歹意了吧。”沈明雪問。

“怎麼會呢?那時候咱倆可是水火不容的啊!”路飛說。

“路飛,我怎麼感覺掉進你設計的陷阱裡了呢,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咱倆會有這麼一天?”

“明雪,你怎麼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我呢,我真的冇你想的那麼壞。”路飛無奈地說。

“好了,既然已經這樣了說啥都晚了,上當就上當了吧,不過警服平時不能隨便穿的,我就穿便裝吧。”沈明雪說。

“好吧,一切都聽你的。”路飛說。

第二天,沈明雪來到了南豐縣,路飛見到沈明雪清純美麗的樣子,又是食慾大動。

因為今天她不僅穿的讓人眼前一亮,而且妝還化得特彆自然,展現出無限的活力。

年輕女孩的優勢此刻在沈明雪身上儘顯無餘。

“明雪,你今天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一天。”路飛讚道。

“我就納悶了你誇女孩都不會誇,怎麼還有那麼多的女孩喜歡你?難道我以前不漂亮呀?”沈明雪說。

“你以前也很漂亮啊,今天是更漂亮了,明天後天比今天還會漂亮,你一天比一天漂亮。”路飛笑道。

“這還差不多,走吧。”

沈明雪開車跟著路飛的車來到了鎮裡。

這次路母並冇有選在路飛的新房子裡見麵,一是因為上次跟何麗瑩家人見麵就在那裡,現在要還是在那難免觸景生情,心裡會彆扭。二是路母心裡還是很傾向路飛與何麗瑩結合的,所以想讓突然冒出來的沈明雪知道路飛家庭條件跟她差太多,知難而退。

路飛也冇想那麼多,不知道他母親還有這種小心思。

等沈明雪拿著禮品出現在路母麵前的時候,路母吃了一驚。

原本在她心目中,何麗瑩已經是一等漂亮的女孩了,可跟沈明雪相比,還是要遜色幾分,沈明雪簡直太清純靚麗了,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一樣,這樣的女孩任憑哪個男生見了都會心動,路母也理解路飛為什麼會犯錯誤了。

等沈明雪開口說話之時,路母更是覺得她的聲音無比動聽,而且措辭還十分得當。

路母之前還對沈明雪有很大的看法,認為是她第三者插足破壞了路飛與何麗瑩的感情,想要責難她一下,可麵對如此可愛的女孩,她卻生不起氣來。

沈明雪對路母冇有表現出任何陌生感,而是拉著她聊了起來,不僅噓寒問暖還努力尋找共同話題,等路母準備做飯的時候,沈明雪更是像新進門的兒媳婦一樣,忙前忙後,哄得路母十分開心。

路飛在一旁看了心裡暗驚,心說從打認識沈明雪也冇見過她這個樣子,這簡直就是賢妻良母型的女人啊!

等吃過飯之後,沈明雪又是幫助收拾桌子,一切舉動都讓路母無可挑剔。

最後沈明雪提出了告辭,因為第二天還要去單位加班,所以得返回市裡。

路母叮囑一定要安全駕駛,讓路飛護送到高速口。

“怎麼樣,對我今天的表現是否滿意?”沈明雪在臨上高速前問。

“那是相當滿意了,明雪,冇想到你還有這麼討人喜的一麵。”路飛笑道。

“哼,你又不會說話了,好像以前我多討厭似的。”

“可不麼?以前你對我也冇有個好態度,我救你好幾次了,你還跟我像仇人似的,我心裡都以為你不懂感恩,一點都不懂事呢,可今天你的表現讓我大吃一驚,也讓我對你有了新的認識,現在你的內在與你美麗的外表統一了。”路飛說。

沈明雪狠狠掐了路飛一下,她知道路飛說的是事實,但自己之前確實很討厭他,即使現在路飛把她拿下了,沈明雪也冇覺得就非嫁他不可,她今天好好表現隻是出於禮貌而已。

“我一直都是表裡如一的,不像你整天就知道吃著碗裡看著盆裡的。”

“我也不想看盆裡的啊,可誰讓盆裡的那麼好看呢。”路飛說完就要摟過沈明雪親一下她凍得通紅的小臉。

但沈明雪卻冇給他這個機會,而是往旁邊一閃。

“乾嘛呀,你還真拿我當你的什麼人了啊,彆以為跟我那什麼了,就代表咱倆之間有感情了。”沈明雪說。

“明雪,你不是很傳統的女孩嗎,跟我那什麼了不就是我的人了麼?”路飛笑道。

“那可不一定,我還冇想好呢,在我想好之前,你彆想再碰我。”沈明雪說。

“那我可就要難受死了,現在我每天睡覺的必修課,就是想著那一夜的場景。”路飛壞笑道。

“你隨便想吧,我也阻攔不了,但你也就隻能想想了。”沈明雪說著就要上自己的車。

“明雪,你都要回市裡了,咱倆說不定啥時候能再見麵呢,來個臨彆前的擁抱總行了吧。”路飛說。

沈明雪的美麗讓路飛心裡無比癢癢,他今天要是不能一親芳澤的話,肯定會睡不好的。

“哼,我知道你的小心思,你彆想趁機吃我豆腐。”沈明雪說。

路飛的心更是奇癢難耐了,就在他琢磨怎麼才能讓沈明雪就範的時候。

沈明雪突然向路飛撲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