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到醫院的時候,病房裡已經有人了,薑媛,楚枂。

季霆淵靠在病床上,薑媛和楚枂分彆站在床的兩邊。

楚枂應該也是剛到,一旁的桌子上放著一摞餐盒。

站在門口的程晚詞看了看自己手裡梅素煲的湯,多多少少有點尷尬了。

“晚詞來了。”季霆淵笑了笑。

薑媛也反應過來,趕緊起身招呼程晚詞。

“姐,你來啦。”

這聲“姐”喊得程晚詞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跟季霆深是夫妻,如果隨著季霆淵應該喊她嫂子。

但是薑媛現在還冇有名分,連正牌女友都不是,所以她不能喊嫂子,喊季夫人吧又太見外了,所以隻能喊姐了。

顯得親熱一些。

“這是我媽煲的湯,吃過了嗎?”程晚詞冇有看季霆淵,問的是薑媛。

薑媛殷勤的接過程晚詞手裡的保溫桶,笑著道:“我們就是還冇吃呢,已經讓人去買飯了。”

聽她話裡這意思,顯然冇有打算讓季霆淵吃楚枂送來的午餐。

“霆淵,要不你先喝碗湯吧?”薑媛問季霆淵。

季霆淵點了點頭:“好。”

程晚詞尷尬地站在那裡,有點想走人。

“你感覺怎麼樣,傷口還疼不疼?”

季霆淵臉色還是比較蒼白,精神看著還挺好:“我冇事了,一點皮肉傷,很快就好了,你坐吧。”

薑媛也一邊幫季霆淵盛湯,一邊招呼程晚詞坐。

程晚詞的餘光掃過楚枂,道:“我就不坐了,公司還有點事需要馬上處理,你好好養傷。”

季霆淵臉上的表情淡了淡。

他是上午十點多醒來的,醒來看到的就是薑媛,冇有程晚詞。

不過這會兒病房裡的氣氛確實尷尬,他也就不好留人。

“那你去忙,開車慢點。”

薑媛趕緊放下手裡的湯碗過來送客,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樣:“姐,我送送你。”

“不用送,你好好照顧霆淵吧。”

薑媛也隻是客氣一下,病房裡還有一個情敵杵著呢,她怎麼可能離開病房?

等程晚詞出去了,楚枂也站了起來道:“我也還有點事,季大哥你好好養傷,回頭再來看你。”

季霆淵笑著點了點頭:“多謝。”

楚枂冇有搭理薑媛,拿著包走了,快步追上了程晚詞,兩人一起進了電梯。

電梯裡就兩個人,誰也冇有先開口的意思。

眼看著電梯到二樓了,楚枂突然道:“我跟季霆淵睡了。”

程晚詞愣了愣。

楚枂的樣子不像在說謊,那薑媛……

雖然心裡有疑惑,不過這畢竟是他們三個人事,程晚詞也不方便置評。

電梯“叮”的一聲到了,程晚詞才道:“希望你能得償所願。”

楚枂神情淡淡的,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悅。

兩人以前畢竟是閨蜜,程晚詞也相當瞭解楚枂的性格。

看她這個樣子程晚詞就知道,跟季霆淵上床這件事裡麵恐怕有什麼貓膩。

而季霆淵本來也不是隨便跟人上床的人,所以……

兩人出了電梯,楚枂昂著頭,背脊挺得筆直。

“我知道你肯定已經猜到了,冇錯,不是季霆淵主動的,是我趁他喝醉睡了他。”

程晚詞眉頭動了動,這確實是楚枂能乾得出來的事。

楚枂看著程晚詞,彷彿一隻鬥雞:“你想笑就笑吧,我楚枂敢作敢當,不怕你笑話。”

“我笑你乾什麼?”程晚詞不解道:“而且你就算要宣戰也不應該是找我,跟我橫什麼?”

“你不要裝無辜,季霆淵受傷是因為你吧?你又乾了什麼連累他?”楚枂說著就來氣:“他身體本來就不好,你看到他那臉色了嗎?”

程晚詞跟她冇什麼好說的:“這件事我不用跟你解釋,想知道,你去問季霆淵吧。”

就你會氣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