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梯門強行被撬開。

通過縫隙季寧兒看到溫如寒躺在地上,而他的身上則趴著一個人。

救護人員紛紛湧進去把兩人抬了出來。

“都昏迷了,快,送急救室。”

“如寒,如寒怎麼樣了?”

“如斯,如斯你彆嚇媽媽啊!”

一行人又急匆匆湧去了急診室那邊。

季寧兒跟在人群後麵跑,前麵都是醫護和家屬,她根本擠不進去。

那可是六樓,電梯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後果不堪設想。

季寧兒抱著手,感覺有點冷。

溫靜抱了抱她:“彆怕彆怕。”

其實她自己也擔心的不行。

溫如寒可是溫家的獨苗,就連她這個小姑都是生怕他出任何意外。

崔心怡幾乎要哭暈在溫楷懷裡。

很快,有護士出來了。

“林如斯的家屬在嗎,病人冇事,已經醒了。”

然後林如斯被人推了出來,她是被嚇暈過去的,摔倒的時候恰好被溫如寒接住了,隻腿上骨折的地方現在有點疼,冇有彆的問題。

“如斯,你嚇死媽媽了?”林母抱著她哭的眼淚一把一把的。

“媽我冇事,隻是溫醫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林如斯眼圈紅紅的:“他又救了我一次。”

季寧兒在遠處默默聽著。

滿心酸楚。

她知道自己不該多想的,一個是醫生一個是病人,他救她,應該的。

可如果溫如寒救的這個人不是林如斯,她絕對不會介意。

透過人群,林如斯也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季寧兒。

她穿了一件薄呢大衣,紮著高馬尾,青春又漂亮。

四目相對,兩個女孩子的目光都很平靜。

然後季寧兒朝林如斯走了過來。

她還冇站定,崔心怡就站在了林如斯旁邊,警惕地看著她。

“季寧兒,你想乾什麼?”

季寧兒捏緊了手裡的包,被崔心怡的腦迴路搞得很無語。

“崔姨,你這話問的有點奇怪,我能乾什麼?”她冷聲道:“如寒哥還在裡麵搶救,我總不能在外麵欺負他的病人吧?在你心裡,我就是那樣的人嗎?”

一個“病人”,林如斯的臉白了一下。

“你是季小姐吧?”她笑了笑:“你真漂亮,比網上那些照片都要漂亮。”

“謝謝,你也很漂亮,難怪崔姨那麼喜歡你。”

季寧兒知道自己現在就像一個拈酸吃醋的刻薄女配,林如斯纔是電視劇裡那些渾身上下閃著光環的女主角。

以往看電視如果看到自己這個樣子的女配,她絕對會忍不住吐槽的。

可現在自己變成了那副討厭的模樣,她才知道原來有時候那種形容不出的無能為力真的會把人逼瘋。

看到崔心怡這樣區彆對待,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崔心怡對她的嫌棄完全不帶掩飾的。

“你知道我喜歡如斯就好,你也看到了,如寒這麼拚儘全力保護如斯,如果說他們之間一點感情都冇有,你信嗎?”

四周圍了很多人,溫如寒的學生也在。

所有人都看著季寧兒和林如斯,打量比較的目光簡直讓人如芒在背。

被男朋友的母親當眾嫌棄,這誰受得了-